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墨菡叫了一辆黄包车,告诉对方咖啡馆的名字,就坐上车,直奔咖啡馆而去。她没有看到后跟着两名警卫,可是冯圆圆却看到了。她给了管家一个眼神,管家立刻会意。

    两名警卫看少夫人坐上黄包车离开,赶紧撒开腿追。暗巷里,有个人举着枪瞄准一名警卫,冷血地抠动扳机,毫无防备的警卫小腿中枪,摔到地上。同伴上前搀扶时,也中了冷枪。神秘人见两名警卫倒在街上,便迅速隐,消失在暗巷。两名警卫疼得捂着流血的伤口,望向枪声处,却没看到一个人影。

    “少夫人……怎么办?”一名警卫咬着牙问道。

    “咱俩……都伤成这样了,就算……少夫人……出事,陈侍卫长也……不会责怪咱们。再说……也不可能……那么巧,少夫人才……出次门就出事。放心。”另一名警卫安慰道。

    这时,“于嘉”陪着顾霸天从外面回来,她一看到两名倒地的警卫,立刻叫司机停车,车一停她就跳下车跑过去:“小张、小王,你们俩怎么了?”

    “被一个……神秘人攻击……我们俩都……中枪了。”

    “于嘉”用力拽着,想把一名警卫拽起来,奈何她力气太小,根本拽不动。这时顾霸天也走过来,他跟副官陆成海一人扶起一个,架到自己的车上,然后吩咐陆成海先将两名警卫员送到陆军总医院。

    “怎么回事?”顾霸天拧着浓眉,霸气地问道。

    一名警卫看到顾霸天那肃冷威严的脸,就吓得不敢开口。另一名只好解释:“我们也……莫名其妙,突然就中枪了……。”

    “你们的任务?”顾霸天听到这里,立刻心生警觉。

    “我们是宇少……留下来……保护少夫人的。少夫人出门,我们想……跟去保护,才没跟多远……就中了枪。”

    “停车!”顾霸天听到警卫的话,立刻叫司机停车。他对陆成海说道:“成海,你直接送他们去陆军总医院。于嘉,下车!”

    “于嘉”听到顾霸天的话,立刻跳下车。

    她隐约发觉要出事。会不会跟墨菡姐姐有关系?

    她这些天尽量避开墨菡姐姐跟姐夫,就算遇到她也会低下头,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脸。不过她现在这副头发短得贴着头皮的样子,姐姐跟姐夫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发觉到墨菡姐姐要出事,她的心里很急。

    “督军,少夫人不会出事吧?”“于嘉”一脸担忧地问道。

    “乌鸦嘴!”顾霸天用力敲了一下“于嘉”已经拆掉药线的额头,挑眉问道,“你很希望出事?”

    “哪有?”“于嘉”揉着自己的额头,委屈地撇撇小嘴。

    顾霸天招了一辆出租车,命令“于嘉”赶紧上车。“于嘉”坐上车,东张西望,却根本找不到载着墨菡姐姐的黄包车。她好奇地问道:“督军,前面好几条叉道,这要怎么找?”

    “咱们回府的路上,我隐约看到载她的黄包车在前面路口左拐,顺着那里往下找便是。”顾霸天表格外严肃。当时看到墨菡,他并没什么想法,他不会无聊到管束家中人的自由。在看到负责保护墨菡的侍卫受伤,他才意识到事的严重。第六感告诉他,墨菡要出事,可他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正等着她。

    ……

    墨菡到咖啡管的时候,唐镌似乎已经在那里坐了许久。她充满歉意地走过去:“唐镌。”

    唐镌不知道是被雪茄呛到,还是因为墨菡的突然出现而被吓到,不断咳嗽。

    “不会吸烟就不要吸。”墨菡坐到唐镌对面,看着他被呛到流泪的双眼。即使如此狼狈,唐镌的脸依然很吸引人。

    唐镌将雪茄掐断,丢到烟灰缸,有些自嘲地说道:“我这个人太笨,有些东西总也学不会。”

    “没人规定会吸烟才像男人。”墨菡温柔地看着唐镌。“你不是去上海执行任务吗?怎么会来滁州?”

    “因为看到报纸上你结婚的消息,因为心痛,因为我你,我不顾一切地跑来找你。”唐镌的双眼盛载着滔天的剧痛,他的就如同深冬清江河口那奔涌的飞瀑,还未落地已经被冻成一串串冰柱。

    墨菡从他充满痛楚的双眼看到他被撕裂的心。她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撕裂他心的刽子手。就在她考虑着如何道歉时,侍者送来一杯咖啡,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在鼓足勇气后,才开口劝唐镌:“唐镌,不要为我痛苦,我不值得。”

    “你……幸福吗?”唐镌看着墨菡,认真地问道。

    如果她觉得不幸福,破除万难他也会把她夺回来。只要她一句“我不幸福”。

    “唐镌,我知道我说这话很伤人,可是我必须告诉你,我很幸福。唐镌,对不起。”墨菡将手中的心形吊坠放到桌上,然后轻轻推到唐镌面前,“我不配再拥有你的东西。”

    “是不屑拥有吧?”唐镌自嘲地笑了。他拿起吊坠,打开,神色迷惘地看着里面那张保存完好的照片。

    “唐镌,你不要妄自菲薄!”墨菡眼里含着愧疚的泪水。她的确伤到唐镌。“你明知道你有多么完美。是我配不上你,我辜负了你的。唐镌,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唐镌突然承受不住地大吼,吼完之后,他就恢复冷静,他抓了一把头发,痛苦地甩了一下头,重新抬起头后,俊美的脸部已经恢复平静。“不要说对不起。感的事谁也不能强求。祝你幸福。”

    唐镌说完,合上手中的吊坠,强迫自己起,离开。

    墨菡说她很幸福,他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此时离开,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墨菡含着眼泪,看着唐镌直的背。唐镌,一直是如神祇一般存在于她心中的男人,即使不再他,她对他的崇拜之也丝毫未减。他绝决地离开不是因为他不她,而是因为他的伟大。唐镌没有不择手段地争取她,甚至没有因为她背叛誓言而说一句苛责她的话,这让她更加愧疚。

    对他的愧疚,此生恐怕无法弥补。这份愧疚会如影随形跟着她一辈子,折磨着她那颗装不下两份的心。她只能一个,而那个人是顾宸宇。

    也许是出于愧疚,也许是因为难过,墨菡把面前的咖啡当成苦酒,一口气全灌进去,然后她就坐在那里,久久未动。

    坐在咖啡馆外面的福特里观察的唐锦西看到哥哥从咖啡馆出来,立刻跳下车迎上去:“哥,你怎么出来了?”

    “我的事你不要管!”唐镌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带着斥责的语气说道。

    他从妹妹那里要来顾家的电话号码,不是为了抢回墨菡,只为了看她过得好不好。所以他不希望妹妹瞎掺和。

    “你不让我管你怎么得到楚墨菡?我这是在给你制造与楚墨菡相处的机会。你赶紧回去!”唐锦西有些急切地说道。

    “我说了,我的事你不要管!你赶紧回滁州!”唐镌推开妹妹的手,就要离开。

    “你不回去楚墨菡会有危险,因为我让人在她的咖啡里下了药。”唐锦西傲慢地昂着下巴,对哥哥大声喊道。

    “你说什么?”唐镌倏地转,在看到唐锦西点头后,他低声诅咒了一下,就立刻大步跑回咖啡馆。

    他跑进咖啡馆,看到墨菡正趴在桌上,头微微摇动。他赶紧跑过去,将她扶起来,一边拍着她的脸一边喊她的名字:“墨菡,醒醒!”

    “唐镌……对不起……不要恨我……”楚墨菡痛楚地皱着眉,头一歪,倒进唐镌的怀里。

    唐镌焦急地拍着她的脸,见她越来越迷糊。当她嘴里说,动手解着旗袍领口的扣盘时,他知道要坏事。他赶紧抱起她,大步跑出去。

    冯圆圆拿着相机从暗的角落里走出来,脸上露出邪恶的冷笑:“楚墨菡,想不到你也会‘偷’。证据充足,我看你怎么辩解。”

    她手里这些照片足够楚墨菡喝一壶。

    她不开始佩服自己的足智多谋。

    ……

    顾宸宇怀着急迫的心,催促李副官赶紧开车。去128军巡视三天,他感觉像过了三年。难道古人云:一不见如隔三秋。到浓时,相的人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守在一起。分离三天,他真想立刻飞回墨菡边。

    当车停在督军府门口,他没等李副官为他开门,自己打开车门跳下去就往里面冲。他解着军装的扣子,看到母亲,只打了声招呼就要上楼。

    正在客厅里急得直跺脚的秦雅芝一看到儿子回来,立刻拽住他,阻止他上楼的步伐:“宸宇,出大事了。”

    “怎么了?”顾宸宇疑惑地看向母亲。有什么天大的事,会把母亲吓到脸色苍白?

    “刚才成海打来电话,说保护墨菡的两名保镖被人打伤,现在还在医生抢救。你爸已经去找墨菡。可是邢郡这么大,我怕你爸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秦雅芝焦急地解释。

    “姑父,你一定要找到姑姑。”楚一飞抱住顾宸宇的大腿,一脸担忧地央求。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