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妻子就是妻子,情人就是情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微风中摇曳 书名:索欢
    尹语沫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看着睡在边的男人,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

    孩子,他竟然会想要孩子!

    她几乎是不能相信,也许,他只是玩笑说说而已。

    可是,她的心里也许比他更想要一个孩子。

    慕奕寒白天依旧去了公司,尹语沫一个人坐在花园里,而摆在她面前的是昨天晚上的报导,明明是慈善晚会,可是,报导的主角竟然是慕奕寒和尹语沫。

    盆栽后面沙发上暧昧亲吻的两个人,舞池里相拥翩然起舞的两个人,是她和他。

    他和她是焦点,那么近的距离,可是,两颗心却天涯一方。

    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镜头捕捉到再美的画面,也不过是一种假象,他和她之间,明明隔着万水千山,看上去竟然是这般的相配,这么的和谐。

    周嫂走了出来,“大小姐,您看这份报纸已经看了大半天了。”

    尹语沫才恍过神来,“周嫂,扔了吧!”她站起,走进了客厅。

    “明明拍得这么好,大小姐也明明很喜欢的,突然又说要扔掉。”周嫂自己嘟囔着,却没有扔掉,反而收了起来。

    在那天下午,尹语沫收到了拍卖行送来的拍品,她不知道那天晚上慕奕寒到底拍了几件,可是,她知道,那对白玉镯子没有拍下来。

    可为什么,在这么多的拍品中,她看到了一只白玉镯子,明明是一对的,但是,现在在她面前的是一只。

    里面附着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简短的几个字,尹语沫小姐,请笑纳。

    龙飞凤舞的字体,苍劲有力,是男人的字体。

    到底这个男人是谁?跟那件西装外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吗?

    “大小姐,这些东西需要我帮忙放到楼上去吗?”周嫂从内室走了出来。

    尹语沫收起了那张纸条,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没有让周嫂看到,“嗯。”

    周嫂正想要收起那只白玉镯子,却被尹语沫拿了过来,“这个我自己收着就好。”

    如果要是让慕奕寒看到这个白玉镯子,又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儿来,更何况,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镯子为什么会到她的手里。

    明明昨天晚上,那个拍价的人对这个是势在必得的,现在又这样送上门来,而她却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周嫂也没有多想,她将其他的都送到了楼上,尹语沫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着手中的字条,仅仅只是一个白玉镯子,也是价值不菲的。

    慕奕寒一回到别墅,就看到了尹语沫站在房间,看着那只青花瓷花瓶,他迈步走了进去,“明天如果你想要去送礼的话,我让司机送你。”

    尹语沫听到他的声音,被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天色都还没暗下,他就出现在别墅里,太反常了,也不像是他的作风。

    “我回来得早不好吗?”慕奕寒圈上了她的腰,将她带进了怀里。

    尹语沫挣扎着,“这里是你的家,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没有关系,只是我很奇怪,今天你不用陪周秘书吗?”

    她的话让慕奕寒轻笑出声,“慕太太,你这是吃醋了吗?”

    “我从来不吃醋。”尹语沫才不会跟他一样这么无聊,看来,他这几天应该都很闲。

    慕奕寒扬了扬唇,“好好打扮一下,晚上有个饭局,你陪我去。”

    尹语沫转过看着他,“我不想去。”

    “不想去?你觉得你有得选择吗?”慕奕寒扯着她,他的唇凑过,结结实实地吻上了她的唇。

    他说的没错,她,没得选择。

    可是,他现在又何必要这副精虫上脑的样子,将她上的衣服给脱掉。

    “别……别这样……”尹语沫看了一眼未关上的房门,还是大开着的落地窗,虽然这样的独栋别墅,不会有人看到,可是,她不像他这么开放。

    办这样的事,也是随时随地的。

    “你以为我想干什么?沫沫。”慕奕寒看着她,“原来,你很期待我要你。”

    他看着她绯红的脸色,闪躲的子,他嘲讽地说道。

    尹语沫转头对上他的视线,看着他轻佻讥嘲的神,她知道自己又被他戏弄了一次。

    慕奕寒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个袋子,递给了她,“换上衣服,跟我走。”

    尹语沫看着他扔下了衣服后,转离开。

    她弯捡起了那个袋子,里面是一浅米色的雪纺裙,他今天晚上是想要让他穿这一陪他去应酬?

    上好的衣料,国际知名品牌,衣领上还镶着顶层钻石滚边,这么昂贵的衣服,也只有他才能这么大手笔了。

    她拎起了衣服,突然一张单子掉了出来,她捡了起来,是刷卡的签单,可是上面签的字,不是慕奕寒,而是周丽琪。

    而且,上面的数量还不是一,是同款不同色的两,另一是冰蓝色的。

    两

    尹语沫的唇角扬起了笑,慕奕寒一定不知道周丽琪会这么做吧?或者说,对于周丽琪所做的一切,他都默认着。

    那又怎么样?她不稀罕!

    尹语沫捡起了自己的宽大罩衫,重新穿回去,转回了卧室里间的更衣室,整整一个衣柜的衣裙,她随手拿了一件浅粉色的裙子换上,很简单,没有特别的装饰,除了腰间一条细细的链子外。

    慕奕寒明显在楼下是等得不耐烦了,他刚从沙发上站起,就看到尹语沫从楼梯上走下来。

    他看到她并没有穿着那件浅米色的裙子,有些意外,“怎么?我买的衣服你不喜欢?”

    “你买的衣服太多了,我不穿,总会有人很乐意穿的。”尹语沫淡淡地说道,她并不觉得自己上这衣服有什么不妥。

    只要自己穿着舒服就好,多少钱,并不那么重要。

    周丽琪不就是想要让她这个慕太太明白,她有的,她周丽琪也能有。

    也许对慕奕寒来说,妻子和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可是,周丽琪错了,有些位置,有些名分,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妻子就是妻子,人就是人。

    

    

    

重要声明:小说《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