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受了伤的范斯琪虽然有范斯岑保护,却还是受到严厉的惩罚,上多了许多道新伤。范斯岑坐在边,一边看大夫给范斯琪的伤口上药,一边说道:“这就是忤逆义父的代价。斯琪,听哥的话,不要再私自行动。”

    “我听哥的话,可哥呢?难道你就老实地听军部命令了?军部只想让我嫁入督军府,可没让你娶楚墨菡。”范斯琪带着点挑衅的味道,看着范斯岑。他们兄妹其实是一样的,都不想放弃挚的人。如果没有过的人不会理解他们的心

    范斯琪的话让范斯岑陷入沉思。他转,走到窗外,看着灰蒙蒙的天色,一语不发。

    “哥,已所不,勿施与人。就如你无法放弃楚墨菡一样,我也无法放弃顾宸宇。他是我这辈子唯一过的男人。”范斯琪对着哥哥的背影,坚定地说道。

    “你要顾宸宇我不拦着,可你要动墨菡,我不许!”范斯岑倏地转过,目光冷冽如刀,凶狠地向范斯琪。

    “那你就把楚墨菡抢过来!不然,等我手上的伤好了,我还会再去杀她!她在顾宸宇边一天,我的心就被刀狠狠地刺一下,我受不了!”范斯琪痛苦嘶吼。被接到本以后,她就跟孤儿没什么两样,她尝到了孤独、残酷,学会了冷血、杀戮,在接触到顾宸宇之后,她明白了什么是,那么因为长期孤独而产生的独占让她变得疯狂。只要她活着,就一定要让顾宸宇属于她。

    “我会把她抢过来!”范斯岑握紧拳头,冷冷地说道。

    斯琪的痛他如何不知?因为他也正受着煎熬。他洁白的百合花,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一想到她正怀着顾宸宇的孩子,想到墨菡曾经在顾宸宇怀中辗转承欢,他就恨不得杀人。可顾宸宇这个人他却不能动。

    ……

    顾宸宇到陆军总医院探望一名心脏病突发的老将军,在送上礼物与祝福后,就带着陈和他们离开青城仙门全文阅读。当他们经过门诊楼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生唤住他们。

    “宇少!好巧。”唐锦西兴奋地挡到顾宸宇面前。她打量着精神很好的顾宸宇,俏皮地问道:“宇少来看病人?”

    “军中老将生病,我来探望。”顾宸宇疏离地看了对方一眼。唐锦西不管什么时候遇到,总是打扮得非常时尚,今天的她穿着一鹅黄色的裙,西式小外里面了一件粉蓝色蕾丝衬衫。时尚的装扮配上她好的脸,本是很吸引人的一个女人。如果不是了解她的心地,他怕也要被她的笑容迷惑。

    “咱们真有缘。”唐锦西靠近顾宸宇,想挽上他的胳膊,却被他轻松地躲开。她有些不甘心地咬了一下嘴唇,抬起头,继续笑道:“我来看我哥。遇到你我很高兴。我知道你对可能还在怪我,可是一个人没有错。谁让你如此锋芒尽露?”

    “这么说我妻子遭人陷害,我竞是祸源?”顾宸宇嘲讽地问道。他知道自己很有魅力,可如果他的魅力强大的后果是让墨菡受伤,那他宁可自己平凡一点。

    “宇少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楚墨菡跟我哥相,她是被卖入督军府的。我也只是想让有人终于眷属。而且外界传言你新婚夜冷落妻,我以为你也会赞同我的做法。我怎么知道你已经被楚墨菡迷住了。”唐锦西言语之中不无对楚墨菡的轻蔑。为唐家大小姐,她自恃甚高,她一直不甘心自己被个低的小护士打败。“这个楚墨菡还真有当狐狸精的潜质,竟能让……”

    “你说谁是狐狸精?”顾宸宇英俊的脸上布满愠色,冷地打断唐锦西的话。

    “我知道你不听,可这是事实。”唐锦西高傲地昂起下巴。

    “一个星期内,我会让唐氏在滁州消失。就为了唐小姐刚刚说的这句话!”顾宸宇放下狠话,充满威胁地看着唐锦西。这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完全不懂得何为尊重。

    听到顾宸宇的威胁,唐锦西这才慌乱起来。她知道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如果唐氏真在滁州消失,那她这个唐家大小姐还有谁会巴结。权衡之后,她决定道歉。“宇少,我收回那句话。你别对我家人动手。你不看我的面子,也该看我哥的面子。”

    “如果不是你哥帮你说,你以为你能逍遥到现在?”顾宸宇冷冷地哼了一声。

    唐镌的确是个好男人,做什么事都只会替别人着想。当初墨菡被救回来后,唐镌就找到他,替唐锦西负荆请罪。他看在唐镌没有趁人之危,还救了墨菡的面上,接受了唐镌的致歉,才没有惩罚唐锦西。不然她小小一个唐氏千金,他要动她根本毫无顾忌。

    “宇少,我错了,我就是太你了,所以我才会嫉妒楚墨菡。我以为她当了我大嫂,我就能取代她。宇少,你打我、骂我都行,请你别毁掉唐氏,唐氏是我妈的精神支柱。”唐锦西抓住顾宸宇的手,惊恐不安地说道。

    “不该是你伤人的借口!”顾宸宇拨开唐锦西的手,冷酷地看着她。唐镌竟然会有这样的妹妹,他真替唐镌感到悲哀。

    “我真的错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大概因为你是我认识的男人里唯一一个不拿我当回事的人。”说完,唐锦西就带着落寞的表与顾宸宇错而过。

    顾宸宇莫测高深地看着唐锦西的背影,幽深的眸子里不知道在酝酿什么。

    李副官瞅着顾宸宇,再看看唐锦西,谨守本分地站在一旁,什么话都没说。相反的,陈和没他那么有涵养,他不满地开口:“宇少,您别忘了上次少夫人跟唐大夫的事就是唐小姐搞的鬼。这种女人是祸水。”

    顾宸宇回过头看了陈和一眼,挑了一下眉:“红颜祸水?”

    “是啊最后猎人全文阅读!这女人绝对的祸水!”陈和少根筋地猛点头。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顾宸宇说完,就迈开大步,走向他们的车。

    陈和讷讷地眨了两下眼睛。

    “走了,司机先生。”李副官调侃地撞了一下陈和。

    这看起来傻傻的陈和,竟然也会看人了。有进步。只是他还是缺个心眼。睿智的宇少怎么会看不出唐锦西的本质?

    ……

    冯圆圆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娱自唱地哼着小曲,管家就推开房门,走上前,敲敲报告:“二夫人,冯小姐电话。”

    “熙熙?”冯圆圆放下翘着的腿,惊讶地站起来。熙熙打从年前跳去上海后,就一直杳无音信,她正担心着这丫头呢。最近顾霸天虽然会留在她房里睡觉,但从未碰过她。似乎他只是想亲近她腹中的孩子。他把脸贴到她着的腹部时,毫无暧昧的感觉,他就只是想听听孩子的胎动。所以她想找熙熙出出主意。她这电话打来的正好。

    “是的,二夫人。”管家点点头。

    冯圆圆紧张地穿上拖鞋,走出房间。管家看着冯圆圆隆起的腹部,立刻提醒她小心。她这孩子生下来,她就能母凭子贵,而自己在督军府的靠山就又重新变得强大。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个彼此利用的世界。他靠冯圆圆给他做靠山,而且做她的眼线,他还有钱可拿,傻瓜才会拒绝这种好处。

    冯圆圆立刻缓下脚步,捧起肚子,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梯。

    “冯熙熙,你还知道打电话回来?”冯圆圆拿起电话后,对着冯熙熙就是一顿冷嘲讽。“你把一堆烂摊子留给我,自个儿逍遥快活去,一点儿不管老娘我的死活,要不是我命好,短时怀孕,我早就被顾霸天打入冷宫了!”

    “姑姑别生气,我这不回来帮您了吗?”冯熙熙讨好地哄着冯圆圆。

    “你回来了?”冯圆圆赶紧捂住话筒,四下看了看,“你现在回来,不怕顾宸宇报复?”

    “事都过去这么久,再说他们也没抓到证据,姑姑放心,这一切已经雨过天晴。我会找个好点的时机进督军府找你,ok!bye—bye!”冯熙熙不以为然地说道。

    听到冯熙熙放下电话,冯圆圆不满地“切”了一声:“雨过天晴?是她太天真,还是我太世故?”

    说完,她就又扭着腰上楼,不过她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那名与她要好的小警卫,突然心里又开始发痒。她在走过小警卫的时候,低声说道:“老地方,下午三点。”

    小警卫两眼兴奋地直冒火花。

    秦雅芝坐在房间中弹琴,最近顾霸天与冯圆圆的关系似乎有很大改变,她已经好几夜独守空房。风水轮流转,顾霸天的宠因为冯圆圆怀孕事件又转回去了。自己竟然没开心多久。

    冯圆圆敲了两下门,看到秦雅芝抬起头,就笑着走进去:“大姐,熙熙回来了,我打算回娘家陪她几天。”

    “那是你自己的私事,不需要跟我商量。”秦雅芝皱了一下眉,又低头继续弹琴。清悠的琴音响起,如下逐客令。冯圆圆尴尬地退了出去。她本来也不是找秦雅芝商量的,她要想回娘

    ------题外话------

    这两天不太舒服,这几天一直在跑医院做检查,在做贡献给医院三管血之后,又领了一堆药回家。

    这几天没更,向亲们说声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