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齐格儿站在楚一飞后,好奇地看着冯园园:“一飞弟弟,这个打扮得跟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是谁?”

    “二姨太。”楚一飞把自己了解的事告诉齐格儿。他也只知道这个女人是冯小姐的姑姑,其他份他也搞不清楚。

    “二姨太?”齐格儿哦了一声,“就是这家男主人的小老婆吧?”

    “你怎么折腾得那么清楚?”楚一飞纳闷儿地看着齐格儿,似乎这个比自己还小一两岁的女孩,知道的东西比他多一倍。自心为够聪明的他遇到齐格儿,就处处被她压制、欺负。他都快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因为我是齐格儿!笨蛋!”齐格儿翻翻白眼。“我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过去帮我读故事书。”

    “好。”楚一飞遇到齐格儿便没折,只能听她的吩咐,乖乖坐到她边,将故事书摊开在两人腿上,然后开始给她讲故事。

    齐格儿被楚一飞的故事吸引,跋扈的格不见,突然变得安静乖巧。

    墨菡看着两个孩子,感慨地叹了口气,她依偎在顾宸宇的肩头,伤感地说道:“宸宇,我差一点就失去飞儿了。”

    “飞儿这不是回来了吗?别伤心。一切都过去了。”顾宸宇拍拍妻子的手,安慰道。

    楚一飞突然抬起头,问着顾宸宇:“姑父,这个故事里的字飞儿好多不认识。”

    “姑父”这两个字叫得顾宸宇心花怒放,他笑着走过去,将楚一飞抱到腿上,然后认真地说道:“这个故事叫‘刻舟求剑’,传说古代……”

    “姑父,你好会讲故事。”楚一飞听得入迷,抱着顾宸宇的脖子,顽皮地笑道。

    齐格儿看到楚一飞那撒的样子,突然心不好。自从父母死后,她就没有了撒的机会。她跳下沙发,自己跑到后院去玩。

    “格格姐姐!”楚一飞见齐格儿离开,赶紧从顾宸宇腿上跳下,追了出去。

    “咱家飞儿好像关心格儿。”顾宸宇笑着搂住妻子,神秘兮兮地笑道。

    “格儿救过他。”墨菡俏皮地笑道,“飞儿跟格儿也算共过患难的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不错。”顾宸宇笑了。

    那个格儿是个不会吃亏的孩子,所以有她陪着飞儿,一定能让飞儿在这个家避免被冯园园伤害。

    楚一飞一跑到后院,就看到齐格儿正跟一只德国牧羊犬对峙。他担心地冲上前,想帮齐格儿的忙,却听到齐格儿凶悍地下令:“趴下!”

    “格格姐姐,这是军犬。”楚一飞拽住齐格儿的胳膊,小声劝道。虽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黑贝”,可是却也知道这只狗是军犬,因为它的体魄跟风格都不是普通猎狗能比得了。

    “军犬怎么了?军犬也得听我的话。”齐格儿不以为然地说道。她现在心不好,想找只狗聊聊天,偏这只狗不听她的。

    气人。

    楚一飞怕齐格儿吃亏,便弯下腰,充满诚意地对黑贝说道:“小黑,你要听格格姐姐的话,一飞回头给你买糖吃。”

    黑贝朝他汪汪了两声。

    “起开!有你这样跟军犬说话的吗?”齐格儿推开楚一飞,强势地命令着黑贝,“起立!趴下!起立!趴下!跳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黑贝今天特别听话,齐格儿要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一旁给黑贝喂食的佣人直呼惊奇。这只狗除了宇少跟少夫人,这还是第一次听外人的话。

    齐格儿开心地拽住黑贝的颈圈,与它在后院的花园里跑起来,一飞见黑贝那么懂事,就放心地追上去。两个孩子一只狗,倒成了很好的玩伴。夕阳的余辉照在他们上,倒显得这冬天不那么寒冷了。

    当墨菡想起后院的黑贝,怕它伤害两个孩子时,她却发现黑贝早已融入两个孩子中,与一飞跟格儿玩得不亦乐乎。

    “黑贝有它的分寸,不是乱伤人的狗。”顾宸宇揽过妻子的肩膀,骄傲地笑道。

    “嗯。”墨菡点点头,她承认黑贝很聪明。

    ……

    晚上,一飞不敢一个人睡,强拉着齐格儿在自己房间睡觉。半夜,听到鬼似的叫声后,齐格儿不耐烦地推醒楚一飞:“臭小子,你就不能有一天不闹鬼吓人吗?”

    楚一飞惭愧地低下头,用力咬住嘴唇:“这是最后一名,我保证。”

    “你的保证不管用。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老茧了。”齐格儿将楚一飞踢下,“你去沙发上睡,少来吵我!”

    说完,齐格儿就捂住耳朵,又闭上眼睛睡觉。

    楚一飞抱起被子,灰溜溜地走出房间。

    顾宸宇洗完澡,正想跟妻子温存时,门口就出现一个小男孩。他错愕地喊了句“飞儿”。

    楚一飞突然抱着被子扑上前,钻进墨菡的怀里:“姑姑,飞儿做噩梦。”

    墨菡心疼地抱住楚一飞,将他拥进怀里:“睡吧,姑姑陪着你。”

    楚一飞趴在墨菡前,感觉到安全,这才放松心地闭上眼睛。

    顾宸宇无奈地瞪着被墨菡放到中间的楚一飞,却找不到理由赶人。

    这是他与墨菡的新房,他好不容易回到家,想在这柔软舒适的地方与墨菡好好恩一回,结果突然就添了个小拖油瓶睡在两人中间。这下子,他连抱都抱不到墨菡。

    “飞儿现在绪不稳定,宸宇,你忍耐一下。”墨菡赶紧笑着劝道。看他憋得难受的样子,她的心却突然变得极好。

    “我们换个地方。”顾宸宇不但没打算放弃,反而跳下,绕过尾至另一侧,一把将墨菡抱起来。

    “你要去哪儿?”墨菡红了脸。

    “能恩的地方。”顾宸宇抱起墨菡,走向卫生间。

    当他把墨菡狠狠地了一回后,他才满意地放开她。一飞就在卧室里,怕吵到一飞的那种感觉倒为他们的恩填了几分趣。

    顾宸宇感慨地叹气,以后,怕是只能这么偷偷摸摸了。

    他们明明是夫妻。

    就在他打算再要一回时,卧室里突然传来楚一飞惊恐的尖叫。

    “不要杀我……不要……”

    听到他的叫喊,墨菡赶紧上衣服跑出去。她抱起楚一飞时发现他的体还在颤抖,额头的冷汗把他乌黑的发打湿,小脸苍白着。

    墨菡温柔地拍着楚一飞的背,柔声哄道:“飞儿别怕,姑姑就在你边。”

    楚一飞清楚过来后,趴在墨菡前开始嚎啕大哭。他压抑了许久的痛苦,终于发泄出来。

    “飞儿,告诉姑姑,你为什么会做噩梦?”墨菡看侄子仿佛很惊恐的样子,便关心地问道。她不清楚飞儿离开滁州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在他的心中留下这么严重的影。

    “飞儿找不到姑姑,被范叔叔看到。他说带飞儿回滁州,办完事就把飞儿送回邢郡找姑姑。可是半夜,飞儿看到他们杀人,他们杀了好多好多人。”楚一飞越说越害怕,好像当时的画面就真实在呈现在他眼前一样。

    “范斯岑?”顾宸宇皱起眉。爸曾经说过,这个范斯岑替本人干事。看来爸说的没错,范斯岑这个人太复杂。

    墨菡的反应与顾宸宇有些不同。她没想到范斯岑会动手杀人。她原本只以为范斯岑是个黑道黑火商,没想到他上可能背负着许多血债。范斯岑杀人时到底有多残忍,墨菡非常纳闷儿。

    “他是本间谍。所以我才会让你离他远一点。有些事,我宁可你不要知道。”顾宸宇感慨地说道。

    他将楚一飞抱过去,让他趴在自己肩头,然后轻轻哄着他:“飞儿,忘掉它。从今以后,有姑父保护你,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得了你。”

    “姑父,范叔叔是坏人吗?”楚一飞纳闷儿地问道。在他小小的心灵里,动手杀人的人就是坏人,可是范叔叔对他却又非常好。所以他不明白坏人要如何定义了。

    “这个社会很复杂,人是不能单纯地用‘好’、‘坏’来区分的。”顾宸宇安抚着楚一飞。“对你姑姑来说,他是个好人,在飞儿面前,他也在努力做一个好人,可是大多数时候,他却在做一件只有‘坏人’才会做的事。”

    “飞儿不懂。”楚一飞听不明白。

    “你不需要懂。你只要好好过生,忘掉范叔叔杀人的事,就好。”顾宸宇认真地劝道。

    如果他是范斯岑,他决不会让一飞这么小的孩子看到充满血腥的杀戮,所以即使范斯岑是好人,他也不会原谅对方,更何况范斯岑还是本间谍。

    “飞儿不懂。”楚一飞听不明白。

    “你不需要懂。你只要好好过生,忘掉范叔叔杀人的事,就好。”顾宸宇认真地劝道。

    如果他是范斯岑,他决不会让一飞这么小的孩子看到充满血腥的杀戮,所以即使范斯岑是好人,他也不会原谅对方,更何况范斯岑还是本间谍。

    “飞儿不懂。”楚一飞听不明白。

    “你不需要懂。你只要好好过生,忘掉范叔叔杀人的事,就好。”顾宸宇认真地劝道。

    如果他是范斯岑,他决不会让一飞这么小的孩子看到充满血腥的杀戮,所以即使范斯岑是好人,他也不会原谅对方,更何况范斯岑还是本间谍。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