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对他,她始终无法拒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微风中摇曳 书名:索欢
    尹语沫愣了一下,他还是会介意吗?她在心底里暗自苦笑了一下。

    “我只是顺便。”她淡淡地开口,可她还是将那件西装外放进了自己的衣柜里,也许有那么一天,她有机会把衣服还给那个人。

    “好一个顺便,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你应该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要让我发现,你跟你的妹妹一个样!”慕奕寒走到窗前站着,点燃一根烟抽着。

    尹语沫转头看着他,“你对语馨的恨都要加诸在我的上吗?”

    她知道慕奕寒想娶的人是尹语馨,不是她,而尹语馨不管做了什么,他现在只将心底里的怨气全部都往她的上发泄。

    慕奕寒转看着她,“你嫁给我,后悔了吗?”他的修长手指紧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头,四目相对。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尹语沫不后悔,可是她不想让自己再被他踩在脚底下,任意的践踏。

    慕奕寒轻笑一声,“你还是对我有感的,对吗?你放心好了,不管老爷子是什么态度,我会尽好丈夫的本分,你也做好妻子的事,懂吗?”

    尹语沫轻咬了咬唇,就算她想,可也要看他乐意还是不乐意,不是吗?

    “为什么不回答?还是在想着别的男人?”在慕奕寒看来,她的边从来没有什么男人出现过,即使喜欢她的男人,也会被她用最冷漠的态度拒绝。

    她对他的态度不一样,即使两人在同一屋檐下,可她就算不说一句话,她那双如黑琉璃般的双眸已经将她的所有心思都展露在人的面前。

    这个问题,她根本就不想回答他,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放开我!”尹语沫被他捏得生疼,他从来都这么地粗鲁。

    他不是不懂温柔,而是温柔的对象不是她。

    “我出差这么多天才回来,你就这种态度对我的吗?”慕奕寒不喜欢被她漠然相视的态度。

    他,有着男人的占有,她是他的妻子,就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他更容不得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有染,尤其是她尹语沫。

    “我想有周秘书陪着你,你应该会很愉快吧?我不喜欢碰别的女人碰过的。”尹语沫对于那件事是无法释怀的。

    什么男人逢场作戏,什么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她无法视而不见。

    慕奕寒看着她,“是你自己说不去的,不是吗?”

    他去美国,带着她,是想去见见尹老爷子的,可是他让周丽琪来找她,她拒绝了,现在,又在怪他和周丽琪一起出差。

    周丽琪是执行秘书,他出差自然是要带着她的,她又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尹语沫愣住,她说不去?她连拒绝的机会也没有,谁跟她提过,她要陪他一起去出差?他也连一通电话也没有。

    “不管周丽琪怎么样,慕太太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慕奕寒开口说道,随后俯,微凉的唇贴上了她的唇。

    温柔辗转,又转而炙缠绵,大掌扣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无法躲开,湿滑的舌探入口中,汲取着她的甜美。

    尹语沫不停地扭头,却始终躲不开他的吻,她的挣扎只会引起他更深入的拥吻。

    一个绵长而深入的吻结束,尹语沫白皙的脸上憋出了一抹异样的红,她好一会儿才平顺着自己的呼吸,“如果你当我是你的妻子,那么,你就不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这是她为妻子该有的权利,也可以过问的事,对吧?

    “你还不是一般的贪心。那现在,你就先满足我。”女人,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只要能解决他的生理需求。

    他在意的,从来都是他想要掠夺的,但从来不会是女人。

    尹语沫连开口的机会也没有,就已经被他抱上了,很快她上的衣衫,他腰间的浴巾,便已经散乱了一地。

    慕奕寒不否认,她的体对他有着很大吸引力,滑嫩的白皙肌肤,丰盈的双峰,纤细的腰肢,修长笔直的双腿。

    他只要一个吻,她的心防便瞬间决堤,她对他的,是不能隐藏的,即使她也不曾对他说过什么,可是,只要在他的面前,再强大的伪装也会在一秒钟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吟声轻溢出口,纤细的双臂圈上了他的腰,他的索取,她的迎合。

    对他,她始终无法拒绝。

    尹语沫站在前,看着熟睡着的男人,明明他们有了这般亲密的关系,可是,她和他的关系却依旧觉得太远。

    他,她总是那般的触手不可及,十年来,一切还是这么清晰,而如今,她终于成了他的妻子,可他依旧还是他,她也还是她。

    尹语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偌大的花园,空寂的别墅,她想要的从来不需要太多,只是想要一个家,可以让她觉得温暖的家。

    也许,这样小小的要求,也难以达到,眼前的这个男人至少现在都不可能给她。

    慕奕寒睁开眼,就看到一抹寂寥的影站落地窗前,他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

    “你不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浓眉皱起,语气也是极大的不悦。

    尹语沫转头看着他,“没什么。”

    慕奕寒将她抱回到了大上,薄薄的被子覆上,明明是六月天,虽然房间里开了冷气,可她竟然全冰凉。

    尹语沫缩起子,却被他搂进了怀里,不是她贪心,只是,她想要的是一份独一无二的感和婚姻,但是,很难,不是吗?

    慕奕寒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她在抗拒自己,或者说,她是在抗拒自己的内心。

    可是,他已经决定,他要定她了!

    她是他的妻子,即使她只不过是一颗棋子,可是,他也不会轻易放手。

    慕奕寒早早地就出了门,也没有叫醒她,也许,他觉得就算面对着她,他也没话可说。

    他一向都不是多话的人,有些事,他只会用行动,而不是从口中说出来。

    她嫁他,不过是因为他的那句,“你是沫沫,而不是语馨,我娶的人是你,你不是替。”

    所以,她就嫁了,义无反顾,就算他当时的娶她是有目的的,可是,这句话是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