第三十九章 回家(二)

    “嗯,说起来,这五年麻烦你了,统磬。”龙破天吐了口浊气,有些感慨的转过来,认真的看着武统磬。武统磬涉及的领域很多,天文地理几乎没有不曾涉及到的,但是最擅长的,却是武功和网络,龙破天离家后,是他伪造假份摆脱了龙家、轩辕家以及欧阳家惊人的力量,如果这次不是龙破天主动联系,他是绝对不会被龙家发现的。

    “我是少爷的影子,这些本就是我该做的。”武统磬很欢喜,因为他得到了龙破天的感激,这让他潜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他的表依然冷峻。似乎他除了这幅摸样,再也不会其它的表了。

    “或许吧,不过这话我是不会收回来的,这是你该得的。”龙破天笑着摇了摇头,“回去之后,我名下的房产,你自己挑选一处吧,回去睡觉吧,明天就该回去了。”“是,多谢少爷。”武统磬行了一礼,闪离开了房间。他有自己的住处,有龙破天这样的主人,他的武功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破开黎明的时候,小区沸腾了。一辆辆的豪华轿车就像廉价的自行车一般,在小区里排起了一道不知几何的长龙,这些车子似乎并不是那些名牌轿车,但是懂行的人,却可以轻易看出,这些车子的能绝对比那些所谓的豪华轿车要强上不止一筹。

    “这到底是多少车啊?”平里和龙破天关系就很不错的老头杨老的老花眼瞪得老大,这简直是……无法形容。

    “什么人啊,居然这么大的排场!难道这个小区里还有什么大人物不成?”物业管理员有些狐疑,他开始仔细的猜想起来,到底谁最有可能呢?

    “这小子!……”老板娘苦笑着笑骂了一声,她怎么也想不到,平里和自己笑闹的小家伙,居然真有这么强大的背景,单是看这排场,只怕……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她忽然感觉,真正的有钱人,只怕比普通人还普通啊!

    “大哥、二哥,好久不见。”龙破天站在楼前,看着五年未见的两个哥哥,从未落过眼泪的他,眼睛此刻已经隐隐泛红了。

    “臭小子。”龙震雷激动的骂了一声,一把将他紧紧的抱住了,“这五年,你小子到时成熟了。”他拍拍自家兄弟的肩膀,眼睛也泛起了水花,他们兄弟三人的感,已经好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自小开始,他和龙惊风就把龙破天看做自己的忌,谁敢惹龙破天不高兴,他们俩绝对能让那家伙掉一层皮下来。而这次五年之后的重逢,兄弟三人心中的激动完全无法用词语可以从形容。

    “大哥,你们来这接我,弄这么大的场面干什么?”又和二哥紧紧的拥抱了一下,龙破天向前方的大龙望去,龙震雷嘿嘿一笑,“你可是天都令的执掌者,你要回来,场面小了岂不是给你抹面子!”看他的样子,明显实在调笑自己的弟弟。好在龙惊风的格比较稳定,见他的神,主动解释道:“你要回家,整个武林都知道了,所以今天已经有好多大家大派的都来人了,所以我和大哥就把声势搞大了一点,刚子那几个小子现在都在家里等你呢,所以你现在快跟我们走吧。”他向后一招手,一队人马便走了过来,“你的东西就让他们收拾吧。”

    “嗯,走吧。”谈到正事,龙破天的气势忽然一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极具压迫力的气质。感受着小弟散发出的气势,龙和龙相互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讶然。习武之人,对于气场的敏感度无法形容,因为这种东西,几乎是无法改变的。就像龙震雷和龙惊风兄弟他们俩个,老大龙震雷的格极为开朗,而他修习的《傲龙圣鳞决》也是极为猛烈霸道,所以他的气场极具压迫,老二龙惊风的格却偏于稳重,修习的《天龙清音谱》轻柔延绵,所以他的气场就比较平稳,但是却让人时刻都有着强烈的危机感。但是此刻,他们却发现,龙破天的气场散发的那种不可捉摸的感觉。这一点,哪怕是早老一辈的高手上,也是从未出现的。

    “小三,你的功夫……”龙震雷一脸惊喜,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此时的龙破天,实力之强,已经远远不是他们可以比较的了。“我的《帝龙诀》已经触摸到先天秘境的顶点了,只要突破,甚至可能做到虚空漫步、融天地,可惜……”龙破天摇摇头,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要到什么时间,才能戳破这最后的一层瓶颈。

    “呵呵,小三,你小子知足吧。”龙惊风淡然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眼中精光闪闪,“有些事,急不得。能否突破这最后一层,还要看你的机缘,记得那时候你拿那本点录给我看的时候,当时你要自废修为,父亲说过什么吗?”“能有创新的精神,是你的财富,但是如果因为一些不知所谓的镜花水月去做,却容易误入歧途。”龙破天体猛地一震,突然间升起了一种明悟。

    “哈哈,小三果然好悟,我们走吧。”见他轻松了不少的样子,龙震雷笑眯眯的勾住了他的膀子,向车队走去。

    习武之人,自然要勇于进取,但是却也不能过于沉迷。龙破天一直在完善他自创的《帝龙诀》,不知不觉中却是生出了些微的执念,如果继续下去,心魔滋生,走火入魔只怕是小事了!两个哥哥的提点,却让他幡然觉悟,整个人的精神都放松了下来,一时间,这完善《帝龙诀》的念头却淡薄了不少。

    没有告别,龙破天走进了车队,上了为他准备的车子。透过窗户,龙破天看到,老板娘正抱着小香儿,看着一辆辆在她面前驶过的轿车,似乎想找到他的影子。这里,对自己来说,大概只是一段小小的、值得缅怀的人生片段吧!

    “吩咐下去,帮我保护好那对母女。”龙破天的眼睛轻轻的合上了,但是淡淡的声音,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仪。“是。”

    “妈妈,少爷哥哥要去哪里啊?”小香儿的眼睛里挂着点点泪花,她对龙破天可是极为依赖的,可是现在,她的少爷哥哥却要离开了。“香儿,你的少爷哥哥要回家去了。”老板娘怜的抹去了女儿的泪珠,声音隐隐约约的有些发颤,“他离开爸爸妈妈五年多了,现在他要回家看爸爸妈妈去了。”“他以后还会来看我们吗?”小香儿一脸希冀的望着远去的长龙,已经开始懂事的她眼中的眼泪却无法抑制的滑落。“他会回来看香儿的。”老板娘苦涩的说着,心底却极为自嘲,咱们母女,对他来说大概只是人生的一个过客吧!他可能来看咱们吗?或者应给说,他以后还会想起我们吗?

    “大哥,小三比以前可是成熟了太多了。”龙惊风和龙震雷坐在自己的车上,耳朵上挂着一个聊天工具。“是啊,以后再也不用我们给他打掩护了。”龙震雷呵呵一笑,显得极为开心。“大哥,你想多了。”龙惊风却笑嘻嘻的反驳道:“我敢打赌,以后我们会更忙的。”

    “这个我知道,家里的事,以后只怕得是全靠咱哥俩帮忙打点。”龙震雷苦笑着摇了摇头,作为十多年的兄弟,刚刚尽管只是简单的交流,但是他们却清楚的知道,自己以后该做什么。说到这,龙震雷突然转头,“小七,你去调查一下那对母女,这事先别声张,调查清楚之后,把资料给二少爷。”“是,大少爷,小七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独一无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