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爱情真的那么珍贵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禄存天玑 书名:邪魂无双
    看着墓碑上用剑气雕刻的几个大字,叶喧心中一颤,回想起刚来到炼狱大陆时,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卞天行,也是卞天行将咏魂诀的锻魂篇送给了叶喧。

    可以说卞天行是在炼狱大陆对叶喧影响最深的一个人,如今在这峡谷中,竟看到了他妻子的墓碑,说不震撼那是不可能的。

    “无声谷中神仙醉,迢迢银河一点晴。难掩梦尘翩翩舞,卿为红颜遍天行!”

    看着墓碑,叶喧想起当初卞天行离去时所说的话,梦尘翩翩舞,天行遍天行,此景此,越是思考,叶喧心中竟升起了一丝哀愁。

    “你知道墓碑上的这两个人吗?”

    就在这时,在叶喧边一直没有开口的白衣少女突然开口了。

    自叶喧醒来到恢复这些时,少女就没有主动和他说过话,如今这还是第一次,一开口询问的竟是卞天行和楚梦尘的事,可见这二人在白衣少女心中地位不低。

    叶喧从思绪中回归现实,却不知该如何回答,白衣少女在叶喧心中的地位不得不说是非常尴尬的,说不熟,彼此之间却有救命之恩,说熟,却又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

    就在叶喧犹豫的时候,却见白衣少女突然开口道:

    “也罢,一个死,一个心死,两个死人,有什么好评价的,你伤好了?”

    “差不多了,谢谢你救了我,只是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叶喧开口道,伤势刚刚好,他便把这几天最想说的两句话说了出来。

    “已经半个月了。”听到叶喧的话,白衣少女答道,目光依旧盯着墓碑,并没有看向叶喧。

    听到白衣少女的话,叶喧心中虽然早有了准备却还是为这时间惊了一下,在来罪恶之地之前叶喧曾和韩奉约定在一点晴外见面,如今竟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半个月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王信的死一定已经被李家察觉,李天笑若是将此事告知王家,届时谁知道王家会如何报复?韩奉此时有危险!

    “这里是哪?”叶喧越想越急躁,连忙问道。

    “一点晴。”白衣少女虽不知道叶喧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焦急,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到白衣少女的话,叶喧心中松了口气,如果没出意外,韩奉此时肯定就在谷口了,想着,叶喧就要凝聚魂力在背后化出羽翼。

    “你干什么?现在你不能动用玄力,不然的话……”见到叶喧浑气势越来越浓厚,白衣少女急道。

    玄清丹是有价无市的灵丹,可以生死人白骨,更可以改善服用者的体质,但药效却相当猛烈,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天叶喧不能动不能说话的原因。

    如今虽然叶喧可以活动了,此时药效显然还没有被叶喧完全吸收,如果强行动用玄力,再搅动了刚刚沉寂的药,很容易遭到反噬。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白衣少女还没说完,叶喧就觉得浑痉挛,体一颤,连忙收起魂力,无力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才能动用玄力?”叶喧缓了一会儿,只觉体的疼痛感减弱,才开口道。

    “不知道。”

    “可是我很急,怎么办?”

    “那你可以再自作主张动用玄力试试。”

    “……”

    听着白衣少女话音冰冷,叶喧知道她在因为他刚刚的自作主张生气,却也不敢再触霉头,眼神幽怨的看着白衣少女。

    这几天的相处白衣少女给叶喧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但此时看着白衣少女明明生气却假装不在乎的模样,叶喧不觉得好笑,原来她也可以这么小女人心态啊?叶喧心想,竟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白衣少女本就被叶喧盯得发毛,感觉全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爬,此时再一听叶喧的笑声,不心中一颤,故作愤怒的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生起气来也很可。”叶喧见少女刻意板着个脸,却也识趣,不再逗她,认真的道。

    不过话一出口叶喧就后悔了,这样说,会不会太轻薄了点?叶喧心想,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反正说都说出来了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却见白衣少女并没有说话,若非夜晚光线不好,叶喧一定会发现,白衣少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这里好奇怪,明明头上只有一条很窄的线可以看见天空,为什么我却好像看见了那么多星星?”叶喧见白衣少女不说话,也觉得气氛尴尬,便想找点话题,却正好抬头看见了天上群星闪烁的奇观。

    “一点晴是天地应运而生的奇阵,每到夜晚阵法便会自然发动,吸收天地精华,你所看到的不过是群星的缩影。”白衣少女听到叶喧的疑问,也不抬头,淡淡道,心中还在为刚刚叶喧的话而波澜四起。

    见白衣女子反应平淡,叶喧以为她还在生气,心中也是无奈,暗叹口气,语气随意的道:

    “北斗七星在太微北,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为星。”

    “你在说什么?”白衣少女听叶喧一个人坐在一旁说着一些莫名所以的话,疑惑道。

    叶喧见白衣少女询问,心中成就感油然而生,可算找到话题了,叶喧心道。

    “数星星啊,其实每个星星都有自己的名字的,一群星星聚在一起又会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我刚刚说的就是由七个星星组成的北斗七星。”叶喧说着,刚毅的面庞上泛着一丝笑意,看上去别有一番韵味。

    “没想到你还懂得星象,我以为只有刘家人懂呢。”白衣少女明显对叶喧的话题很感兴趣,竟莲步轻移来到了叶喧边缓缓坐下,抬起头看着天上的繁星,明亮的眸子在眼中打转,似是在寻找刚刚叶喧所说的北斗七星。

    “呵呵,只是知道名字而已。”叶喧尴尬的挠了挠头道,这些星象知识也是他在家族书阁中看到的,此时不过是借用了而已。

    之后,叶喧和白衣少女就这样并肩而坐,叶喧讲着他那所知有限的星象故事,少女静静地听着,气氛融洽。

    “那牛郎和织女最后怎么样了?”

    此时叶喧正在给她讲牵牛星织女星的故事,叶喧没有想到,白衣少女竟会对星象的故事那么好奇,心中也是很高兴,讲起来也绘声绘色。

    “最后天帝大怒,将牛郎织女一对苦人拆散了,每年只能相见一次。”叶喧讲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少女对这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并不感冒。

    “那个天帝到底是什么修为?竟能将人化成天上的星星。”少女听叶喧讲完,道。

    少女并没有向叶喧想的那样被这个故事打动,甚至脸上连同之色都没有,此时一开口竟还是问起天帝的修为。

    原来她好奇的竟是这个啊,叶喧心道,很是无奈。

    “关键不在这里,这个故事表达的是幸福来之不易,让我们珍惜的,那个天帝不过是人们虚拟的人物。”叶喧还在试图纠正少女对这个故事的感官。

    “也是,连离九之境都不能做到的事,怎么会是真实的。”少女似乎只听到了叶喧讲的最后一句,喃喃道。

    “对,假的。”叶喧心中无奈,手抚着额头道。

    “不过这牛郎织女也真是傻,为了竟连生命也不顾了吗?”白衣少女转而又道。

    “故事是人编的,自然带着个人感观思想,哪个人不想拥有至死不渝的呢?须知生命诚可贵,价更高,人活一生一皮囊,只有在的衬托下,才能体现出这皮囊的价值来。”叶喧回答道。

    “,真的如此珍贵吗?”听到叶喧的话,只见少女沉默不语,一副若有所思的表,过了良久,才喃喃道,似是自语,又似是询问。

    “天亮了,我们走吧。”不待叶喧有反应,少女就已经起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邪魂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