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他的私心,她的为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微风中摇曳 书名:索欢
    慕奕寒愣了愣,是他不想,是他不想让尹语馨去做恒恒的妈妈。

    他也不希望恒恒受到尹语馨对他的伤害。

    只是,这样的话,慕奕寒不能对尹语沫说,也没有办法说。

    尹语沫忘记了她过去曾经对恒恒,还有慕奕寒付出过的一切,对于尹语沫来说,她的心里只会觉得,尹语馨和慕奕寒在一起,才会快乐,才会幸福,一切的事,才好像都是那么地理所应当,

    尹语沫的心里不管怎么想,可是,慕奕寒一定不能让她去改变她的心,也不能让她再去了解更多关于尹语馨的事

    有些事其实遗忘了也并不见得不好。

    “恒恒自己的心思,我也不懂。”慕奕寒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他是想要让尹语沫明白,恒恒并不是像其他的小孩子一样,才五六岁大,就能够懂得这么多的人世故,或许是他从小就已经经历了太多,或许是这三年来,他一直没有母亲,慕奕寒不管陪着他多久,对恒恒幼小的心灵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他需要的就是一种母,别人无法代替。

    尹语沫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我过两天就会回英国了。”

    她总归要回去了,因为她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她这一次回来,已经有很多的事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了。

    如果她再继续留下来,那么,她以后是不是还能就那样回到英国去?恒恒会不会还是她心里的牵挂?

    她,不能再有孩子了,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把恒恒当成是她的孩子,用心地他?不让他失望。

    慕奕寒看着尹语沫转的背影,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开口叫住她,他的心里清楚,她始终还是要离开的,就像三年前一样。

    原来,三年的时候还是改变不了什么。

    慕奕寒的心里依旧如此,或许,这一辈子对他来说,都不能有着什么样的改变了。

    而尹语沫呢?她依旧还是想不起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她也或许根本就不想去想起来。第一时间更新

    只是,尹语沫上次去医院查当年她流产住院时的资料,她就算是回了英国,她和楚逸轩之间会怎么样,慕奕寒也并不得乐见她和楚逸轩会有多么幸福地在一起。

    慕奕寒的私心也好,就算是她心底里的放不下也好,他对尹语沫的感,是可以让他为她付出一切的。

    尹语沫牵着恒恒的手走进了酒店,一进到大堂,就看到赵秀雅站在那里,尹语沫就拉过了恒恒,走向了一旁,她并不想和赵秀雅碰面,再听到她说一些难听的话。

    尹语沫更不想让恒恒这么小,就去接受一些大人们之间怎么也牵扯不清的感关系。

    “尹语沫,你给我站住。”赵秀雅看到尹语沫对她视而不见,她就主动开口叫住了她。

    尹语沫抬头,看向了她,“赵小姐,你叫我有事吗?”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的脸皮可以这么厚?你还有脸到这里来吗?还带着这个孩子一起过来,你是想要让逸轩明白,你是一个多么有心的女人,还是想要让他知道,其实,你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勾人心的狐媚子?”赵秀雅以为尹语沫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是,刚刚,在她看到尹语沫和慕奕寒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她能看得出来,慕奕寒这个男人对尹语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

    那是一个男人深着一个女人的感,当年的事,究竟是怎么样的,赵秀雅还是打心底里觉得好奇。

    尹语沫是从三年前到的英国,那么,三年前在云城市里,尹语沫和慕奕寒之间究竟发生过一些什么事,可能并不是一件小事吧?

    “赵小姐,我希望你说话还是注意一点,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应该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和逸轩的事,我也不会过问,只是,我想要告诉你,感的事是勉强不来的。”尹语沫知道,楚逸轩不管是不是和她有关系,那么,楚逸轩应该不会和赵秀雅在一起。

    她很了解楚逸轩,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很清楚,就是因为尹语沫太懂楚逸轩了,她才会在三年后的现在,同意和他在一起,过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

    只是,有时候,有些事好像并不能那么地尽如人意,所以,她会坚持,她不会轻易放弃。

    如果,当她的存在已经让楚逸轩有了很大的心里压力的时候,才会选择放手,她不会让自己再一次成为别人的负担。

    如果不,那就放手。

    “你别以为你有多了解逸轩,就算逸轩不愿意娶我,可是他为了楚家,为了伯母,他也总会有屈服的一天。”赵秀雅为了得到楚逸轩,为了嫁给他,她可以等上很久,等到一个属于她的机会。

    那个时候,不管楚逸轩的心里愿意不愿意去娶她,而他也不得不去娶她。

    尹语沫看着赵秀雅眼中的自信,她的唇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赵小姐,既然你有这个自信,我希望在我还留在这里的几天里,不受到你的打扰。”

    她,只想要平平静静的生活,而赵秀雅以刚才的这种态度和表现,她应该不会给尹语沫太好的子过吧?

    尹语沫走进了电梯,只留下了赵秀雅留在那里,生了一肚子的气。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想要知道,尹语沫的过去,是多么地不堪,让她一句也不愿意提起。

    尹语沫回了房间,恒恒自己走到了沙发上坐着,“妈妈,我和您在一起,是不是她们就更会欺负您?”

    恒恒以前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以他是慕奕寒的唯一儿子,以他是慕氏的唯一继承人来说,在云城市里并没有人会对他怎么样。

    只是,苏傲芙和赵秀雅却不会这么做。

    她们心底里想要怎么样,就会怎么做,并不会轻易就会罢手。

    而这个时候,楚逸轩和苏傲芙面对面地坐在房间里,好久之后,楚逸轩才开口,“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沫沫?她并不是您口中说的那种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