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什么?你们要让我用谎言欺骗墨菡跟顾宸宇,混进邢军?”唐镌错愕地看着自己的同志汪品川。组织上命他来邢郡没说是什么目的,他在邢郡待了几天也没接到任务,他正纳闷儿着,组织上就派人来跟他接头。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组织派给他的任务是让他打入邢军内部。

    “有时候,为了正义我们需要说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谎。唐镌同志,我们这也是考虑再三,觉得与顾少夫人有深厚友谊的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汪品川拍拍唐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劝道,“唐镌同志,你可以拒绝,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接受这个光荣的任务。”

    “为什么?”唐镌不很明白地问道。

    “我们查出本人似乎在秘密筹划什么事,而这件事与顾霸天有关。唐镌同志,这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不是儿戏。为了国家跟民族的利益,希望你能顾全大局,将个人感放一边。”汪品川认真地看着唐镌。这两天他们对唐镌做了详细的调查跟考验,发现他非常适合这个任务。因为与楚墨菡的感,他很容易打入邢军。昨天发生的事,又证明了唐镌高贵的品质。不只是组织上,估计连顾宸宇也会对唐镌产生信任与好感。

    “请组织上放心。我唐镌一切都会以工作为主,不会让个人感影响到工作。”唐镌立刻立正,站直,向组织上保证。“这个任务我唐镌接了。”

    “不需要这么严肃。”汪品川和蔼地示意唐镌坐下。“我来跟你请一下你具体要做的事。”

    唐镌点点头,坐下。

    ……

    墨菡依偎在顾宸宇前,绯红着脸颊问道:“宸宇,你说我们在外面待了一夜,回家会不会被人笑?”

    昨天那种况,任谁都会知道他俩在酒店里做了什么事。她觉得自己越近家门,越是怯。就怕一进府,府里所有人都拿异样的目光看她。

    “要笑就笑。我们又没做犯法的事。”顾宸宇无所谓地说道。他们是夫妻,夫妻恩别人有什么理由取笑他们?顶多就是羡慕嫉妒,对了,还有恨。“好了,别想那么多。到家了。要不要我抱你下去?”

    “不要!再被你抱进去,我一个月都不要出屋见人。”墨菡红着脸说完,就打开车门迅速跳下车。

    顾宸宇怕她动作太剧烈伤到腹中的宝宝,赶紧也跟着下车。他绕过车头,上前扶住她:“都怀孕的人,还不知道注意。”

    “我自己可以走。你放开我。”墨菡看到门口的警卫跟佣人都在用暧昧的表看着她,就立刻羞涩地推着顾宸宇。

    顾宸宇笑着抱起楚墨菡,不给她抗议的机会,大步朝别墅走去。

    “顾宸宇!”楚墨菡不满地用拳头捶着顾宸宇的膛,大声抗议。她越怕被人取笑,他越要做出这种亲昵的举动。她真要一个月别出屋了。整个督军府的人都知道他们俩昨天做什么了。虽然说他们是夫妻,可是被人下了(啊啊)药,想也知道,做那种事会有多激烈。想起昨天的缠绵,她到现在还脸红,不好意思见人。

    “于嘉”一听到墨菡回来了,立刻兴奋地冲出去,忘记要掩饰自己的份。墨菡原本没注意到门口冲出来的小侍卫,是“于嘉”那句“墨菡姐姐”让她吃惊,会叫她“墨菡姐姐”的没有几个。她扭过头看向“于嘉”,一个个子小、清秀的短发小男生映入她的瞳眸。她咋一看没认出雨嘉的份,只是觉得对方看着脸熟。顾宸宇发现她在注意一个小警卫,便也顺着目光望去。“于嘉”这时候才发觉自己失态,她赶紧捂住嘴,只露出一双明丽的大眼,慌乱地跑进屋。

    “站住!”

    顾宸宇充满威严的声音突然从她后响起,吓了“于嘉”一跳。她惶恐地转,仍旧捂着半张脸,朝顾宸宇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用伪装得低哑的声音说道:“宇少。”

    “放下手!抬起头!”顾宸宇冷肃地瞪着“于嘉”。这个小侍卫不对劲,他必须搞清楚原因。他可不想督军府埋着一个隐患。至于这个小侍卫是不是“隐患”,需要确认。

    “宸宇,你别这么凶。”墨菡从顾宸宇的臂弯中滑下地,然后走到“于嘉”旁,温柔地笑道,“小兄弟,不要怕。宸宇不会吃人,他只是想看看你的脸。”

    “于嘉”眨动着的清眸从指缝里看着墨菡。墨菡朝她点点头,鼓励地笑笑。

    刚将车停好的陈和冲进来,看到宇少在瞪着“于嘉”,有些不明所以。他走到“于嘉”旁,用力敲了一下她的脑门:“臭小子,你是不是冲撞宇少了?”

    “没有。”“于嘉”赶紧举起一只手发誓,她小声对陈和解释,“宇少要……要看我的脸。”

    “那就给他看。”陈和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于嘉”今天真奇怪,捂着脸不让人看为嘛?“又不是女人,你扭捏什么?”

    “于嘉”看了眼一脸冷肃的顾宸宇,再看看温柔的墨菡,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了,她索豁出去,闭上眼睛,撤掉双手,让在场三个人看个仔细。他们要是认不出来,是她幸运,认出来,她顶多就是被开除。她不会伪造个份重新入伍吗?

    当墨菡看清“于嘉”的脸后,惊讶地张大嘴:“雨嘉?你是小雨嘉?”

    听到墨菡的惊呼,雨露知道自己这男扮女装参军入伍的事算是彻底漏馅了。她嘿嘿两声,冲着墨菡和顾宸宇弯弯腰:“姐,姐夫。”

    “雨嘉,没想到真是你!你怎么这副打扮?”墨菡扯过雨嘉上下打量。这小丫头头发一剔还真有点像假小子。

    “我要当兵,他们不要女人,我只好把头发剔了。姐,我现在枪法练得可准了。”雨嘉俏皮地笑道。

    “邢军没有女兵?”墨菡回过头,看着顾宸宇。

    “打仗是男人的事。”顾宸宇回道。他不是大男人主义,而是觉得女人就该被保护,那种打打杀杀、出生入死的事就让男人做。要不然,上帝制造男人做什么?

    “谁说打仗只是男人的事?女人也可以。”雨嘉不满地噘起小嘴抗议。

    “就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陈和不敢苟同地看着雨嘉。他早就觉得“于嘉”不对劲,一点男人的威猛颈都没有,反而滴滴地像个可的小丫头。原来她本来就是丫头。

    “小细胳膊小细腿又怎么了?我一样可以杀男人。”雨嘉不服气地瞪着陈和。

    “吼吼!杀男人?”陈和用手扇动着,像是非常不相信雨嘉的话。

    雨嘉被他瞧不起很是生气,二话没说,冲上去就开打。

    “哟!你来真的?”陈和呵呵笑着跳到后面,看到雨嘉还想比试,就开始卷衣服袖子。

    就在两人开打时,李副官慢悠悠地走进来。他淡漠的眸子扫了陈和跟“于嘉”一眼:“这两个人怎么搞的?”

    “过招呢。”墨菡笑着说完,就走进客厅,坐到沙发上,开始当起观众。

    “姐,他欺负我!”被陈和的手碰到腰的雨嘉,气恼地打起小报告。

    陈和红着脸收手,尴尬地咳了一声:“雨嘉,我不是故意的。你别乱扣帽子。”

    雨嘉朝陈和做了个鬼脸,就跑到墨菡旁,撒地扑进她怀里:“姐,我是不是很厉害?”

    “你怎么学会擒拿术的?”墨菡有些纳闷儿地问道。

    “跟老爹学的啊。你忘了,他年轻的时候可是天桥卖艺的。”雨嘉得意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墨菡恍然大悟。她都快把老爹的份给忘了。老爹能把雨嘉这几个孤儿拉拔大,就是靠着自己那点杂耍的本事,只是后来岁数一大,满的病,便再也没能力挣钱。她认识老爹也是因为看他在天桥表演时累得吐血,她赶紧扶他回家。就这样,她认识了老爹跟雨嘉他们几个孤儿。

    “姐,你帮我劝劝姐夫,别开除我。”雨嘉贴到墨菡耳边,悄悄耳语。

    “其实不当兵也没关系,督军府多双筷子也没什么。雨嘉,你就跟姐姐住一起吧。姐姐以后会照顾你。”墨菡关心地说道。

    雨嘉要说也快十六了,丫头大了,再过两年都可以找个好人家嫁了。她这个姐姐不能白当,一定要给雨嘉找个值得信赖的男人。

    “可我想当兵。”雨嘉摇着墨菡的胳膊,憨地央求着。“姐,你帮帮我。”

    墨菡抬起头,看向顾宸宇,用目光询问他。顾宸宇只是挑了一下眉,却没有回应她的暗示。

    “雨嘉?确定不是‘于嘉’?”终于搞清楚状况的李副官错愕地问道。他这一次认真地端详起雨嘉。尖尖的下巴,鹅蛋脸,樱桃小嘴,闪着俏皮光芒的大眼……这孩子的女特征这么明显,他跟陈和两个笨男人竟然没有发现。李副官不抹着额头,为自己的粗心而自责。幸亏雨嘉无害,若她是个卧底的间谍或杀手,可就要闯大祸了。

    “祈安,你说要建支女子特别行动队如何?”顾宸宇一边看着雨嘉,一边征询旁李副官的意见。

    “女子特别行动队?有点意思。”李副官赞同地点点头,“宇少,我觉得可行。”

    邢军女兵也不是没有,但是少得可怜。女兵稀有的细心与柔是男兵所缺少的。

    “那就这么决定。由你负责。”顾宸宇说完,就走进客厅。

    李副官错愕地指着自己的脸。由他负责?这种事不是由陈和负责更合适?

    顾霸天从书房出来,看到儿子儿媳愣了一下。他掩饰着自己的不安,用力咳了一下:“回来了!”

    “爸。”墨菡微红着脸,跟公公打了声招呼。昨天因为自己不加考虑就去赴约,搞出那么多事,回家的路上,听陈和说昨天整个邢郡的警察全部出动寻找她的下落,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见人。

    顾霸天咳了一下,敷衍地说了句:“回来就好。以后再出去记得叫上侍卫。”

    “好的,爸。”墨菡点点头。

    平时喜欢叽叽喳喳的雨嘉今天一直没说话,她看着墨菡发髻上的绿宝石发簪,皱起眉头。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