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顾宸宇看到雨嘉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他面前,就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像在揉个孩子似的,然后关心地问道:“伤口恢复得怎么样?”

    “姐夫没瞧见我生龙活虎的样子?”雨嘉活动活动四肢,做出强壮无比的动作,虽然看起来并不强壮。“唐大夫说,姐姐的那个治伤药管用,不然可能好不了这么快。”

    “现在全军都在用墨菡的药方。李院长也说效果不错。”顾宸宇感慨地笑道。因为西药紧张,遇到大的战争,就会出现药品短缺的现象,邢军能打这么多次胜仗,与拥有神秘治伤药有关。战士们伤重的时候,直接吞服那个药粉,会好得很快,李院长曾经说这是奇迹。

    “姐夫,你得感谢我姐。”雨嘉骄傲地挽住墨菡的胳膊,笑道。

    “我们两个之间,不需要说‘谢’这个字。”顾宸宇深地看着墨菡。“我对她的感激不需要用言语表达,墨菡都会懂。”

    墨菡可以说是他的福星,是他们全家人的福星,也是邢军的福星。

    “不知道唐镌在陆军总医院可还适应。”墨菡关心地问说道。她知道唐镌的志向并非当一个军医,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害唐镌被组织上开除,她很抱歉。一个革命者,不该因私人感而影响工作,而唐镌犯错,不是因为革命意志不够坚定,而是因为太她。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报唐镌的深。也许,只能下辈子。

    “我听说全医院没嫁人的小护士都在追他。”雨嘉有些夸张地说道,“可是唐大夫拽都不拽。”

    墨菡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宸宇,怕他嫉妒。顾宸宇笑着耸耸肩:“我发现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

    “得瑟!”墨菡笑着睨了顾宸宇一眼,就别过头,继续喝她的果汁,可是眼角眉梢有些掩饰不住的笑与满足。

    “姐,你说唐大夫会喜欢上那些小护士吗?”雨嘉好奇地问道。她每次去医院找唐镌给她换药,都看他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理都不理那些不断讨好他的小护士。

    “臭丫头思了?”陈和突然出现在雨嘉后,半带调侃半带戏谑地问道。一个多月没见到雨嘉,还真有点想她。他发现,有这么个妹妹在边,还有意思。

    “你才思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雨嘉一边捶着陈和的口,一边下意识看了眼随陈和一起进来的李副官。

    “好心没好报。哥可是在想法帮你!”陈和用力敲上雨嘉的头,豪爽地笑道。

    “我的头又不是铁打的,怎么每个人都喜欢敲我的头?”雨嘉噘着嘴,委屈地嘟囔着。

    “因为你的头好敲。”陈和又敲上雨嘉的头。这一次,雨嘉没有笨得等他敲脑门,她跳到李副官后,像是小孩子终于找到大人一样,委屈地抓着李副官的军装,对他说道:“李副官,陈侍卫长欺负我。”

    李副官回看了雨嘉一眼,淡淡地说道:“陈侍卫长跟你闹着玩。”

    “闹着玩?你看,我脑门都红了!”雨嘉撩起自己额前的头发,说道。她不由自主地做小女儿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到李副官面前,就有种想亲近他,想对他撒的冲动。

    “很疼?”李副官认真地看着雨嘉的额头。

    雨嘉委屈地点点头。

    李副官抬起大手,下意识地去揉雨嘉的脑门,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立刻放下手,尴尬地咳了一下,然后转过,对陈和说道:“陈和,你是男人。”

    “臭丫头找到靠山了。”陈和调侃地叹了口气。

    看着陈和跟雨嘉斗嘴,墨菡就觉得有趣。晚上回到房间,她对顾宸宇说:“你说陈和跟雨嘉是不是好?”

    “什么好?”正在扯领带的顾宸宇淡淡地笑问。

    “你没发觉陈和对雨嘉很好吗?他们俩只要一遇到就开始斗嘴。”墨菡想起雨嘉跟陈和,就想笑。他们俩,看着就像一对欢喜冤家。

    “陈和?我倒不这么以为。”顾宸宇笑得很神秘,“他拿雨嘉当妹妹。”

    “妹妹?”墨菡的意见与顾宸宇不同,“可是陈和很宠雨嘉。”

    “妹妹也可以宠,但永远不可能升级为人。”顾宸宇将军装脱掉后,上前抱住墨菡,他啄了一下她的唇,然后宠溺地劝道,“雨嘉自有属于她的缘分,你不需要替她心。”

    “我把雨嘉当亲妹妹,自然希望她幸福。虽然她才十六,可是已经可以嫁人。”墨菡俏皮地歪着脑袋,想了想,“反正邢军那么多不错的军官,我慢慢给她物色。”

    “慢慢物色。”顾宸宇笑了,“也许……”

    “怎么?”墨菡看到顾宸宇的笑容,觉得很奇怪。

    顾宸宇耸耸肩:“没什么。夜了,你不要总想着别人,该关心关心你丈夫。”

    听到顾宸宇的话,墨菡扑哧一声就笑了。她朝他作了个宫廷礼仪的揖,然后用充满温柔与谦卑的语气问道:“宇少,您要不要吃宵夜?还是要奴婢伺候您更衣?”

    “更衣?直接脱掉更好。”顾宸宇笑着拦腰抱起墨菡,大步走向铺。虽然她怀孕,他不能碰,但是亲吻还是可以。今晚,他要吻遍她全

    ……

    早上,当秦雅芝看到丈夫从冯圆圆房里出来后,表立刻变得冷漠。她忽略他的存在,抬起头,优雅地走过顾霸天。顾霸天急急地抓住秦雅芝的胳膊:“雅芝,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我能怎样想?”秦雅芝用力掰开顾霸天的手,用冰冷的声音说道,“冯圆圆是你的二房,你要进她的房不需要跟我报告。”

    说完,秦雅芝就直腰板,走向楼梯。

    本来要出去的墨菡一打开房门就听到公婆说话,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有些心酸地合上房门,退回卧室。

    豪门贵妇的生活,不知道的人以为会有多风光,其实充满心酸。婆婆在容貌上并不比冯圆圆差,可是就是被抢了丈夫,分了。想起婆婆,墨菡就替她觉得委屈。

    宸宇能忠于她,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幸运。

    如果宸宇像公公那样,弄个三妻四妾在家里,她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她不一定能像婆婆那么淡定。

    她突然发现能嫁个好丈夫,真的不容易。

    “怎么了?”正在系领带的顾宸宇看到墨菡又回到房间,就纳闷儿地问道。

    墨菡看着顾宸宇,心里感触颇多。她笑着走过去,动手帮他整理领带。

    “今天对我这么好?”顾宸宇噙着笑,问道。

    “我哪天对你不好?”墨菡笑着反问,语言间尽现憨。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遇到两个好男人,一个是唐镌,一个是顾宸宇。嫁给顾宸宇,虽然说是错阳差,却让她得到一生中的最。她真的无比幸运。当初她还不断抗拒他,死不承认对他动心,那时的自己真的很傻。

    “都很好,”顾宸宇圈住墨菡已经有些粗的腰,笑道,“只是今天格外好。”

    “我刚发现爸昨晚在二姨娘房里过夜,所以突然发觉自己很幸福。”墨菡把脸搁到顾宸宇前,感慨地笑道。

    “我发誓我不是个会三心二意的男人。在我着你的时候,我不会碰别的女人。绝不!”顾宸宇信誓旦旦地说道。

    他知道爸的风流多伤妈很深,旦凡对丈夫有的女人都会受不了这个。他会努力不让墨菡伤心。

    “那请问,你什么时候不再我?”墨菡俏皮地笑问。其实她心里毫不怀疑顾宸宇,她知道他不像公公那样风流,他会做个好丈夫、好爸爸。

    顾宸宇像是在思索这个问题,环着墨菡的腰,沉吟了半天:“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先欠着,等我有了答案再告诉你。”

    “你敢!”墨菡用力踩了顾宸宇一脚,然后充满威胁地说道,“你敢变心我就带着咱们女儿改嫁!”

    “不行!”顾宸宇立刻霸道地命令,可是命令完,他的声音立刻变柔,听起来深款款。“老婆,Euteamoparasempre。”

    “我要听国语版。”墨菡不知足,憨地笑道。这句话虽然听他说了好几次,可是她觉得还是听国语版的倾诉更让她感动。

    顾宸宇咳了一下,有些不太自在。他不是那种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表白已经是他的极限,要他用中文说,他真有些张不开嘴。

    “你就满足我一次。”墨菡摇着顾宸宇,半带撒半带乞求地说道。

    “听好了。我就说一次。”顾宸宇清了清喉咙,郑重地看着墨菡,“我……你一生一世。”

    “Euteamoparasempre。”墨菡笑着回应。顾宸宇都向她表白了,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再矜持。有时候,女人也该主动一点。

    顾宸宇惊喜地看着墨菡,他没想到墨菡会向他表白,而且还是用法语:“你偷师?”

    “在法国旅游的时候,我专门找导游学的。怎么样?我这个学生学得不错吧?”墨菡骄傲地笑问。

    “资质不错。”顾宸宇吻吻墨菡的唇,笑道。

    ……

    陈和陪着顾宸宇到女子特别行动小组视察,看到雨嘉正有模有样地跟着一群女兵在那里练习博斗术,他笑着朝雨嘉摆摆手。

    雨嘉看到他们,就叫队友们继续练,然后跑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姐夫,陈侍卫长。你们怎么来啦?李副官呢?”

    虽然说李副官负责组建的特别行动小组,可是他却并不常现,负责训练他们的是29团魏团长。尤其是李副官跟顾宸宇去欧洲之后,她就很少再看到他。昨天在督军府看到他时,她特别激动。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竟然特别想跟李副官亲近。是不是因为他总像个大哥一样保护她?

    “去找魏团长,问你这些天有没有偷懒。”陈和敲了一下雨嘉的头,半开玩笑地说道。

    “姐夫,你管管陈侍卫长!他又敲我头。长此下去,我会被敲傻。”雨嘉捂住自己的额头,委屈地抗议。

    顾宸宇用一种在看小孩子闭嘴的表看了一眼两人,说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

    “宇少?”陈和无奈地张大嘴。宇少是说他不成熟?他好歹也二十三了,当了六年兵,现在还是宇少的侍卫长。他认为自己很成熟。“不成熟的是臭丫头,宇少别把我跟她扯一起。”

    这时,李副官正好过来,他看了一眼陈和,淡定地说了句:“只有不成熟的人才说自己成熟。”

    “李副官,你真不够哥们儿!”陈和不满地用力捶中正在看雨嘉的李副官口,害得对方后退了一大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气有些大,赶紧拉住要摔倒的李副官。

    李副官无奈地摇摇头:“难道是我老了?”

    雨嘉怕李副官伤心,赶紧顽皮地抱住他的胳膊,美地笑道:“李副官才不老。是陈侍卫长太鲁莽。”

    说完,雨嘉还冲着陈和做了一个鬼脸。

    陈和正要辩解,顾宸宇就开口说话:“祈安,魏团长怎么说?”

    “他说整个小组里最有潜质的人是周茉莉,18岁,清城县人,博斗术厉害,只是枪法还需要训练。”李副官如实回答,说完,他看了雨嘉一眼。

    雨嘉俏皮地笑道:“我不会嫉妒,因为每次我都跟她打成平手。你夸她就是在夸我。”

    “脸皮真厚!”陈和捏着雨嘉的脸颊,戏谑地说道。

    李副官看到他们两人,没作解释,只是转过头,看着顾宸宇。

    “告诉魏团长对女子行动小组的成员不要手软。”顾宸宇看着远处正在训练的女兵,颇有深意地说道,“半年后,我要看到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

    “是。”李副官弯下腰,恭敬地点点头。

    ……

    虽然墨菡不是一个喜欢应酬的人,可是为督军府少夫人,仍免不了会有些应酬,或者说有好多人想巴结她,讨好她。有些人借着她怀孕的理由,会带些保胎养的补品,前来看望她。因为不太擅长交际,所以墨菡会让婆婆陪着她。秦雅芝总是得体地招待所有来访贵客,让墨菡很是佩服。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锻炼得跟婆婆一样,优雅、得体、淡然而不失礼貌。与人打交道,其实是最深奥的一门学问。她觉得比她救治病人要来得困难。

    在送走某军军长跟夫人后,墨菡松了一口气:“妈,我觉得当豪门贵妇好难。要记住那么多不同的脸,还要学会跟他们说官腔。”

    “不习惯就不要说。宸宇的就是你真实的一面。”秦雅芝笑道。

    “我觉得应付这些高官贵妇比我跟病人打交道都难。”墨菡感慨地说道。她当护士时也要与许多人打交道,可是那不一样。她可以说自己是个称职的护士,多难缠的病人跟家属,她都能用真诚的态度摆平一切。可是跟这些不说正常话的官员跟富豪打交道,她也要学着说些言不由衷的官场话。她觉得自己的笑容很虚伪,就像戴着面具一样。可是这又是必须的。客人来看她,她总不好给人摆一张晚娘脸,而且对方还都是非富即贵的人。

    “慢慢会习惯。”秦雅芝端起茶杯,一边浅啜,一边笑道。“我以前也不擅长这些,尤其是刚嫁给霸天那阵。可是随着他的官位越来越高、权势越来越大,我的应酬越来越多。突然有一天我就发现,自己竟然变得八面铃笼了。”

    “妈有天赋。”墨菡看着婆婆,感慨地说道。

    她知道婆婆嫁给公公的时候,公公还只是一个小军官,那时候的他们,非常相。可是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当冯圆圆出现后,之前所有的海誓山盟全都变了。墨菡不知道如果份互换,她变成婆婆,她是否能跟婆婆一样坚强。

    “对了,宸宇生快到了。”秦雅芝淡雅地笑着,提醒墨菡。她的婚姻生活不幸福,所以就特别希望儿子儿媳不要变得像自己这样,她希望这两个孩子的感不要有波澜,能一直相,直到老去。

    “是不是三月初八?”墨菡问道。宸宇从来不说他的生,似乎是怕她没准备给他庆生,回头会失望吧?她早就想好给他的惊喜。

    “嗯。”秦雅芝点点头。她满意地看着墨菡。墨菡没有问过她,就知道宸宇的生,说明她对宸宇很用心。知道两个孩子相,她很高兴。宸宇那么墨菡,一定不会重蹈她与霸天的覆辙。

    墨菡神秘兮兮地笑了。她没有告诉秦雅芝自己的打算,因为她要给宸宇惊喜,所以不能泄露这个秘密。

    “如果你们想过二人世界,我可以安排。”秦雅芝优雅地笑道。只要儿子儿媳妇高兴,她可以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

    “可以吗?”墨菡有些惊喜。她突然有此希望过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生

    “当然可以。我来安排。”秦雅芝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