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姑姑!”楚一飞从车上钻出来,一看到墨菡就立刻兴奋地扑向她,“姑姑,给我买新衣服了。你看。”

    “这么多新衣服!”墨菡看到楚一飞手中提的大袋小袋的衣服,婉约地笑道。

    “我也有。”齐格儿走过来,献宝似地显摆着自己的新衣服。

    墨菡摸摸两个孩子的头:“很喜欢飞儿跟格儿。”

    “我们也喜欢。”齐格儿的笑声格外清脆,如银铃一般。“是我见过最好的贵夫人。”

    自从成为孤儿,她就尝尽世态炎凉,那些贵夫人们一个个眼睛长到天上,从来没有人会关心孤苦无依的她。

    “格儿这张小嘴!”秦雅芝优雅地走进来,听到齐格儿的话后,便开心地笑起来。

    “格儿说的是实话。”齐格儿看向楚一飞,见他只知道看着自己连句话都不说,就用力踢他一脚,“你倒是说句话。”

    “格格姐姐说的都对。”楚一飞顽皮地笑道。“比二强多了。”

    “那个二成天只知道教训人。”齐格儿撇撇小嘴。她向来不喜欢说假话,好就是好,不好她也不会说好。“黑贝的伤到现在都没好,全是被她害的!”

    “一会儿咱们去给黑贝换药。”墨菡笑着提议。

    现在黑贝几乎成了两个小家伙的玩具,想想那么凶悍的一只牧羊犬竟然被两个小家伙征服,她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黑贝是天生慧眼吗?竟然能自动分辨友敌。

    “好啊!”齐格儿兴奋地拍手,两只漂亮的大眼如夜晚的星星,不断眨动。“飞儿弟弟,咱们回房放衣服,一会儿去找黑贝。”

    楚一飞点点头,被齐格儿拽着上了楼。

    “我觉得咱们飞儿有点喜欢格儿。”秦雅芝看着两个孩子牵着手的背影,优雅地笑着提醒墨菡。

    墨菡会意地点头:“我也看出来了。飞儿一遇到格儿就变得迟钝。”

    她知道一飞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遇到格儿时总是迟钝得像突然变笨了似的,不是因为喜欢还能是什么原因?要说格儿这孩子也的确漂亮可格还很乖张,连她都开始喜欢格儿了。

    ……

    李副官突然出现在雨嘉的房门口,他敲了一下门:“雨嘉,能出来一下吗?”

    雨嘉这时正在洗头,听到李副官的话,她在头上围了条大毛巾,就跑到门口:“我在洗头,李副官,你要不进来等我?”

    李副官看着雨嘉清纯的小脸,不自在地摸了一下鼻子。人家雨嘉不在乎男女有别,若他表现得很介意,会让人误会他想怎样。为了证明自己心无杂念,他便大方地走进雨嘉的单人宿舍。这宿舍跟其它侍卫的房间差不多,简单得只有一张军、一个桌子、一个衣柜。李副官倚着桌子,翻着桌上的历。还有几天就要过节,他突然发现时间过得真快。

    雨嘉匆匆洗干净头发,就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回过,看着李副官:“李副官,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你那天说绿宝石发簪,是怎么回事?”李副官关切地注视着雨嘉的眼睛,希望她不会欺骗他。

    “那个啊……”雨嘉犹豫地眨着眼睛,督军那天反常的行为其实她一直很疑惑,可是她不知道该不该说,“我跟督军那天看到过一个女人发髻上插着的发簪跟墨菡姐姐的一模一样。可是督军说那不是墨菡姐姐。”

    “你是说督军看到戴着绿宝石发簪的女人,却没追上去盘问?”这一回,换李副官吃惊。这不正常。督军开着车满大街找少夫人,为什么看到可能的人选,他反而避开了?

    “对啊。督军很坚定地说那不是墨菡姐姐。”雨嘉噘了噘小嘴,疑惑地说道。

    按常理,督军应该叫司机将对方的车拦住,确认一下,结果督军却什么也没做,反而让司机拐弯去别的地方继续找。

    李副官嗅到一股异常的味道。他问雨嘉:“你记不记得那辆车的车牌号码?”

    “不记得。”雨嘉放下毛巾后,摇摇头。

    “谢谢。”李副官向雨嘉道谢,他觉得雨嘉的话里藏着许多东西。

    “就这样?”

    “什么?”要离开的李副官不解地转

    “要谢人得拿点诚意出来吧?一块油蛋糕!”雨嘉俏皮地笑着,对李副官竖起一根手指。

    “要不要加巧克力?”李副官无奈地苦笑。雨嘉还跟个孩子似地纯真。

    “如果你想破费的话,我不介意。”雨嘉顽皮地吐吐舌头。

    李副官突然咽了一口唾沫。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雨嘉可还是个孩子。

    “跟我来。”他看了一眼雨嘉红扑扑的小脸,淡漠地命令。

    这是一家西点店,专门出售各种西式糕点,是个英国人开的店。对方一看到李副官他们进屋,就立刻地上前,用他那蹩脚的中文介绍店内的产品。

    “一块巧克力黑森林蛋糕,两个葡式蛋挞,一个……”李副官点了一大堆糕点,像是在宠孩子似地,笑着问雨嘉,“够不够?”

    “够了。”雨嘉赶紧点头。他要那么多糕点,她一个人哪里吃得完?

    李副官坐在桌旁,一边抽着香烟,一边研究着雨嘉的吃相。瞧她兴奋得像吃法国大餐一样的表,他就想笑。孩子毕竟是孩子,几块糕点就能哄笑了。

    ……

    唐镌提着几样礼物走进督军府,看到墨菡迎上来,立刻将礼物倒左手上,用右手与她握了一下:“墨菡,我来替我妹妹向你赔罪。”

    “都过去了,唐镌,你不需要自责。”墨菡明事理地说道。那天的事,她已经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错不在唐镌,他也是个被害者。对他们两个下(啊啊)药的人是唐镌的妹妹唐锦西,他并不知道。不知者不怪。她没有理由责备唐镌。

    “如果不是因为锦西,你也不会被范斯岑掳走,差点发生可怕的事。墨菡,我必须跟你说声对不起,虽然我知道一句对不起根本于事无补。”唐镌愧疚地看着墨菡。如果那天墨菡被范斯岑糟蹋了,他会自责一辈子。

    “我说了,都过去了。我不怪你。”墨菡对唐镌摊了一下手,“别站着,坐下聊。”

    “你那天之后,还好吧?”唐镌认真地看着墨菡的脸色。他不了解顾宸宇的为人,不清楚他会不会因为愤怒而伤害墨菡。

    “嗯。宸宇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他对我很好、极好。”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的真实,墨菡用力点了几次头。

    “那就好。”唐镌有些失落地看着墨菡。墨菡对顾宸宇竟然有那么高的评价,看来自己再拼十年也拼不过顾宸宇。他不明白明明是自己先上墨菡,为什么却被顾宸宇打败,输得这么突然,而且还输得那么彻底。

    “唐镌,你要在邢郡待多久?”墨菡关心地看着唐镌。他上次说要去上海执行任务,可是却在邢郡遇到他。不知道他来邢郡是不是因为任务,他要什么时候回上海。“什么时候回上海?”

    “也许……我也不知道。墨菡,我被组织开除了。”唐镌痛苦地闭上眼睛,把斯文透气的俊脸埋进掌心中。“我一心要参军,可是他们不让我上前线。我正跟上级领导发生矛盾时,知道了你结婚的消息,我不顾一切就跑来邢郡。领导一生气,就告诉我,永远也不需要回去了。”

    “怎么会这样?”墨菡诧异地愣住。她没想到自己会是让唐镌被组织开除的原因。她有一种罪恶感。“不能好好解释一下?”

    “不需要。”唐镌摇摇头。“我本来就不喜欢做后勤,他们不让我上前线打仗,我就换个队伍。”

    “唐镌,对不起。”墨菡难过地自责着。“如果我能帮上你什么忙,你尽管说。”

    “不要说对不起。你不我又不是你的错。我想,一定是我不够好。”唐镌的笑容里有太多苦涩与落寞。

    “不是你不够好,是我没福气。”墨菡赶紧阻止唐镌的话。

    “不要再说这个。”唐镌将手中的礼物放到墨菡面前,“这些是我专门为你买的,补体的东西。”

    “唐镌,谢谢。”墨菡感激地眨着美眸,眼眶有些湿润。

    唐镌总是这样,把错都往自己上揽。明明移别恋的人是她,该说对不起的人也是她。

    “哦!我说这是谁啊?”冯圆圆突然出现在楼梯口。她一脸嘲讽地看着楼下的唐镌跟墨菡:“姘头都跑到督军府了,这胆儿也太在了吧?”

    “二姨娘,请你说话干净点!什么叫姘头?”墨菡气愤地站起,指责地看着冯圆圆。

    “不是姘头,那是夫?”冯圆圆继续冷嘲讽。

    她没能把墨菡给整治了,心头正恨着。没想到这唐镌竟然有胆跑督军府来。这人脸皮够厚。

    “二姨娘,请你说话干净点!什么叫姘头?”墨菡气愤地站起,指责地看着冯圆圆。

    “不是姘头,那是夫?”冯圆圆继续冷嘲讽。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