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逗弄(二更)

    早上,在顾宸宇的臂弯里醒过来,墨菡有一种慌乱的惊喜。她悄悄观察着他冷峻有型的酷脸,着迷地看着他紧闭着的双眼。顾宸宇哪怕是睡着了,他上散发的那种霸气与冷峻依然很强烈。她发现自己迷上他棱角分明的脸。

    她伸出手指,顽皮地描摩着他的浓眉。这斜飞入鬓的浓眉,只有他这样霸气的人才配得起。

    想想,除了唐镌,他算是她见过最英俊的男人。而唐镌的美与宸宇的英俊截然不同,宸宇的英俊充满霸气与英气,不是唐镌那种秀美。

    相较之下,宸宇的英俊更吸引她,所以她才会上他吧?而且这一便彻底沉沦了。

    “一大早就惑我?”顾宸宇突然睁开眼,声音沙哑地笑问。

    “我就惑了。”墨菡笑着贴近顾宸宇的膛,嫣然地笑着。知道他现在重伤在,根本没力气惩罚她,所以她的胆子明显得大了许多。

    “你吃定我心有余而力不足?”顾宸宇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

    “难道不是?”墨菡扑哧一声就笑了。

    也只有在他如此虚弱的时候,她才能有机会捉弄他。

    “等我伤好了,你等着!”顾宸宇充满威胁地抵住墨菡的笑颜,用牙齿轻咬着她柔软的唇瓣。

    如果他没受伤该多好!

    那倒霉的枪伤,一扯到就痛,他根本没法为所为。

    墨菡慵懒地腻在顾宸宇怀里,笑着迎上他的唇,送上一个缠绵而浓烈的吻。

    当两个都气喘吁吁时,她才退出他的怀抱,红着脸调侃他:“宇少,再不起要没早饭吃了。”

    也许是因为昨夜的吻让顾宸宇消耗了不少体力,今天他醒得极晚。估计陈和他们在外面已经候了半天,早餐不知过多少次了。

    “不想起。”顾宸宇把脸搁在墨菡的颈窝,带着点抱怨地说道。

    如果能这样抱到地老天荒,也不错。

    “李副官腿伤还没好呢,你忍心让他在门外再候半天?”墨菡笑着提醒顾宸宇。

    他有两个非常忠诚的属下,一个是头脑冷静的李副官,一个是率真而的陈和。一个人能让属下发自内心地跟随,必然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她知道她的丈夫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如果她是李副官,也一定会对他忠心耿耿。

    顾宸宇用力吻了一下墨菡的唇,才不太心甘愿地放开她。

    墨菡坐起,正要穿衣服,就看到顾宸宇一手支着头,正兴味盎然地欣赏着她秀美的背。

    她倏地红了双颊。她不依地踢了他一脚:“转过头,闭眼!不许偷看!”

    “我正大光明看我老婆,何来偷看?”顾宸宇理直气壮地说道。她是他妻子,他们拜过堂,入过洞房。所以不是偷看!

    “说不过你。”墨菡嗔地噘了下嘴唇,无奈地围着被子下地,捡起衣服跑进卫生间。

    顾宸宇莫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他这小妻子,脸皮太薄,不起逗弄。

    他撑起子,捡起军装,一件件上。因为腹部的伤口,他没系腰带,只是将扭扣扣好,可是尽管如此,腹部的伤口仍然被磨得有些痛。

    这枪伤,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

    因为这伤,他昨夜除了亲吻什么都做不了,快要憋出内伤。

    墨菡出来的时候,看到顾宸宇站在边,正在系衬衫的扣子。她赶紧跑过去,关心地说道:“怎么下地了?伤口会不会疼?”

    “想出去走走。”顾宸宇系好最后一颗扣子后,笑着回答,“陪我。”

    “你还没吃早餐。”墨菡否决掉顾宸宇的提议。

    这些天受伤,他是不是躺得太难受了?她也想陪他出去散步,可是为了他能早恢复体力,早餐一定要吃。

    “你比妈管我还多。”顾宸宇抱怨地挑挑眉。其实他的抱怨更多的近乎于撒。因为墨菡,他的人生多了很多趣。

    “那是因为我们都你。”墨菡说完,小脸就红了。她这话好像在向他表白似的。

    “我知道。有老婆真好。”顾宸宇圈住墨菡的腰,感慨地笑道。

    他很喜欢被她管束的感觉。

    他这辈子,也只心甘愿被她管束。要知道,连爸跟妈,也极少管得了他,他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从不向恶势力低头。如果有什么事是他不愿做的,即便被人拿枪指着脑袋,他也不会妥协。

    “赶紧去洗脸。”墨菡掰开顾宸宇放在腰间的大掌,蛮地命令。

    兴许是不小心碰到伤口,顾宸宇突然弯下腰,吃痛地皱起眉。他的表吓到墨菡,她赶紧弯着腰,紧张地望着她:“宸宇,我碰疼你了?对不起。”

    怕墨菡太过自责,顾宸宇赶紧恢复轻松的表,他笑着啄上墨菡的唇:“跟你开玩笑。你真好骗。”

    墨菡气得推开他。她刚才担心得差点要哭,他竟然是在骗她。

    “哦……”顾宸宇后退两步,脚下有些踉跄,两条浓眉再怎么顾作轻松,也轻松不起来。

    墨菡扶住他,表纠结地看着他:“顾宸宇,你到底是在骗我还是真的痛。”

    “想骗你,结果玩起真的了。”顾宸宇在疼痛过后,轻松地耸耸肩。

    他不会告诉她,他两次都是真的痛,只是怕看她担忧的眼神,所以他才故作轻松地与她开玩笑。结果伤口的疼还是没能忍住。

    墨菡听到他的话,真是又气又痛。她连手都不敢再松开,用一双带泪的眸看着他:“伤还没好偏要下地,看你怎么逞强?”

    “我伤的又不是腿。别太担心。大难不死,说明我命硬。”顾宸宇将一条胳膊搭在墨菡的肩头,亲昵地抵上她的额头。

    他她带泪的美眸,她担忧他的眼神……他她的一切。

    就在这时,李副官站在门外,隔着门板敲了两下门:“宇少,可以吃饭了吗?”

    “等我洗下脸。”顾宸宇赶紧站直体,对门外的李副官说道。

    看来李副官一直在门外候着。

    他的腿一直站立,会充血,对伤口的恢复并不好。

    于是,顾宸宇就命令道:“祈安,你找个地方坐下休息。”

    “是。”李副官感激地回道。可是门内的顾宸宇看到他在门外的影,他根本没有走开去休息,于是顾宸宇不悦地皱起眉:“祈安,你若再不听我吩咐,就回邢郡养伤。”

    李副官这才听话地退后。

    墨菡笑着挽住顾宸宇的胳膊,轻轻架着他:“去洗脸。”

    “我已经不疼了。”顾宸宇并不习惯被人伺候,虽然对方是墨菡。他轻轻推开她的手,独自走向洗手间。

    ……

    范斯岑看着楚一飞洗干净小脸,兴奋地面对着一桌子西点,差点流口水的表时,不由得笑了。

    这孩子,真惹人心疼。

    他倚着椅背,掏出雪茄,不回忆起儿时的画面。

    他如楚一飞这么大时,似乎还没这孩子举动。那时的他不断被人欺负,捡煤球、乞讨,勉强能混口饭吃。姥姥原本还能做些女红贴补家用,可是一场重病后,姥姥的体就垮了。他有时为了能讨一口剩饭,甚至要放弃所有尊严,给人下跪,陪笑脸。生活的各种艰辛他都尝过,他现在能这么风光,当年的他从来没有想过。那里的他认为,哪天能吃顿饱饭,便是人生到大的幸福。

    为什么他现在有饭吃,心里却莫名地空洞。

    是因为失去墨菡吗?

    范斯岑用力深吸了一口雪茄,强迫自己从回忆里清醒过来。

    “范叔叔,这些都是给我的?”楚一飞好奇地问道。这满桌的西式糕点,光闻着味道就让他垂涎。

    “它们都是你的。你尽管吃,不够叔叔再要。”范斯岑笑着说道。

    “范叔叔,你真好!”楚一飞拿起叉子,激动地叉起一块巧克力黑森林蛋糕,贪心地吃起来。

    看到楚一飞像饿了许多天的模样,范斯岑心疼不已。

    “火车上的点心不太好吃。等到了滁州,叔叔带你去昂碧丝吃早餐。”范斯岑提起一个滁州非常有名的西餐厅,笑容很淡定。

    “范叔叔,我什么时候能看到姑姑?”范斯岑好奇地眨着两只眼,问出他一直想要知道的话题。

    “等我把滁州的事处理完。”范斯岑皱了一下眉头。

    打从昨天捡到可怜的楚一飞开始,他就想对他好。差点忘记自己这次回滁州的原因。

    “好。”楚一飞吃了一脸油,顽皮地笑着。

    范斯岑将雪茄掐熄,烦躁地用力攥成灰。

    这次回滁州,祸福各半。他知道他没能将墨菡抢过来,是他无能。父亲那一关,就非常不好过。

    不愿再想这些烦心事,他就站起,走到车窗前,倚着车窗,冷漠地看丰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能替斯琪扛的,他会尽量扛下来。

    “范叔叔,你不开心?”楚一飞将手中的叉子放到桌上,担忧地问道。

    “没有的事。你好好吃。”范斯岑冷漠的凤目微沉,无法如他所说的云淡风清。

    楚一飞“哦”了两下,就又低头吃蛋糕,每吃一口就偷偷抬起头,观察一下范斯岑的表。这个范叔叔不笑,不如姑父笑。他还是喜欢姑父多一点。

    ------题外话------

    没能弄出一万字。明天中午再更新,争尽量多更。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