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激就像除夕夜绚丽的烟花,万点星光之后,终于归于平静。

    墨菡羞涩地背对着顾宸宇,紧咬着自己的手指。她竟然在大白天跟他缠绵,如果被人知道,她会连这个屋都不好意思走出去。

    顾宸宇的双臂穿过墨菡的腰,紧紧搂住:“墨菡,承认吧,你其实的人是我。”

    “我……”墨菡眨着美眸,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她的人是他吗?

    她的心如小鹿般乱跳。

    会吗?

    他会比她还了解自己的心?

    他们相识后的点点滴滴在她的眼前不断回放。当她记起那白桦林里的吻时,突然睁大眼睛。

    似乎,从一开始,她就抗拒不了他对自己的盅惑。

    难道这就是

    那她对唐镌又是什么?

    墨菡迷糊了。

    她咬住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分析自己此刻的心

    顾宸宇轻轻咬着墨菡的耳垂,粗重的气息萦绕在墨菡的颈边,迷惑了她的心智。

    “午睡时间够长了,我们该起来了。”墨菡闪躲着顾宸宇的亲吻,红着脸说道。

    再继续让他吻下去,估计这场“午睡”会没个结束的时候。

    “不够长,我还觉得太短。”顾宸宇说完,就将墨菡翻转过来,地吻住她的唇。

    当午睡变为加长版后,墨菡快要虚脱地趴在顾宸宇前,不断喘息。

    他怎么能这样?

    她羞得直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顾宸宇搂着她的腰,脸上的笑容像偷吃了蜂蜜的熊,一脸陶醉。

    他对她,食髓知味,再也放不了手。

    他真喜欢看她羞的模样。

    当门外传来李副官的声音时,顾宸宇才不得不松开墨菡:“午睡时间结束,我们晚上再继续。”

    墨菡嗔地瞪他一眼:“你还想?”

    “为什么不?你是我的新妻。”顾宸宇啄啄墨菡的唇瓣,盅惑地浅笑。

    他不知道母亲到底怎么会将墨菡买入督军府。他很高兴她现在是他拜过堂的妻子。

    “宇少……”李副官的声音有些急切。

    墨菡用力推着顾宸宇:“你快点出去。”

    顾宸宇无奈地起,一件件穿上军装。在离开前,他又弯下腰,回来吻了墨菡一下:“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刚才把你累坏了。”

    墨菡抓着被角,小脸一片绯红。

    看着顾宸宇大步走出去,她的唇角不自觉弯起,如两潭新月。

    ……

    李副官站到顾宸宇后,沉重地说道:“我们找到杏红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顾宸宇气得用力捶了一下桌面:“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李副官摇摇头:“对方像是专业杀手,做得干脆利落,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连个指纹都没有?”顾宸宇绷起酷脸,问道。

    李副官摇摇头。

    杏红就算真是对督军下毒的人,也命不该死,顶多关个几年,给点教训就过去了。

    “冯圆圆!”顾宸宇生气地喊出冯圆圆的名字。一定是她亲手导演了这场戏。

    他就觉得杏红下毒这件事太过巧合,冯圆圆这罪名解脱得太漂亮。杏红的死让他的怀疑加重。

    “那杏红……”李副官看着顾宸宇,询问他的意见。

    “找个地方好好葬了。”顾宸宇沉重地翰李副官摆摆手,示意他快去做。

    杏红虽然只是一个佣人,可毕竟也是一条命。她因为某些人的罪恶而丢了命,也很可怜。

    “祈安,给杏红的家人发笔抚恤金。”顾宸宇突然叫住李副官,吩咐道。

    “是!”李副官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便走出去。

    ……

    冯圆圆走到管家的房门口,悄悄敲了两下,房门一打开,她就闪进里面。

    “事办得怎么样?”冯圆圆担心地问道。

    她本想花一大笔钱将杏红送走,可是却听到顾宸宇全城搜捕杏红。为了不让杏红坏自己的大事,她只好让管家做了对方。

    “活儿很漂亮,直接掐断喉咙。没留下痕迹。”管家恭敬地对冯圆圆说道。

    这些年,督军都只专宠冯圆圆,所以私底下,他常常为她办事。

    “这是给你的。以后给我闭上嘴,少说话,多办事!”冯圆圆说完,就转往外走。

    “谢谢二姨太。”管家看到钱,双眼直冒绿光。

    “只要你以后跟着我,保准你富贵发达。”冯圆圆高傲地说道。

    杏红死了,以后她就得好好在这督军府为自己多布些眼线跟心腹。

    “是!是!是!”管家不迭连声地承诺。

    ……

    顾宸宇走入父母房间的时候,看到墨菡正低着头,认真地给父亲扎针灸。

    他噙着浅浅的笑坐到太师椅里,欣赏着她沉静的表。工作中的女人最漂亮。他又增加了一条她的理由。

    秦雅芝给儿子沏了杯茶,淡雅地笑问:“和好了?”

    “妈怎么知道?”顾宸宇莫测高深地端起茶杯,一边吹着杯中的茶叶,一边问道。

    “我有一双火眼金睛。”秦雅芝跟儿子打着太极拳。刚才墨菡一进来,她就看出这丫头的眼神跟平常不同,而让她确定儿子儿媳妇和好的证据就是墨菡脖颈上的草莓。

    “厉害!”顾宸宇状似在夸赞母亲。

    “下次吻的地方低一点,别那么招摇。”秦雅芝腹黑地笑道。

    听到母亲的话,顾宸宇差点把口中的茶全喷出来。

    原来妈看到了墨菡脖子上的吻痕。

    他下次是该小心点,要不然墨菡那脸皮薄的人,会因为害羞而无地自容。

    墨菡也许是听到他们的谈话,突然抬起头,看了顾宸宇一眼。当她的目光与他交汇时,她立刻害羞地低下头。那个激四溢的“午睡”,害她全疼痛。

    ……

    “爸,我明天要去封城。您多保重。”顾宸宇坐到父亲边,将削好的苹果递到父亲手中后,诚恳地说道。

    “伯均跟随我多年,而且,这次他临阵变褂,没有做出对咱们不利的事,你对他别太苛责。”顾霸天认真地叮嘱儿子,“我们打江山凭的就是人心。若人心笼络不住,便什么都是空的。”

    “宸宇明白。这次,如果沈叔真的叛变,改旗易帜,与程志鹏一伙,被死在清江边的人,恐怕会是我。”顾宸宇用力点点头,颇为感慨。

    “其实这一次你也有错。做为一个统帅就要设想周全,顾及到所有人的感受。伯均会被孙立仁说动心思,就是因为孙立仁抓住他对你心生不满这一点。”顾霸天望着儿子,粗声说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切记切记!”

    “宸宇懂了。”顾宸宇点点头。他毕竟年轻,没经历过几次大的战役,所以实战经验过少,是他致命的弱点。他一心求胜,却忽略了人心向背。

    ……

    吃晚饭的时候,冯圆圆竟然亲自推着餐桌进来。墨菡有些诧异,不知道她又要耍什么花招。

    “霸天,我给你弄了几样你最吃的清粥小菜。”冯圆圆美艳的眸子晶灿灿地,笑得格外妩媚。

    “我刚吃过。墨菡给我熬的山药红豆粥,我很喜欢,连喝了三大碗。你这些留着自己喝吧。”顾霸天拒绝了冯圆圆的殷勤。

    “霸天,这是我用心给你熬的粥。你多少喝一点。”冯圆圆吹了吹碗里的粥,舀了一勺递到顾霸天面前。

    “我吃得很饱。”顾霸天拒绝了冯圆圆的服侍。

    他眯着濯濯星目,观察着冯圆圆的表。刚才独处的时候,宸宇告诉他,杏红很可能是替罪羊,真正对他下毒的人应该是圆圆。虽然他很想不相信这一点,可是他却不能疏忽,再给别人毒害自己的机会。

    “你是怕我也给你下毒?”冯圆圆失落地将粥碗放到餐车上,眼眶里红肿一片,“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人相信。杏红毕竟是我手下的人,她给你下毒都是我监督不严造成的。你若要恨我、怨我,我也不怪你。霸天,我只是内里会憋屈,明明不是我的错,却要由我来承担后果。”

    “没人怨你。”顾霸天怕看到冯圆圆的眼泪,赶紧安慰她。

    “真的?”冯圆圆喜极而泣。她扑到顾霸天怀里,柔弱无助地咬住嘴唇,半天才开口:“霸天,你是我在顾家唯一的依靠。除非我不想活了,否则我不可能有害你的心。那些无端指责我的人,便是嫉妒我被你宠。”

    “二姨娘,您这话说的有欠公。”墨菡不甚赞同地开口。看婆婆被冷落后难过的样子,她就不忍心,想要帮腔。“我妈是爸的正室,她没有理由去嫉妒你。宸宇是顾家大少爷,他的份尊贵,不需要去跟你这个父亲的小妾争宠。下毒之事,你若没做,谁也不能诬赖你。若你做了,再怎么否认也终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楚墨菡,你不过是个冲喜新娘。少在老娘面前嚣张!”冯圆圆不悦地站起,随手一挥,冲着墨菡就是一巴掌。不过她这一巴掌并没有实实着着落到墨菡脸上,因为她的手被顾宸宇握住。

    “冲喜新娘又怎么了?墨菡是我顾宸宇拜过堂的妻子,是我的正室。她比你矜贵!你没资格教训她!”顾宸宇冷冷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