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魏团长正在打靶场训练女子特别行动小组击,顾宸宇带着陈和与李副官出现在打靶场。魏团长一看到他们,立刻恭敬地迎上去:“宇少,您怎么今儿有空来?”

    “都说巾帼不让须眉,我来看看她们的枪法。”顾宸宇冷静地回答。他站地靶场边,看着一群女兵,却没上前打扰,只是观察所有女兵的姿势与成绩。

    陈和从一堆女兵中认出雨嘉,豪爽地朝她摆摆手,雨嘉却理也没理他,格外认真地闭起一只眼睛,瞄准,听命令抠动板机。陈和撞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副官一下,调侃地说道:“臭丫头今儿还像那么回事。”

    “她想当花木兰。”李副官淡漠地眺了陈和一下,便看向远处,他的目光淡漠而幽远。他知道雨嘉当兵的想法从来都不是儿戏,这是她的梦想,她要当民国版花木兰,所以不管是博斗术还是击训练,她全都非常认真。只有陈和会觉得她会儿戏。“听魏团长说,她刚来的时候伤还没好,可是却猛练格斗与搏杀术,有几次晚上训练完,她的肩膀处都会渗出血。”

    “你说的是臭丫头?”陈和惊讶不已。在他心里,雨嘉就是个会耍几下拳脚功夫的调皮的半大孩子,她竟然那么认真地训练,真让他刮目相看。

    “就是你了解的雨嘉。”李副官淡定地回答。

    “乖乖!不得了!”陈和震惊地直眨眼睛。

    “一会儿你看到她的击成绩,会更吃惊。”李副官瞥了陈和一眼,似乎对雨嘉的枪法有十足的把握。

    当一轮击训练结束之后,魏团长公布成绩,雨嘉与周茉莉并列第一,当听到这个消息后,陈和只剩下张大嘴,早已震惊地合不拢。

    李副官只是淡定地笑了笑。雨嘉的成绩早在他预料之中。

    雨嘉从草地上爬起来,颇为得意地跑过来,站到顾宸宇面前,笑着敬了个军礼,然后顽皮地揽住他的胳膊:“姐夫,巾帼不让须眉这话你信了吧?”

    “嗯。没让我失望。”顾宸宇点点头,似乎颇为满意。

    远远的,周茉莉擦着自己的枪,无聊地看了一眼顾宸宇他们,并没有上前讨好。陈和听到她哼了一声后,立刻瞪大眼睛,指着她说道:“你,过来!”

    周茉莉非常格地甩了一下齐肩的黑发,白了陈和一眼:“干嘛?”

    魏团长看到周茉莉的态度,立刻沉下脸,他粗声喝道:“周茉莉!出列!”

    周茉莉这才端着冲锋枪出列,跨前一步,站到陈和面前。

    顾宸宇看到周茉莉出列,就刻意多看了对方几眼:“你就是周茉莉?”

    “是!”周茉莉大声回答。她不明白这些跺跺脚都能让邢军地震的“大人物”们,找她这个新兵有何贵干。

    “陈和,试一下她的拳脚。”顾宸宇淡漠地对陈和说道。

    “怎么这种活总让我做?”陈和有些悲哀地叹气。不过,他倒并不是因为嫉妒,才会说这种话。

    周茉莉一听说要试验自己的拳脚功夫,立刻摆出比武的架势:“陈侍卫长不必手下留。”

    “彼此。”陈和朝周茉莉拱拱手。

    顾宸宇认真地观察着陈和与周茉莉交手,这两个人你来我往,半天没分出个胜负,看到这里,顾宸宇满意地点头:“停!”

    周茉莉这时正好被陈和扭住胳膊,动也不能动。她不服气自己会输给一个愣头青,所以一边扭动挣扎,一边命令陈和放开她。

    “跟臭丫头有一拼。”陈和有些欣赏地看着周茉莉。刚才一过招他就发现周茉莉有功底,如果让她与雨嘉博斗,估计赢的人会是她。

    顾宸宇淡定地看着周茉莉,问她是否想愿意到督军府当差。周茉莉狐疑地看着顾宸宇,对他的邀请提出问道:“去督军府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是能多拿点军饷,还是能多几天休假?”

    “都有。”顾宸宇欣赏周茉莉的真爽,不像有些人,用冠冕堂皇的话来掩饰自己的**。

    “多多少?”钱是周茉莉最关心的问题。如果钱没多多少活却很累,那她傻疯了才会答应去督军府。

    “雨嘉!”顾宸宇喊了声雨嘉,要她说。

    “二十二块钱的军饷,还有交通费、置装费、化妆费、杂志费……一共四十块钱。”雨嘉一五一十地回答。因为督军府的侍卫有时候要随主子们外出,所以有穿便服的需要,因此军饷中多了许多普通士兵没有的额外项。

    “好!我去。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周茉莉非常认真地看着顾宸宇。“我不伺候稀奇古怪的人。”

    “你认为督军府会有稀奇古怪的人?”陈和不悦地瞪向周茉莉。去督军府伺候的都是督军一家子,所以对顾宸宇忠心耿耿的陈和听到周茉莉的话非常不高兴。

    “有没有我怎么会知道?”周茉莉耸耸肩膀,“我只是告诉你们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顾宸宇听到周茉莉的话不怒反笑。这周茉莉的确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我也有条件。”

    听到顾宸宇的话,周茉莉不耐烦地皱起眉。

    “两个月后女子特别行动小组进行考核,你必须是总成绩第一。否则我不会要你。”顾宸宇回道。

    “好!”周茉莉昂起下巴,被顾宸宇激起斗志。总成绩第一,也就是说她必须要打败雨嘉。虽然雨嘉是个强劲的对手,可是要打败她也并非不可能。

    顾宸宇带着鼓励的表,朝周茉莉伸出手:“我等着你。”

    “茉莉一定不会让宇少失望!”周茉莉骄傲地昂起下巴,回握了一下顾宸宇伸出来的大掌。有钱的事她若不答应她就是傻瓜。不就是急个总成绩第一吗?为了那四十块钱的军饷,她也会拼了命训练。

    ……

    范斯琪这几天一直躲在暗处,寻找着行刺墨菡的机会。打小经过各种残酷的训练造就她独占极强的格。她顾宸宇,所以就必须得到他,若实在得不到,那就毁掉他。可是她太顾宸宇,对他下不去手,那就只能毁掉得到他的女人。她从哥哥那里逃出来,目的很简单,她就是要杀掉楚墨菡。即使因此被军部处罚她也甘愿。

    当墨菡跟秦雅芝从别墅出来后,她立刻掏出手枪,瞄冷楚墨菡。当她的枪要对准楚墨菡的要害时,就有侍卫挡到楚墨菡面前,这让她非常不悦。她气得直想骂街。

    墨菡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危险之中,只是挽着婆婆的胳膊,与她坐进车里,然后笑着安慰道:“妈,您别担心,孤儿院的事一定会一切顺利。”

    “嗯。”秦雅芝点点头,不过眉头却舒展不开。她跟墨菡正在研究去哪里置办婴儿用品,就接到负责筹划建造孤儿院的钟旺打过来的电话,说有人闹事,不许他们盖孤儿院,说孤儿院若建了会影响他们的风水。她听到后就急了。如果不让在那里盖孤儿院,他们前期的投入白扔也就算了,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就要继续过着流浪的生活。她最着急的就是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可恶到这种地步,拿风水说事,阻止他们盖孤儿院。

    当墨菡他们的车驶出督军府后,后面跟着一辆吉普军,车上坐着几名保镖。自从上次的刺杀事件之后,顾宸宇就为墨菡加强了警务,不管她要去哪里,都会有几名保镖随侍在侧。

    范斯琪在墨菡钻进车后,懊恼地低声诅咒了几句。她收起手枪,戴上帽子,跳上停在路旁一辆黑色轿车,迅速跟上去。

    回督军府的路上,顾宸宇一直在想那个新兵周茉莉,这样特立独行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从雨嘉那里探来的消息说,周茉莉是个非常“财”的女人,动不动就跟人要钱,而且只要给钱,她死都可以的那种人。用这样的人,只要备够军饷,她就绝对背叛不了你。女侍卫与男侍卫的不同就在这里,女人不容易受外界惑。

    开车的陈和突然指着迎面而过的一辆轿车说道:“范小姐!”

    “斯琪?”顾宸宇听到陈和的话后,立刻警觉起来。他紧张地看向那辆车,在看到范斯琪熟悉的脸后,他又看到了她的车前面的督军府专用的吉普车,还有前面建国载着墨菡与秦雅芝的车,他心当下大惊。范斯琪这是没有死心,还要伤害墨菡。他立刻命令陈和,赶紧追。

    陈和如特技演员一样,动作熟练地调头,转弯,急速向前。

    范斯琪追着墨菡他们的车,一路跟到已经建了一半的孤儿院。看到墨菡与秦雅芝从车上下来后,她掏出手机,重新瞄准墨菡。因为楚墨菡跟秦雅芝的侍卫的关系,她必须一枪致命,这对她的枪法要求很严,她必须选择最好的时机、最好的位置,开这一枪,不然惊动那些侍卫,她休想再找到机会伤害墨菡。

    当她终于找到机会时,她冷艳的唇角得意地勾起:“楚墨菡,你送死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