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云姝回去和大妈说了此事,要大妈和她一起去。舒虺璩丣云姝知道,这一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放大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着实不放心。

    没想到,大妈怎么也不肯去。她有自己的想法。云姝待她如亲生母亲,不放心她,她明白。

    更明白,云姝这次是照顾病人,她去了添麻烦。重要的是,这一去,不是短时,她年事已高,不想奔波,何况,人老了,指不定哪一下就过去了,很怕自己死在异乡。

    尽管舍不得云姝和孩子,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云姝说服不了大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走之前,做好安排,大妈要有人照顾,一品茶有人给经营着。

    可是,谁才是合适的人选呢?

    乔子昂?

    云姝想到乔子昂心里就有些发憷。他知道了会如何?会阻止她离开吗?会让她带走孩子们吗?

    这些,都难以猜测。

    他对她充满了希望,而她,又要让他失望了。

    这件事,云姝没有立刻告诉乔子昂,想做好一切准备再说。

    云姝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着昨天老人说的那些话。不悲从中来。想想佟一山坎坷的一生,心痛和难过,想立刻飞到他的边,好好的照顾他。

    ‘叩叩叩’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接着是服务员的声音:“云姐,有位姓韩的先生找你。”

    姓韩的?云姝想应该是一品茶的朋友。

    “进来。”喊着人也起来去迎接,刚起,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云姝看到来人后不由怔住,“韩敬?”很意外,会再见到韩敬,想也没想到他会来找她。

    有多久没见了,云姝已经记不清了,他已经被她从家人的位置剔除了,可再见他,却依旧有着熟悉又无法割舍的感觉。

    毕竟,曾经那样相亲相。有过太多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经过实践的洗礼,苦痛的历练,云姝已经不再那么恨韩敬。

    “好久不见。”云姝淡淡的,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仿佛他是一个久违的朋友。

    韩敬却没有云姝那样平静,他有些激动的道:“真的是你,云姝,真的是你!”

    “对,是我。”

    云姝和韩敬面对面坐下来,聊着他们这几年的况,云姝只说好的,那些痛苦的遭遇她不愿提起。

    聊着,聊着,聊到了佟一山,当云姝告诉韩敬,佟一山得了癌症的时候,韩敬震惊不已!

    “你说……哥他的了癌症?”

    云姝黯然的点头。

    韩敬不再是当年那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现在的他成熟了许多,也顿悟了许多。

    “我对不起哥……我……。”韩敬想想自己曾经做的那些没有人的事,悔恨不已。

    就算,他曾嫉妒佟一山,恨他,可,他对佟一山也有着亲的,只不过,嫉妒和恨掩盖了亲

    此刻,听到佟一山得了绝症,他心中的难过不比云姝少。眼眶泛红,声音有些沙哑的低喃:“大哥……会原谅我吗?我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对不起。”

    云姝看着韩敬,她看得出来,韩敬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韩敬了,很早很早一句认识的那个韩敬回来了。

    “大哥从来没有怪过你,因为……你是他的弟弟。”

    韩敬更是惭愧不已。许久才缓缓开口,“他现在在哪儿?”

    “在m国。”云姝说着,一个念头撞入脑海,“韩敬,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韩敬泛红的双眼望向了云姝,“什么忙?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想请你帮我照看一品茶。”

    韩敬愣了一下,随即会过意来,“你要去找大哥!”

    看,就算他们有过过节,就算,分别了这么久,他们还是有着默契和了解,不用她多说,他就知道她要做什么。

    “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你。”

    韩敬竟然拒绝了,云姝想说什么,韩敬又继续道:“因为,我想大哥了,想去看看他。”

    云姝含着泪点头。

    两人聊了许久,韩敬也要离开了。

    云姝送韩敬刚出一品茶门口,就见乔子昂的车子每个正形的停在了门口,人也从车上下来。

    而韩敬,也上了自己的车子,离开。

    乔子昂瞅了一眼韩敬离去的车,走到云姝跟前,言语不善的问:“他来做什么?”

    云姝避重就轻的道:“喝茶啊,你来做什么?成天往这里跑,公司不用管么?”

    乔子昂邪邪一笑,长臂一伸,将云姝搂在怀里,“我要成天忙的连谈恋的时间都没有,我养那么多手下做什么?”

    这男人,油腔滑调起来也不是人。

    云姝转头看他,如果他知道,她要去找佟一山,会是什么反应。

    这一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要的答案,她终究是给不了他。

    想想,离别,她竟然有些忧伤,原来,她会舍不得他。

    乔子昂看云姝绪不高,以为是被韩敬影响,直接搂着她往车旁走。

    云姝忍不住问他,“去哪儿啊?”

    “带你去看电影。”乔子昂别开脸,对着空气,仿佛怕云姝看到他有什么表似的。

    “啊?”云姝故意凑过去看他的脸,“怎么突然要去看电影?你知道电影院大门朝哪儿开吗?”

    “少废话!”乔子昂扭过头来,故作凶狠的看了她一眼。

    云姝本想拒绝,可想到不久后的分别,她没有拒绝,顺从的跟他上了车子。

    说是看电影,乔子昂竟然带着她来到了市里最著名的会所。

    看电影,来这里做什么?

    云姝忍不住嘀咕:“不是看电影吗?怎么来这里?”

    乔子昂凑到她耳边,暧昧的道:“我居心不良,你不知道?”

    云姝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转要走,乔子昂急忙抓住她的手,“行了,开个玩笑,真是带你来看电影的。”

    “我不去。”

    “那可由不得你。”

    乔子昂说完长臂一捞,竟将云姝一把扛在了肩膀上。

    “啊!乔子昂,你放我下来。”云姝捶打着他的背,可人已经被扛了进去。

    屋子里的光线竟然很暗,只有桌上两盏精致的烛台上的蜡烛散发着昏黄的光线。

    乔子昂关门,将云姝放下来。

    “你这是?”

    云姝心中充满疑问,乔子昂却拽了她的手往烛光处走去。

    一张精致的餐桌,桌上面洒满了玫瑰花瓣,两盏精致的烛台,上面烛光点点,温暖浪漫。

    乔子昂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而他也坐在她边,抬手,冲着空中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接着有几个人从一个暗门中走出来。

    手里托着上面走到桌旁。

    不用猜,也知道,晚饭。

    饭菜放在桌上后,没有人说话,打破这安静的浪漫,乔子昂轻轻的摆了摆手,那几个人便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吃吧,看我做什么?”乔子昂伸手在云姝头上揉了一下,动作亲昵而又温暖。

    云姝不想破坏这一刻的好气氛,烛光中,她灿然一笑,让乔子昂看的痴迷,此刻的云姝又是一番风

    这样的气氛,这样的眼神,云姝觉得有些不自在,低头,带着几分牢的道:“你这样看着我,我吃不下饭。”

    乔子昂笑,拿起筷子吃饭。

    饭间,云姝真的想告诉他要去m国的事,可是,怎么也不忍心破坏这气氛和他的好心

    晚饭后,乔子昂喊来了服务生,撤走了餐桌。拽着云姝在沙发上坐下。

    “乔子昂,我们是不是该去电影院了?”云姝可不想和他在此共度一夜,谁知道他想做什么!

    “谁说看电影一定要去电影院?”乔子昂从沙发上拿起了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轻轻一摁,对面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幕布,又摁了一下,伸手墙壁上发出一道光源,投在了白色的幕布上。

    原来早有准备。乔子昂把这里弄成了电影院。

    “什么电影?”

    云姝正问呢,只见上面出了电影名字:《一世宠婚》

    咦?这是什么电影,为什么她没有听说过?起码新片里,她没有见到过。难道是老片?

    云姝正纳闷呢,看到了里面的演员,是当红的影星扮演男主和女主,那就不是老片了。

    忍不住嘀咕:“没看到最近有一部叫做一世宠婚的新片发布啊……。”

    乔子昂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没有说话。

    云姝被疑惑勾起了兴致,认真的看着。

    乔子昂则在一旁给她削水果,切成小块,那样仔细。

    影片的开始,是女主在晚上要开车回家,突然,车门被打开,手臂受伤的男主闯了进来。

    云姝的心一怔,不由坐直了子。

    为什么,这节,那样熟悉!

    男主压倒了女主,强吻了她,接着响起了对白:

    “叫!”

    “放开我!”

    “唔……。”

    女主又被吻住。

    云姝的心剧烈的跳动着,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屏幕上那一幕幕熟悉的剧,她想说话,可是,所有的话,都哽在喉间。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听说过这部电影,因为,这部电影演绎的就是她和乔子昂的故事。

    他们就是这样相识的。

    “乔子昂……。”云姝微微哽咽,喊着他的名字,乔子昂却伸手点住了她的唇:“嘘……现在是电影时间。”

    乔子昂把云姝拥在怀中。

    两人专注的看着电影。

    看着自己的故事被演绎在屏幕上,云姝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随着剧中的她,笑而笑,哭而哭,痛而痛。

    她走到,这一定是乔子昂投资拍摄的,但,她一点都不知道,他的保密工作做的真够好的。

    电影真实的演绎着她和乔子昂的纠葛过程,结局,是在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中结束的,男主在众人的祝福下,抱着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倾一吻。

    当女主落下幸福的眼泪那一刻,云姝的眼泪也缓缓落下,却不想乔子昂看到,别过头,抬手轻轻抹去。

    乔子昂伸手托住了云姝的脸,迫使她转过头来,两人的视线绞在一起。

    她的泪光点点,他的深专注。

    乔子昂的拇指摩挲着云姝细嫩的脸颊,低低道:“本来想你生的时候再让你看的。”

    云姝抬手覆上他的手背,“为什么提前了?”

    “因为……你要走了。”

    乔子昂落寞的说完,云姝的心一窒,原来,他已经知道了,肯定是大妈或者孩子们告诉他的。

    “你知道了?”

    乔子昂没有回答,而是痛苦又自嘲的道:“导演多次说服我上映,可以大赚一笔,可是我拒绝了,我想让这部电影做为送给你的独一无二的礼物。

    喜欢吗?我自己觉得他们演绎的很完美,就是女演员没有你的气质。不过总体来说我很满意,只可惜……我没有猜中结局。”

    他像个受伤的孩子,让云姝的心忍不住泛起了疼痛,眼泪一颗颗滑落,滴在他的手指上。

    乔子昂轻轻的喂她拭去眼泪,云姝侧脸,亲吻他粗粝的手掌:“对不起……。”

    她柔软的唇离开他的手,抬头吻上了他带着落寞的唇。

    吻他,轻轻的,像是安慰又像是不舍。

    乔子昂抱紧了她,狠狠的回吻她。

    唇舌纠缠在一起。

    吻,一发不可收拾。

    她的体被他压倒在沙发上。

    没有拒绝,而是抱住了他。

    一夜缠绵……。

    早上,乔子昂醒来的时候,上只有他自己,云姝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许在洗手间。

    乔子昂起,大步走了进去。

    让他失望的是,云姝不在里面。

    转头,视线落在了镜子上,只见上面用鲜艳的口红写着两个秀气的大字:等我。

    乔子昂笑了,笑得那样明朗。

    安排好一切,终于到了走的这一天。

    一品茶和大妈都交给了乔子昂照顾,而孩子们自然是要跟随云姝一起去m国。

    送行的人除了乔子昂、大妈,还有庄晓晓、郑涛、林泽。

    大家一一和云姝道别,一起去的韩敬默默的站在云姝后。

    婉婉和萱萱要和大妈分开了,难过的哭了起来。

    云姝的心本来就难过,孩子们一哭,她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林泽是个心细之人,他看大家也道别过,便带着大妈、庄晓晓和郑涛去外面等着。

    乔子昂蹲着子抱着婉婉和萱萱。有多么舍不得云姝,就有多么舍不得孩子。

    她们都是他的心肝。

    现在,他的心肝要走了。

    虽然知道,还有机会见面,可还是很难过。

    他可以跟着一起去的,可是,他选择了等待。

    他的心和已经给了云姝。

    希望,云姝不要让他空等。

    她回来,代表着,她的心,她的,投入了他。

    这是赌局。

    他没有必的把握,可却有赌的勇气。

    抱着孩子,很久很久才松开,起,双目凝在了云姝的脸上。

    云姝定定的望着乔子昂,似有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作一句话:“乔子昂……我们走了。”

    乔子昂张开双臂抱住了她,唇在他耳边低低的却笃定的呢喃:“我等你,每天、每时每刻。”

    云姝深深的吸了口气,点头。

    相拥着不愿分开。直到广播里催促着旅客登机。两人才不舍的分开。

    云姝牵住了两个孩子的手,深深的看了乔子昂一眼,转,一步一步离开,距离乔子昂越来越远。

    乔子昂站在原地,目光贪恋的凝望着云姝和孩子们的背影。

    这把豪赌,不管输赢,他都要有勇气面对。

    云姝真的会回来吗?

    会吗?

    他希望佟一山康复,康复后,云姝会为他留下吗?

    毕竟,云姝佟一山,胜过他。

    也许,云姝根本就不他,有的只是感激。

    眼看着要进入登机口,婉婉和萱萱却突然转过来,甩开云姝的手,向乔子昂奔去。

    乔子昂看着两个小子向他跑来,他瞬间泪盈眶,蹲下子,张开了强壮的双臂。

    “爸爸!”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喊着,也扑进了乔子昂的怀里。

    两个字,让乔子昂的男儿泪,夺眶而出。

    幸福填满了他的心。

    激动充斥了整个体。

    感动盈满了腔。

    孩子们喊他爸爸了!

    原来,小小的两个小人儿,什么都知道,知道他是她们的爸爸。

    “爸爸,我会想你的。”

    “爸爸,你会想我们吗?”

    婉婉和萱萱先后开口,圆圆的小脸上都是晶莹的泪珠。

    乔子昂亲了亲孩子们的小脸蛋,努力微笑:“爸爸会想你们的,会很想很想你们。”

    婉婉和萱萱在乔子昂脸上亲了一下,离开了他的怀抱,摆着小手跟他说再见,跑回了云姝边。

    他冲云姝和孩子们摆了摆手,用口型告诉她们:我你们。

    云姝哭着笑了,领着孩子们登机。

    再见,再次相见。

    一年后

    m国,某医院

    云姝和佟一山的父亲,带着捧着鲜花的婉婉和萱萱来到了一间病房里,一进去,婉婉和萱萱就开心的喊:“舅舅!”

    “看看谁来了,我们两个可的小公主,来让舅舅抱一抱。”佟一山笑着张开了双臂,抱住了两个小家伙。

    云姝一脸笑容,愉悦的道:“哥,恭喜你出院。”

    佟一山抱着孩子们坐在边,皱眉,叹了口气道:“我真不想出院,我一出院,你就要离开了。”

    云姝皱眉,状似生气的道:“呸呸呸说什么呢,你已经好了,以后都不会再住进来了,你不走,人家医院还嫌弃浪费资源呢。”

    佟一山战胜了病魔,康复出院,老爷子自然也十分高兴,不过,云姝要走,也舍不得。

    虽然希望云姝和佟一山能结成一对,可这种事不能勉强。

    佟一山望向了老爷子,“爸,您带孩子们出去走走,可以吗?”

    “好好。”老爷子很识趣的带着孩子们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了云姝和佟一山。

    片刻的沉默后,佟一山问:“什么时候走?”

    云姝犹豫了一下道:“今天晚上的飞机。”

    “这么急?”佟一山忍不住皱眉。舍不得云姝和孩子,不想面对分别,可他明白,不能阻挡云姝的幸福。

    “嗯。”云姝毫不避讳的点头,微微一笑,无限期待的道:“他在等我。”

    佟一山挑眉,故意打击云姝,“他要是不等了呢?说不定早就琵琶别抱了。”

    云姝挥舞了一下小拳头,“那他就死定了。”

    “凶婆子。”佟一山叹了口气,虽然心中酸涩,可依然祝福云姝,“既然你要走,我也不留你,晚上我送你。”

    “好。”

    时间过的很快,晚上,很快到来,云姝要带着孩子们离开这片异国的土地,离开佟一山了。

    感谢上苍,没有夺去佟一山的命,感谢佟一山的坚强,战胜了病魔,让她没有失去一个至亲的人。

    和佟一山不舍的道别,云姝带着孩子们登上了飞机。

    飞机翱翔在三万英尺的天,云姝的心已经飞回了祖国,飞到了他的上。

    一年了。

    不知道,等待,是否还存在。

    她在心中告诉自己。

    如果等待还在,她会奋不顾

    到达海西市的飞机场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云姝的心激动又兴奋,这么多年,很少这样不淡定过。

    云姝一手拉着巨大的行李箱,一手牵着手牵手的婉婉和萱萱,这俩小家伙又长一岁,懂事很多。

    踏上熟悉的国土,云姝深深的吸了口气,真的想念这片土地!

    她回家了,回家了!

    好想念大妈,想念……他,是的,想念。

    出了大厅,云姝拦住了出租车,先让孩子们上车,而后到后车厢里放行李箱。

    因为行李箱太大,她托起来有些吃力,这时,一道声音在后响起:“小姐,需要帮忙吗?”

    熟悉的声音让云姝子一僵,她缓缓的转过子,看到了一张成熟而英俊的脸。

    是他,是乔子昂!

    回来之前,她并没有告诉他,今天她会回来!

    云姝没想到,回来的第一天会这样突然的见到他。

    乔子昂定定的看着云姝,一年不见,有太多的思念在心口澎湃。

    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他赢了!

    云姝怔怔的,好似傻了一样,呐呐的问:“乔子昂,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子昂伸手,抚上云姝的脸,黑眸一刻也舍不得从她脸上离开,“我在等你。”

    云姝有些疑惑的道:“等我?可是,我没告诉你今天我会回来。”

    乔子昂温柔而宠溺的笑了,长臂抱住她,狠狠搂在怀里,“我说过,每天我都会等你。”

    云姝有些不可置信,“所以,每天这个航班的时间,你都会来。”每天都来才会有现在的相遇。

    乔子昂低头,在云姝鼻尖上轻咬一口,故作生气的道:“你真够狠心的,足足让我等了一年。”

    一年,365天,要多深的和坚持才能做到,每天都来等。

    云姝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笑如花的道:“乔子昂,你也有这么傻的时候啊。”

    “人生难得一回傻。”乔子昂竟然开起了玩笑。然后又一本正经的道:“你还欠我一个答案。”

    云姝那美丽的双目中都是狡黠,“抱歉,我没有答案给你。”

    乔子昂的心一窒,

    云姝却又道:“我倒是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你问。”

    云姝抬手,抚上他好看的眉毛,“我想问,乔先生,你还愿不愿意做我的男人。”

    乔子昂眼神一亮,继而反应过来,一把将云姝横抱起来,激动而又狂喜的大喊着:“我太愿意了!”

    云姝任由他抱着自己在天地间画着圈,天在旋转,她的心也在旋转。

    有了幸福,就要握住,这是她的人生信条。

    “喂,我说你们打不打车了,我还要做生意啊?!”

    出租车司机的声音震耳响起。

    婉婉和萱萱也欣赏够了,推门下来,扑向了乔子昂,齐声喊着:“爸爸,我们回来了!”

    乔子昂放下云姝,将两个小宝贝抱起来,在她们的小脸上亲了又亲,思念疼表露无遗。

    云姝看着这幅幸福的画面,心中也是满满的幸福,她回来是对的,不管何时,做什么事,都要遵从自己的心,这样才不会错过,不会后悔。

    她要跟乔子昂在一起。

    一个她,可以为她死,可以为她等待的男人,值得她去,得知她去拥有和珍惜。

    从乔子昂怀里接过了婉婉,冲他温柔一笑。

    乔子昂空出的手臂搂住云姝的肩膀,“我们回家吧。”

    “嗯,回家。”

    一家四口,在机场的人行道上留下一个有一个幸福的脚印。

    十指紧扣的手,交织着幸福的缠绵。

    在一起,不关乎,只关乎相守。

    在一起,不关乎过去,只关乎未来。

    在一起,直到白头。

    【完】

    ------题外话------

    完结了,谢谢亲的等待,群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