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一生一世的承诺

    范斯琪怕顾宸宇向墨菡表白,赶紧在他开口之前说道:“宸宇,我不在乎名分。只要你我,我可以做你的妾。”

    “斯琪,我没有……那个福气让你受委屈。”顾宸宇收回目光,严肃地对范斯琪说道。他必须断了范斯琪的念头,他与她,不可能有结果,因为他不她。他不会因为同而娶斯琪做妾。

    “宸宇,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委屈。没关系,我愿意。只要能让我待在你边,别说是妾,即便是有实无名的丫头我也愿意。”范斯琪急切地说道。

    墨菡听到这里,心痛地咬住嘴唇。

    宸宇舍不得让范斯琪做妾?他真的还着范斯琪?

    既然他们这么相,她是不是该给范斯琪让位?

    可是一想到这种可能,她就觉得口压了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顾宸宇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范斯琪:“斯琪,即使你愿意,我也不会答应你。因为,我我妻子。”

    乍然听到顾宸宇的话,墨菡心里一阵激动。

    他是她的。

    她含着眼泪转,努力眨着眼里的泪,扯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范斯琪不甘心地抱住顾宸宇,不依地嚷嚷:“宸宇,你明明的人是我。我知道你只是觉得我不干净了,配不上你了,才会拒绝我。我……”

    重伤的顾宸宇被她这样一抱,腹部的枪伤开始剧烈地痛。他虚弱地咬着牙,用尽所有力气推开范斯琪:“斯琪,我向你道歉,我不该在我……寂寞的时候……招惹你……可我不你……”

    范斯琪不依地再次撞进顾宸宇怀里,直撞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看到顾宸宇哪些难受,墨菡再也忍不下去。

    她冲上前,一把将范斯琪拉开,然后声色俱厉地训斥对方:“范小姐,你没见宸宇伤重很痛吗?你口口声声说他,可是你的行为一点都不像。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舍得让宸宇难受。范小姐,杰克逊大夫要给宸宇治疗,请你回避一下。”

    墨菡忍无可忍之下,终于下了逐客令。

    “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范斯琪不满地眯起冷艳的眸,质问。

    顾宸宇替墨菡回道:“因为……她是我妻子。”

    墨菡的话让他很窝心。她是心疼他的痛吗?这是不是代表她他,很

    他与她的关系一直是他追她躲,这一次,是不是代表他们能真正地彼此交心?

    想到自己的终于要有回报,他的唇角便不自觉翘起,眼角眉梢都洋溢着一种叫“得瑟”的东西。

    墨菡坐到顾宸宇边,一边用手帕给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关切地问道:“宸宇,你伤在哪里?很痛吧?”

    “子弹……伤到腹部,别哭,我……死不了。”顾宸宇深地看着墨菡充满担忧的美眸。看到她如此关心自己,他快要兴奋地忘记上的痛。如果不是伤得太重,他真想把她紧紧抱进怀里。因为范斯琪的关系,他的力气都流失掉,想要抱她都有些吃力。

    “你还说笑?”墨菡嗔怨地望着顾宸宇。因为他的伤,她都快急哭了,他却还有心开玩笑。

    “看到你来,我的伤便……好了一大半。”顾宸宇淡笑着握住墨菡的手,“我很高兴……你……能来。”

    “快别说了,躺好,让杰克逊医生帮你看看伤口。”墨菡抽回自己的手后,将顾宸宇按倒在上。听他说话断断续续的样子,她就知道他一定很痛,否则他这样坚强的男人,一定不会表现出来。

    她真希望受伤的人是自己。

    这样,她就不会因为看到他苍白的脸色而心痛。

    顾霸天叮嘱杰克逊医生给儿子好好治疗后,就对不肯离开的范斯琪说道:“范小姐,宸宇伤势严重,杰克逊医生要马上给他动手术。请你跟我回避一下。”

    “你让我回避,为什么让楚墨菡留下?”范斯琪很有意见地看着顾霸天。这个老东西竟然帮着楚墨菡,他忘了他有把柄在哥手上?

    顾霸天看到范斯琪那犀利冷艳的眸光,心虚地握了下拳头。

    这女人,果真不简单。

    “墨菡是护士。”顾霸天找了个比较容易接受的理由搪塞着范斯琪,“而你我,待在这里对宸宇的伤势都没有帮助。范小姐,请。”

    范斯琪没有理由反驳顾霸天的话,只能选择退出,但是她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她转过,含着泪光说道:“宸宇,我不知道你伤得很重。我在外面守着,你的伤不好我不会离开。”

    “你回滁州……那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顾宸宇捂着腹部,坚定地说道。范斯琪留在这里,不但对他的伤势没好处,还会破坏他与墨菡的感。所以对范斯琪再有愧疚,他也不能让她留下来。

    “宸宇!”范斯琪心碎地看着顾宸宇,对方却别开视线,不肯看她。

    “你走!回滁州!”顾宸宇坚持着,“对你的亏欠……我会想法……补偿……但不是……结婚。”

    腹部突然一阵痉挛,顾宸宇疼得咬住薄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墨菡焦急地搂住他的头,含着泪说道:“不要说话!”

    顾宸宇深邃的目光停驻在墨菡梨花带雨的脸上,咬牙承受着体里一**的剧痛。

    “范小姐,我叫侍卫送你回滁州。”顾霸天看到儿子痛得厉害,便强势而客气地对范斯琪做了个请的手势。

    范斯琪不甘地眯了一下眼睛,目光近乎冷冽,仿佛天和煦的早晨,突然遭遇到寒流。顾霸天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上窜。

    范斯岑说他给本人办事,难道这个范斯琪也是?

    他的心慌乱地跳着,眼皮直颤。

    人,真的不能做亏心事,不然,会良心不安。

    在走出房间后,范斯琪看了一下周围,没发现有其他人跟踪,便转过,冷傲地睨着顾霸天:“督军大人,别忘记你答应我哥的事。如果你执意要帮楚墨菡,就别怪我哥无。”

    说完,范斯琪便嘲讽地勾起一边唇角。

    “我不帮任何人,我只帮我儿子。宸宇现在伤势严重,他需要赶紧手术,墨菡是专业外科护士。”顾霸天皱着眉,气势未减,可是他的底气却不高,原因无它,因为他心虚,他惧怕名声被毁。

    “我等着,看你把楚墨菡赶出督军府。”范斯琪冷傲地撩拨着头发,腹黑地冷哼。

    顾霸天沉默地抿紧薄唇,因为被威胁而眼底黑沉。

    他承认自己并不是个绝对意义上的“好人”,为了江山,为了野心,他什么事都做过,只是他不卖国。可是现在,他发觉自己在一步步沦陷进范家兄妹设下的圈,走上“卖国”的道路。

    他该怎么办?

    ……

    墨菡站在杰克逊医生旁,格外精心地帮他递着各种手术器械。当她看到子弹从他腹部取出来后,心中悲喜交加。

    “少夫人,手术很成功。再过半个多小时宇少就能醒过来。”杰克逊医院把子弹扔进铁盘后,深深松了一口气。

    虽然子弹伤到腹部,可是因为位置不好,所以手术也并不轻松。直到子弹被取出来,他才能真正松口气。

    “杰克逊医生,谢谢您!”墨菡感激地道谢。

    这里的手术条件跟大医院没法比,甚至都及不上她以前工作过的教会医院,而杰克逊医生这么有名的专家,肯千里迢迢跑来顺常,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替宸宇动手术,她自是感激不尽。

    “督军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帮过我。所以你不要感谢我,应该感谢督军。”杰克逊医生接过手术针,真诚地说完,便低下头去,专注地做着伤口的缝合工作。

    墨菡安静地站在杰克逊医生旁,在他需要的时候,及时递给他手术剪。因为公公曾经伸手相助,所以才有今天的结果。万事皆有因果。公公的善良让宸宇获救。所以人还是要善良一点才对。

    ……

    “怎么样?”顾霸天一看到杰克逊医生走出来,立刻紧张地上前。

    宸宇毕竟是他唯一的子嗣,所以他在乎宸宇重过自己的生命。

    “所幸伤得不够深,宇少命大着呢。”杰克逊医生用他那京片子式的中国话,欣慰地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顾霸天不迭连声,只要宸宇的命被抢救回来,他就没什么好担心了。“杰克逊,我还要去前线指挥,所以没办法亲自送你回北平。你可不要怪我。”

    “督军,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已经吩咐墨菡后面该给宇少用什么药,也叮嘱过她注意事项。相信她能照顾好宇少。督军,您有一个好儿媳妇。”杰克逊因为在中国生活许多年,所以对中国的风土人非常了解。

    “是我们家宸宇有福气。”顾霸天的表有些复杂。墨菡的确是个好儿媳妇。他也知道这一点。可是想起范斯岑,他就又开始犯难。

    ……

    墨菡一直守在顾宸宇边,亲自照顾他,不愿假他人之手。手术输液的时候,因为他的血管细,埋得深,根本不好扎。还好,她最擅长的就是输液扎针,因而让他少受了些罪。

    “墨菡……”顾宸宇醒过来后,虚弱地睁开眼,看到墨菡在偷偷擦眼泪,立刻故作轻松地劝她,“别哭……我这不是好了吗?”

    墨菡望着顾宸宇,用力点头。她坚强地笑着,不想让自己的眼泪影响到他的心

    顾宸宇伸出大掌,拉过墨菡的手,合在自己的双掌中:“墨菡,当子弹打中……我那一刹那,我真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你。”

    “你不会。”墨菡反手扣住顾宸宇的十指,这个动作虽然很简单,却让她觉得无比亲密。她喜欢这种十指交叉的感觉。

    从他对范斯琪的冷淡与对自己的维护,她就明白他的心中只有她,他的很纯粹。起初她还曾怀疑过他的感,为此她有些自责。她其实早该相信他,在滁州的时候,她就清楚他对自己的感,她怎么还能怀疑他呢?

    难道是因为她的不够深,所以才对他没有太多的信任?

    墨菡懊恼地噘了下嘴。

    她对他的到底有多深,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她会为他牵肠挂肚,她会因为思念他而彻底失眠。她知道这就是了,却不知道这份与自己对唐镌的感,到底孰轻孰重。

    “墨菡,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顾宸宇用食指挑起墨菡的下巴,声音沙哑地问道。此刻,他特别想听她说那三个字。哪怕只说一遍,他死也无憾。

    墨菡红了脸,有些抹不开地抿了下嘴唇:“你刚动完手术,别多说话。”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顾宸宇不悦地皱了一下浓眉,星眸里聚起抗议之气。

    “手术很成功,不出半个月,你就又生龙活虎了。”墨菡笑着说道。虽然在邢郡的时候,她很后悔自己没有及时对他说出“我你”这三个字,可是真正面对面的时候,她又开不了口。

    是因为害羞吧?

    她怕说出来,他会取笑自己。

    “你明知道……”顾宸宇不满地瞪着墨菡。

    她明知道他想听什么,却执意不肯说,难道是因为她并不他?

    “你教我那句外国话是什么意思,我就对你说那三个字。”墨菡小脸绯色,美眸里水波滟潋,隐隐波光中,闪过羞之色。

    “Euteamoparasempre。我你一生一世。”顾宸宇深到近乎痴狂,一双泽泽星眸,不瞬不瞬地看着墨菡,将她的惊喜与激动全看入眼底。他翘薄唇,笑着说道:“该你了。”

    “阿那……阿黑……布克。”墨菡努力回忆着顾宸宇当初说这句阿拉伯语时的声调,虽然很努力,但她也知道自己说的并不标准。说完,她就红着脸,低下头,不敢与他兴味盎然的星眸对视。

    “差强人意。”顾宸宇玩味地笑道。他没想到墨菡会用阿拉伯语的“我你”来“应付”自己,不过,他很喜欢。只要她肯说出“我你”这三个字,不管是哪国语言,他都会知足。

    “宸宇,你不怪我对你太狠心吧?”墨菡抬起水漾似的丽眸,看着顾宸宇,眼波婉转的,全是意。

    她当初那么狠心,伤他很重吧?

    “只要结局是喜,过程的艰辛我不介意。”顾宸宇拉低墨菡的头,温柔地吻上她的唇。

    西征以来,他每里最想做的就是吻她,她。现在,他的体状况使然,不了了,那就只能来个小吻聊表思念。

    “你说我是彼岸花,我真那么美?美到让你荼蘼?”墨菡红着脸,微喘着,望着顾宸宇棱角分明的酷脸。

    “你看到那首诗?”顾宸宇松开墨菡的唇,笑得有些不自然。那首诗毕竟是自己失恋时写下的伤感小诗,他不好意思被墨菡看到。

    墨菡俏皮地点点头,开始用标准的语调背起那首早就熟读在她心中的诗:“……你守着的田,却荒芜了我的土地。我的希望枯死在你的等候里……宸宇,我以后只守着你的花田,好不好?”

    “好。”顾宸宇捧住墨菡的后脑,强势地着她的唇瓣,低声呢哝,“你是彼岸花,只一眼,便荼蘼。”

    墨菡美丽的眸中带着点点泪光。

    她发誓,她会给他暖暖的笑,她会用她纤细的指尖轻抚他的伤口。

    她不会再抗拒对他的,不会再用无的剑刺伤他挚她的心。

    “宸宇,你说我是你的彼岸花,你知不知道,在我心里你是什么?”墨菡把脸贴到顾宸宇的口,柔似水地笑问。

    “是什么?”顾宸宇声音黯哑地问道。

    他虽然听到她说他,可是她并没有告诉他这份有多深,有没有深过超越她对唐镌的感

    “你是罂粟,让我不自觉沉沦。顾宸宇,你有罪,你让我背叛了一份纯真的感。我现在脑子里、心里,满满的,全是你。”墨菡俏地噘着粉唇,细数着顾宸宇的罪行。

    “我有罪。我用我一生一世的赎罪,可好?”顾宸宇笑着问道。

    知道自己已经装满墨菡的心,他很激动。

    他终于打败唐镌那个强劲的对手,得到墨菡的心。

    “一生一世。”墨菡恬淡地笑着,一眨不眨地看着顾宸宇痴狂的星眸。

    “Euteamoparasempre。我你一生一世。”顾宸宇再次噙住墨菡的唇,极尽缠绵地吻着。

    “你……要休息……”墨菡红着脸,闪躲着顾宸宇的吻。他才刚动完手术,她不能这么不懂事地惑他吻她,虽然她也极想吻他。

    顾宸宇不舍地松开墨菡,急促地喘息。

    他的确需要休息,枪伤让他极度虚弱,如果不是太她,他也不会如此忘地吻她。腹部的伤口已经在隐隐作痛。

    “墨菡,刚才的话要换过来。你才是我的罂粟花。自从第一次相遇,我便沉沦在你甜美的笑靥里,无法自拔。幸好,你用救赎了我的单相思。”顾宸宇在呼吸稍稍平缓之后,笑着说道。

    墨菡的美对所有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罂粟。

    不只是他,唐镌,范斯岑,不是全都被她深深吸引,陷入无法自拔的里?

    墨菡因着顾宸宇的话而感动,眼睫被泪雾打湿。

    相原来如此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