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疑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禄存天玑 书名:邪魂无双
    在一旁,叶喧就这么看着这些人死在自己的主人手上,在他眼中只有淡然,现在的叶喧早已不是刚刚入世时那样,遇见不平事就要插一手,这些人和他并没有关联,甚至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十个有九个都作恶多端,这样的人,魔帝不杀,叶喧也会杀死的。

    “好了,你找我有什么事?”亲手杀死了这些部下,魔帝又恢复了慵懒的表(情qíng),看着叶喧问道。

    “魂尊和神机呢?”面对魔帝,叶喧并未惧怕,凝声道。

    “他们?在天都沦陷的时候曾与我一战,不过现在都跑了。”魔帝沉默片刻,才缓缓说道,语气很平静,好像说的这些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听到魔帝的回答,叶喧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魔帝有些奇怪,过去的时候,叶喧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要如何杀死魔帝,但是现在,如果再有人问叶喧,“你是否要杀了这个人。”,恐怕叶喧会犹豫。

    叶家的覆灭,叶喧被追杀至炼狱大陆,炼狱大陆的水深火(热rè),南宫战夫妇的死,徐十七几人的死,几乎每件事都和魔帝有着间接或者直接的关系,可是,奇怪的是,魔帝好像从未曾想过要杀死叶喧,其中原因叶喧不知道,他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这种复杂的(情qíng)感,让叶喧不知所措。

    魔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叶喧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回答他的只有脑海中的一片空白,或许有仇恨,有愤怒,但却屡屡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现在还站在这里发呆,你更应该回到邪魂宫,说不定那两个老家伙会逃到那里,至于天庭,当初在你被(禁jìn)于炼狱山的时候,没有少贪婪炼狱大陆的资源,你们关系并非想象中那么好,他的覆灭也和你没有关系,不是吗?”就在叶喧无比纠结的时候,魔帝突然开口说道。

    魔帝的话让叶喧不(禁jìn)微微一愣,似乎魔帝说的有一点道理,但是,魔帝又为什么要给他说这些?莫非他们之间不是敌对关系吗?而魔帝的目的仅仅是毁灭天庭这么简单?他没有想过要追杀魂尊和神机?一连串问题出现在叶喧心底。

    或许过了一刻钟,又或许过了一个时辰,叶喧才回过神来,而此时,魔帝已经消失了,他走的时候甚至叶喧没有丝毫的察觉,而且魔帝似乎并没有杀死叶喧的想法。

    不在理会这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叶喧再次冲天而起,这一次他的方向是邪魂宫!魔帝虽然和他是敌对关系,但是他的话没有说错,叶喧,或者说是邪魂宫,和天庭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甚至在这些年,还存在着一种竞争,这是叶喧和神机这两个掌控者也无法改变的,纯属于势力与势力之间自然而然引发的争斗。

    一路上,叶喧想了很多,魔王(殿diàn)和天庭的这一战,毫无疑问,是天庭战败了,输的是那么彻底,至于以后会不会再有天庭这个势力,叶喧就不得而知了,现在他更关心的是,天庭覆灭或者元气大伤后,下一步,魔帝会针对邪魂宫吗?

    回到了邪魂宫,叶喧发现到了一些异常,邪魂宫中似乎产生了(骚sāo)乱,所有武者的神色都似有似无的带着一丝诡异。

    “天庭被魔王(殿diàn)灭掉了,下一步会不会就是我们邪魂宫了?要真是这样,我们能抵挡得住吗?”

    “这还用问吗?魂尊和神机都是万年前的顶尖强者,都有着仪境的实力,二人联手却依旧抵挡不住魔帝的侵入,而我们邪魂宫呢?就只有宫主估计到了仪境,几个(殿diàn)主也不过是象境的实力,拿什么和魔帝以及魔王(殿diàn)的大军斗?”

    “你们几个!在这里絮叨什么呢?没有事可以做了吗?如果对邪魂宫没有信心,你们自然可以离开,这里没有人会阻拦你们,现在几个(殿diàn)主都在闭关寻求突破,代表他们并没有放弃,只要他们没有放弃,我们这些人就不应该怀疑。”

    叶喧屏住气息,躲在暗处听着这些武者的交谈,心中暗叹,看来天庭和魔王(殿diàn)一役,对邪魂宫的武者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现在他看见的,不可能是全部,这两个武者只是其中之一,在别的地方,肯定还有不少人在质疑邪魂宫与魔王(殿diàn)一战的胜负,尤其是分坛的人更是如此。

    叶喧并没有出去安抚这几人的想法,再次(身shēn)形一闪,叶喧就从这里消失了,再一次出现,他已经回到了邪魂(殿diàn)。

    回到了邪魂(殿diàn),叶喧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见魂奴出现在他的眼前,并告诉叶喧魂尊和神机来访的事。

    魂奴作为邪魂宫的守护者,平(日rì)里并不能离开邪魂宫,所以他对外界的事知道的很是有限,但是一旦外界的事进入了邪魂宫,那魂奴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所以,魂尊和神机一来到邪魂宫,魂奴便感觉到了,并将二人安放在了邪魂(殿diàn)。

    见果真如魔帝所说,魂尊和神机二人来到了邪魂宫,叶喧只是沉默片刻,便示意魂奴带路,神机曾经帮过叶喧不少,更是大方的将涅魂诀交付给了他,魂尊则可以算是叶喧的半个师父,这二人如今有难,叶喧肯定是要不顾一切去帮忙的。

    “叶喧,你回来了,外面现在(情qíng)况如何?”

    进入了邪魂(殿diàn)的其中一个偏(殿diàn),叶喧便看见了魂尊和神机,让他诧异的是,在这个危难的关头,这两个人竟然在品茶,好像天庭出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而二人见到叶喧,也是连忙开口问起了外面的(情qíng)况。

    “天庭在魔王(殿diàn)的压迫下目前只能苟延残喘,而魔帝看样子也有撤兵的意思了,想必天庭不会就此从大陆消失吧?”叶喧想了想,说道,最后一句话他是看着神机问出来的,因为关于天庭的未来,只有神机最有话语权,这些东西,不是能够凭借观察得来的,毕竟以神机仪境的实力,想要重组一个天庭,那也是很快的一件事。

    “这个,目前还不能说出来。”神机听到叶喧的话,微微一笑,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道,说完,低头喝了一口茶。

    见到神机的样子,叶喧心中不(禁jìn)有些无语,不过魂尊的表(情qíng)依旧淡定,不知道是早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早就习惯了神机这仙风道骨的姿态。

    神机不愿回答,叶喧也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转头看向了魂尊,前些(日rì)子在轮回幻境遇到的种种问题,到现在也一直困扰着叶喧,而眼下,魂尊作为六道老人的老对手,以及万年前的强者,想必会有一番见解。

    “如果按你所说,那就怪了,六道老人这老不死的虽然有六道神功,可是本人却极其怕死,为了防止引发天谴,他很少会将六道神功切换到天道,而现在,他竟然就切换到天道了,这里面肯定有蹊跷,至于那个王皓,恐怕是从哪里知道了什么吧。”魂尊听了叶喧的话,皱眉沉吟道。

    见魂尊也不好说出个所以然来,叶喧有些无奈,不过这些事也不好强求,既然得不到答案,那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叶喧一直信奉着,只要实力过硬,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这些潜在的问题,有时候也没必要非去看透。

    “对了,叶喧,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是关于秋寒的。”就在这时,魂尊突然开口道,表(情qíng)也复杂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魂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