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顾宸宇正在与一群将领商议南线战事,陈和就走过来,告诉他有李副官电话。舒璼殩璨顾宸宇立刻放下众人,跑到隔壁办公室,紧张地抓起话筒。

    “宇少,少夫人醒了。”

    “墨菡醒了?”顾宸宇在确认墨菡已醒后,坐到椅子里,捂住话筒,即激动又心酸地哽咽。墨菡醒了,谢谢老天。他可以失去这整座江山,却不能失去墨菡。上帝一定听到他的祈祷,所以把墨菡还给他。

    “宇少,我留雨嘉在这里陪少夫人,可好?”李副官询问顾宸宇的意见。

    “嗯。有雨嘉在,墨菡还能好受点。”顾宸宇同意了李副官的建议,点点头。

    “您不过来?”李副官问道。其实他知道这话问了也是白问,可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次,他真希望宇少能来一次医院,哪怕什么都不说,只看少夫人一眼也好,少夫人便不会如此难过。

    “不了。我忙。”顾宸宇说完,就挂断电话。

    唐镌看着李副官放下电话,皱着眉问道:“顾宸宇不肯来看墨菡?”

    李副官没有说话,只是带着沉重的表往外走。

    唐镌急了,上前一把抓住李副官:“顾宸宇到底是不是男人?墨菡现在最需要他的安慰,他却躲起来不见人!”

    “宇少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原因。我们的出发点不同。”李副官轻松地就掰开唐镌的手,然后走出去。

    唐镌生气地踢着办公桌。墨菡伤得如此严重,为她丈夫的顾宸宇却避不见面,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如果他真心墨菡,就该一直陪在她边。顾宸宇现在的表现,让人完全看不到他心中的。或者,他的只是墨菡的颜,所以经不起折磨?

    门外的李副官停在门口,用力咬了一下嘴唇。他不能说出原因,否则宇少的计划便无法实施。

    狠狠心,他不让自己变得软弱。

    ……

    墨菡坐在病房的窗台上,静静地看着医院的院子,如化石一般,一动不动,她的视线一直停要医院大门口,像是在等待谁。

    雨嘉担忧地看着墨菡,唤了她一声:“墨菡姐姐,窗前风大,你要不要回病上躺会儿?”

    墨菡没有回答雨嘉的提问,只是幽幽地说了一句:“他没有来。”

    “墨菡姐姐,你是说宇少?”雨嘉担心地看着墨菡。

    “他没来。我在这儿等着他,只要他来我就能看到。”墨菡感伤地叹了口气。是谁说过希望越大,失望便越大?她怀抱着希望,结果却让她的心慢慢凉透。宸宇始终没来看过她。他对她很失望吗?那当初的信誓旦旦又算什么?

    “墨菡姐姐,那我帮你守着,你过来休息。”雨嘉将病整理好后,走到墨菡边。

    “我怕错过他……”墨菡心酸地说道,不肯离开窗前一步。

    “他根本就不会……”雨嘉刚想责备墨菡,就立刻闭了嘴。“姐夫最近忙。墨菡姐姐,你再不休息体会吃不消,我帮你在窗前守着,保证一个人也落不下。”

    墨菡这才答应雨嘉,从窗前下地,如一抹飘渺的轻烟般飘回病,和衣躺好。

    雨嘉看到墨菡闭上眼睛,便将视线移向窗外。

    她不懂墨菡姐姐的心里到底有多苦,但是能知道她现在很受伤。

    失去宝宝又不是墨菡姐姐自愿,为什么姐夫就饶不了她?

    ……

    夜,静谧,安宁,甚至连蛙鸣都变得很清晰。墨菡睡得很轻,眉头一直锁着,像是睡得并不好。雨嘉像只虾米一般,蜷缩在她的前,嘴角还流着口水,像是梦到美食。

    当李副官看到雨嘉的脸时,差点喷出唾沫。

    顾宸宇跪到病边,伸出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墨菡的脸颊:“墨菡……”

    他多想紧紧地包她入怀?可是他怕吵醒她。

    在敌暗我明的时候,他必须先隐藏起心中的,残酷地甩下她。

    李副官走出病房,主动帮他们将门关上。

    顾宸宇如羽化一般,一直跪在病边,望着墨菡的目光近乎贪婪。他要把墨菡的脸深深地镌刻在心里,以便后思念她的时候,能想起她绝美的容颜。

    墨菡做了一个梦,梦到顾宸宇来看她,梦到他握着她的手,梦到他低下头亲吻她……

    这个梦好真实,真实到墨菡醒来后,用手摸着嘴唇。嘴唇上似乎还留有淡淡的雪茄味。难道这个梦是真的?

    宸宇曾经来过?

    她穿上拖鞋,跳下地,顾不得上的痛,就慌乱地冲出病房。

    她抓住守在门口的周茉莉的手,紧张地问:“你看到宸宇没有?他昨晚是不是来过?”

    周茉莉抽出自己的手,冷漠地回了句:“我刚换完班,夜里发生的事,少夫人请问别人。”

    “谁值夜班?”墨菡紧张地抓住周茉莉的胳膊,问道。

    “小王。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在医院,回去睡觉了。”周茉莉被墨菡捏痛手,不太高兴。要不是看在有奖金的份上,她真不想干这个差事。她一堂堂女子特别行动小组的神枪手,竟然跑来给一个只知道掉眼泪的女人当保镖。真是大材小用!

    “哦。”墨菡松开周茉莉的胳膊,失魂落魄地走回病房。

    也许,那真的就只是一个梦吧?

    不都说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她一定是因为太想宸宇,所以才会晚上梦到。

    ……

    “不孕症?”当墨菡听到唐镌对自己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心痛地捂着腹部。

    唐镌看了一眼李副官,似乎有片刻犹豫,但几秒后,他就迅速点头:“是。手术伤到你的子宫。墨菡,我很抱歉。”

    墨菡含着眼泪,抬头看着唐镌:“这不怪你,是我的错,这是我没保护好自己的宝宝,老天爷对我的惩罚。”

    李副官给了雨嘉一个眼神,雨嘉立刻心领神会地坐到病边,将墨菡抱进怀里:“墨菡姐姐,你不要太自责。你还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啊。”

    “可是……我再也不能给宸宇生个可的宝宝。宸宇孩子……很……”墨菡心酸地闭上眼睛,任眼泪自由落体式坠落。

    失去孕育五个月的宝宝,她已经痛不生,现在又遭到如此打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心痛得无以复加。她不能生育,宸宇若知道了,是不是会更怪她?

    唐镌看不下去,想要开口,却被李副官一把拽住胳膊。唐镌难过地别过脸,不忍去看墨菡的眼泪。

    “少夫人,你别太难过。活着才有希望。”李副官认真地看着墨菡,劝道。

    “活着才有希望?我已经不能生育,我的希望在哪里?”墨菡用力咬住嘴唇,让这份痛来压制心中那更尖锐的痛。

    “姐,我觉得李副官说的对。活着才有希望。你别再胡思乱想那些有的没的。”雨嘉拍着墨菡的背,不再像平时那么顽皮,多了一份成熟。

    唐镌握了一下拳头,抿紧好看的嘴唇,俊美的双眼中流露出对墨菡的关心,不忍她容颜憔悴,他柔声劝道:“墨菡,也许以后医术发达了,你的不孕症可以治好。”

    李副官挑了一下眉,忽尔笑了:“唐大夫,你要努力。我们少夫人能不能怀孕就拜托你了。”

    唐镌是名医生,所以以后若……

    李副官的心轻松不少。

    少夫人所承受的折磨与痛苦,宇少一定会帮她都讨回来。只是希望这个过程不要太久,不然再浓烈的也经不起折腾。

    “我会治好墨菡。”唐镌表有些沉重。

    墨菡并不相信他们的话,不孕症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治好的?更何况她伤到了子宫。

    她推开雨嘉,抹掉眼中的泪,故作坚强地对唐镌说道:“唐镌,我没事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嗯。”唐镌用大掌握了一下墨菡的肩头,鼓励地点了一下头。

    “姐,我陪你。”雨嘉不放心,想要留下来陪墨菡。

    “都走!”墨菡突然大声,在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很绝后,她立刻放柔声调,“雨嘉,我只想一个人待着,谢谢你。”

    李副官牵过雨嘉的手,带着不愿意离开的雨嘉走出病房。

    雨嘉坐在走廊里,问着旁的李副官:“姐夫是不是因为知道我姐不能生育,所以这些天一直都没来看我姐?”

    “我不是如来,猜不透宇少的心。”李副官淡淡地扯了一下唇角。

    “可你是他的贴副官。你不是他肚里的蛔虫吗?”雨嘉咄咄人地瞪着李副官。在她心里,李副官就是一个比诸葛亮还聪明的男人,永远知道该做什么事,该说什么话。她常常自卑,因为自己连李副官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李副官挑起眉,诧异地看了一眼雨嘉:“蛔虫?”

    似乎雨嘉说的很正确,他就是宇少肚里的蛔虫。很多时候,宇少不需要说话,他就能猜透他的心思。可是这么聪明的结果,就是自己会痛苦。他宁愿这一刻,自己是笨蛋,这样,他就不会看出宇少的挣扎,不会看出他心中的痛。

    “难道不是?”雨嘉反问。

    “也许吧。只是,这一次,我真的看不懂。”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