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唐镌穿着一浅色西装,外面了一件灰色大衣,提着行李箱走出火车站。他站在报刊亭旁,买了份报纸后谨慎地四处看了一下,见没人跟踪,才招了辆黄包车。他怀着一腔血参军,本想上前线革命,没想到却错阳差成了地下工作者。这次组织上派他到邢郡执行任务,恐怕要待很久。对他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这里离滁州近,如果他想墨菡的时候,可以回去看看她。不知道她最近可好,想起墨菡,唐镌那俊逸的脸上就露出儒雅的浅笑。

    住进组织上为他安排的住处后,他洗了个澡,才坐到沙发上看那份他在火车站附近买的报纸。毕竟要在这里工作许久,所以他要先了解一下这里的况。当他打开报纸,看到某一版用了半个版的篇幅介绍“宇少大婚”的消息。原本他并不在意,可是当他看到照片上的“顾少夫人”时,差点跳起来。他双手颤抖地拿着报纸,不敢置信地看着照片中嫣然浅笑的墨菡。

    “不可能!”唐镌用力摇头。他的“墨菡”应该正在滁州等她。可是报纸上清楚地写着“楚墨菡”这个名字。唐镌俊秀的眉拧到一起,脸色变得格外苍白。

    他不明白墨菡为什么会背弃他们的诺言,那么灿烂地笑着依偎在顾宸宇边。滁州火车站那一吻他始终记得,她他。可是为什么如此不起考验?只两个月时间,她就心甘愿嫁给别人,还看起来非常幸福。

    生平第一次,唐镌绪失控。他将报纸撕个粉碎,那一片片碎片,一如他已经碎裂的心,散落一地。

    突然,他用那握惯手术刀的手用力捶向茶几,声音沙哑地大吼:“墨菡,为什么?”

    为什么?她明明说他,承诺会等他,却连几个月都没能坚持下来。

    这就是她给他的承诺?

    他抓起外就冲出住处。他要去找墨菡问问,问她为什么不等他?

    ……

    墨菡摸着侄子与齐格儿的头,温柔地笑问:“今天玩得高兴吗?”

    “嗯。”楚一飞用力点头。虽然来邢郡好几次,可今天却是他第一次有机会欣赏这个城市的美丽。今天姑姑姑父带着他和格儿玩了一天,他们看了电影、吃了大餐,姑父还带他们坐着游轮围着邢郡转了一圈,清江像一条美丽的缎带从邢郡的城市中心穿过,两条支流就像缎带上的蝴蝶结,点缀着这座城市。他第一次发现邢郡好大,几乎是滁州的四五倍,它的繁华更是滁州不可比拟。

    “吃得肚皮都鼓了。”齐格儿调皮地揉揉肚子。她觉得自己再多吃一口肚皮就得爆。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比烤红薯好吃的东西?

    “格格姐姐是个吃货。”楚一飞顽皮地笑道。齐格儿似乎只对吃感兴趣,一看到美食,他就看到她双眼放光。

    “你说什么?”齐格儿双手插腰,霸道地瞪向楚一飞。

    “那么贪吃,小心长成小肥妞。”楚一飞朝齐格儿吐吐舌头,调侃道。

    齐格儿不满,追着楚一飞。

    楚一飞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会被齐格儿追,于是绕着墨菡转圈,就是不让齐格儿抓到。

    看到飞儿恢复以前的顽皮活泼,墨菡宽慰地笑了。这样聪明睿智的飞儿才是她可的侄子。

    看到顾宸宇将车开过来,她赶紧拉住两个孩子:“不闹了。我们回家。”

    等墨菡他们坐上车,顾宸宇笑问:“看你们玩得很开心。”

    “嗯。谢谢姑父。”楚一飞如小绅士一般礼貌地回道。

    “飞儿弟弟说我是吃货。”齐格儿委屈地瞪着楚一飞。“姑父,你要替我教训他。”

    “竟然敢说我们的格儿是吃货,回去饿他一顿。”顾宸宇半认真地点头。

    “饿他一顿?那个……算了吧,我不气他了。”一听顾宸宇说要饿楚一飞一顿,齐格儿立刻又开始心疼。她知道挨饿的滋味,可不想楚一飞为了她一句话就被饿肚子。

    “好。”

    顾宸宇跟墨菡在看到齐格儿如此维护飞儿时,都笑了。

    “格儿,姑父让你跟飞儿一起上学,可好?”顾宸宇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齐格儿的意见。

    “上学?可以识字吗?”齐格儿好奇地问。她从来没上过学,当楚一飞给她读故事书时,她就特别羡慕楚一飞会识字。当时她就想如果自己会识字该多好。

    “可以。还能学好多好多知识。”顾宸宇点头。齐格儿应该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有意好好培养她,让她能跟一飞并驾齐驱。

    “那好。我上学。”齐格儿用力点头。

    “格格姐姐,学校若有人欺负你,你就去找我。”楚一飞知道学校里会有一些学生喜欢欺负同学,就立刻自告奋勇要当齐格儿的保护者。

    “你?我保护你还差不多。”齐格儿撇撇小嘴,颇有气势地说道。

    墨菡听到这里,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格儿的脾气虽然有些小霸道,却可得很。尤其是明明小一飞半个头,却硬要摆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很招人喜欢。

    顾宸宇笑着握住墨菡的手,通过透视镜看着后座的两个可的孩子:“如果我们有女儿,也这么可就好了。”

    “也许我已经……有了。”墨菡红着脸,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与她握在一起的手。

    她一直没来月事,护士出的她,早早就有些怀疑,只是没看过医生,所以还不能确定。

    顾宸宇突然用力踩下车门,惊喜地扭过头来看着墨菡:“老婆,你再说一遍。”

    “只是有可能,瞧你高兴的样儿……”墨菡俏皮地轻噘了一下嘴。

    “我真想吻你。”顾宸宇压低声音,在墨菡耳边压抑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后座还载着两个孩子,他真想狠狠地吻墨菡。

    一想到墨菡的肚子里可能已经有他们的宝贝,他就止不住一阵阵狂喜。

    “姑父,你吻姑姑没关系。我们把眼睛闭上。”楚一飞顽皮地朝顾宸宇眨眨眼睛。说完,他就让齐格儿学他的样子,一起用双手捂住眼睛。

    “什么是吻?”齐格儿从手指缝里看着楚一飞。

    “就是嘴对嘴亲。”楚一飞小声解释。

    “那样口水不是要进对方嘴里?”齐格儿感觉不可思议。

    “不清楚。”楚一飞怔忡地说道。他也并不知道大人接吻的时候为什么不觉得恶心,他只知道相的人会接吻。

    “回头找个人试试。”齐格儿极有探索精神地说道。

    “不许!”楚一飞立刻放开蒙着眼睛的双手,大声阻止。

    墨菡怕齐格儿真的找人试,赶紧回过头,认真地对齐格儿说:“格儿,接吻是两相悦才会做的事,你还小,不能随便找人接吻。”

    “两相悦?”齐格儿懵懂地看着墨菡。

    “等你长大才会懂。”墨菡努力解释着。

    顾宸宇根本没有心去管两个孩子,他现在只想着墨菡可能怀了宝宝,他可能要当爹了,兴奋地想告诉所有人。

    他用力踩着油门,将车开到最大速。回家,他要找个妇科专家来为墨菡检查。

    唐镌站在督军府门外几百米处,心碎地看着墨菡走下顾宸宇的车,然后牵着飞儿跟个女孩进去,难受得捂住口。

    顾少夫人果然是墨菡,他深的女人。

    看到墨菡脸上的笑容,他的心被深深刺痛。他原本还抱有幻想,以为顾少夫人只是长了一张与墨菡相似的脸,也只是很凑巧地叫“楚墨菡”,其实根本不是他的墨菡。可是亲眼看到墨菡下车后,他确定,这就是他深的女人。她变心了。他心碎地看着墨菡颈间闪亮的钻石吊坠,痛楚地握紧拳头,他送给她的定物呢?是不是被她丢掉了?

    也是,她有了顾宸宇,哪里还会想着他?怕没丢掉也被她收起来了吧。

    墨菡突然感到脸颊上有些,像被人盯着的感觉。她回转,迷惑地看向四周。当她的目光与唐镌深中带着痛苦的目光相遇时,她的心难受地拧了一下。

    唐镌!

    他竟然会出现在邢郡。

    她辜负了他的,再看到他,她感到分外抱歉。

    可是她的心只有一颗,她既然选择了宸宇,就要放下对他的感

    “怎么了?”顾宸宇走到墨菡边,抬起她的脸,认真地望着她的眼睛。她的目光里突然间多了点东西,像是痛苦、矛盾、挣扎。为什么?明明刚刚还很好。

    “没事。”墨菡悄悄看了眼唐镌的方向。他会恨她吧?因为她背弃了对他的承诺,她没有留在滁州等他。

    “我这就叫人去找医生。”顾宸宇紧张地握紧墨菡的手,说道。

    他知道怀孕对女人来说,是个很痛苦的事。

    “我们进屋吧。”墨菡的目光有些闪烁,她怕让唐镌看到她与宸宇的恩,因为她知道他们有多恩,唐镌就会有多痛苦。她抽出自己的手,匆匆地往别墅里跑去。

    顾宸宇凝起浓眉,看着墨菡苍惶的背影。他回转,望向墨菡刚刚偷看的方向,只看到一个拔的背影。

    那是……

    唐镌?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