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怎么这么不要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微风中摇曳 书名:索欢
    “没有,没有,我没有!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尹语沫对着他,歇斯底里地吼道。

    慕奕寒的双手用力地扣住了她的双肩,“你没有?尹语沫,你别这么过分!他到底是对你多好,让你可以这么费尽心思?嗯?”

    那个男人,会是慕奕寒心中最大的痛楚了。

    “我是来看恒恒的,我并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的,我知道,我只是想看看恒恒好不好。”尹语沫的痛得皱着眉,他对她丝毫也不客气。

    他钳制着她肩头的手不知道用了多少的力,几乎要将她的骨头都要掐碎。

    “我不会让你见恒恒的。”慕奕寒原本还在为她担心,现在,经过了刚才她和乔天隽给他上演的那一幕的卿卿我我,他还会为她担心吗?

    他心底里对她到底是什么心思?也许,没有人清楚。

    “奕寒,算我求你了,不行吗?我真的担心恒恒。”尹语沫知道,慕奕寒一旦决定的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所以,她只想见恒恒一面,哪怕他让她跪下求他,她也愿意,可是,他拒绝得这么彻底。

    尹语馨走了过来,“姐姐,这件事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么对恒恒也就算了,你怎么还这么不要脸,你现在是奕寒的太太,就算你想要找男人,你也不能太过放肆,而且,你也总不能因为这样就伤害恒恒吧?”

    她看着尹语沫,原本,她想看到的是尹语沫最无助最没有依靠的样子,可是,她刚刚看到乔天隽对她的温柔体贴,她不由地心生嫉妒。

    “语馨,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的,恒恒生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尹语沫现在就是没有证据,她就是因为没有证据,才会让自己被慕奕寒误会,不是吗?

    “姐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又哪里说错话了?你难道说你刚才没有和乔总裁在楼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吗?我看见了,奕寒也看见了。”尹语馨才不管慕奕寒对尹语沫怎么样,更何况,现在慕奕寒对尹语沫的态度早就不如从前了。

    虽然说,尹语馨她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在恒恒的上动手,确实不光彩,但是,为了得到她想要的,而且,恒恒这个孩子出点什么意外,有点什么三长两短的,也都跟她无关。

    尹语沫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病房里传来的哭声,是恒恒的哭声,带着嘶哑。

    他的每一声哭声,都刺痛着她的心。

    “恒恒。”尹语沫还没有来得及走进病房,就被慕奕寒拉住,“尹语沫,你以为我说的话是说着玩的吗?我说了不让你见,就不会让你见的。”

    “奕寒,你别这样,我真的担心恒恒,恒恒一直都是我带的,我抱他一下,他就不会哭了。”尹语沫透过病房的窗,看到一名白衣护士抱着恒恒,而他依旧哭闹不停。

    医生不是说恒恒没事了吗?为什么他还哭得这么厉害?

    慕奕寒走进了病房,尹语馨重重地推开了尹语沫,“姐姐,你别让奕寒不高兴了,为了恒恒,今天奕寒放下了一切的工作,在医院里呆了一天了。你还是回去吧!”

    尹语馨把尹语沫推倒在地,走进了病房,将门上了锁。

    尹语沫用力地拍着门,却还是被关在了门外,看着孩子哭,尹语沫的眼泪也跟着不停地往下掉。

    一个晚上,直到凌晨三四点,慕奕寒才走出了病房,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尹语沫还瘫坐在地上,脸上有着未干的泪痕。

    “尹语沫,你别装得太过分了,快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慕奕寒对她说着狠话,他就是要让尹语沫记清楚。

    她该谨守的本分是什么,她该做的又是什么?慕太太的分她也不能忘。

    尹语沫看着慕奕寒冷绝的眼神,她还能做什么,她还能坚持什么?现在,恒恒也睡下了,没有她,他也可以照顾得好,所以,他不需要她了。

    也许,不需要只是表面,更深层次的是,他不信任她,也不相信她。

    “我走,我会走。”尹语沫心底里再有多少的痛苦,她也不想再受尽慕奕寒的冷言冷语。

    慕奕寒看着尹语沫一步一步地扶着墙离开,他看到这样的她,心会软吗?他不会。

    尹语沫不管做了什么,她都不应该得到轻易的原谅,尹语沫现在所做的一切,一点一点地加深了慕奕寒心底里的恨,也一点一点地加深了他心底里的,只是,他愿意承认的就只是恨而已。

    尹语沫离开了医院,她没有回别墅,她上也没有什么钱,她没有地方可去,她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去xx墓地。”

    也许,她的心底里还想着当初对苏瑶的承诺,她想要告诉苏瑶,她不知道她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能承担得起照顾恒恒的责任?

    车子停在了墓地的门口,凌晨,整个墓场都早已经关上了大门,“小姐,这么晚了,你到这里来,你也进不去啊!”

    “谢谢你。”尹语沫打开车门就想下车,却被司机叫住。

    “小姐,你还没付车费。”司机看着她,她也不像是没钱坐霸王车的人,这一点车费她不会不想付吧?

    尹语沫摸了摸自己上的口袋,一分钱也没有,她出门的时候,根本就是忘记带钱包了。

    “对不起,我没有带钱。”尹语沫微抿着唇,对着司机,万分的歉意。

    “没钱?没钱你坐什么车啊!真是算我倒霉,碰上一个神经病!”中年司机也没有尹语沫,也许,在他的眼中,一个女人,穿着单薄,又在大半夜的时候到这墓地来,估计也是个脑子有毛病的人。

    下一秒,他调转车头就离开,就把尹语沫一个人扔在这里。

    尹语沫环着双臂,她走过去,不停地拍着上了锁的铁门,吵醒了睡得正香的门卫大爷,对着他苦苦哀求,门卫大爷看着尹语沫不停地求他,又被她这么苦苦地拜托着,最后还是破了例,让她进去。

    &nnsp;

    书河小说网shuhe.cc

重要声明:小说《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