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血光之灾

    因为天色尚早,所以墨菡便买了些包子,去玉园街看望雨嘉他们。舒榒駑襻一进院,她就发现这里变了许多。原本破旧的房子,被修饬一新。老伯哪里来的钱修房子?墨菡纳闷儿地走进屋,看到房间中央一张崭新的八仙桌代替了以前那张快要散架的破木桌。她把包子放到八仙桌上,温柔地唤着孩子们的名字:“雨嘉,三儿,水儿,姐姐给你们买包子来了。”

    “墨菡,你今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啦?”老伯从屋子里走出来,笑着问被孩子们围住的墨菡。

    “今天起的早,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大家。”墨菡淡雅地笑道。“老伯,您感冒好点没?”

    雨嘉挽着墨菡的胳膊,甜甜地笑道:“姐夫派了军医来给伯伯看病,伯伯的感冒早好了。”

    “是吗?”听到雨嘉的话,墨菡愣了一下。她想不到顾宸宇会那么细心。

    “姐姐,姐夫人真好。他给我们送来好多东西,找人帮我们修了坏掉的门,而且,我们几个现在都上学了。”雨嘉骄傲地对墨菡说道。“我们那个学校的孩子几乎全是孤儿,我们上学不用花钱,还给发生活费。姐姐,这都是姐夫的功劳。”

    “真的?太好了。你们几个一定要好好上学。”墨菡摸着雨嘉的头,感动地眼眶发红。她没想到顾宸宇会为她做到这种程度。

    雨嘉用力点头:“姐姐,雨嘉一定会好好上学,将来,我要跟姐夫一样,成为一个将军。”

    老伯听到雨嘉的话,调侃地笑道:“将军?你一个女孩子,绣绣花,织织布就算了。将军?你见哪个部队有女将军?”

    “女人怎么就不能当将军?古代还有花木兰替父从军呢!”雨嘉昂起小脸,不满地抗议,“我一定要当兵,不对,是当将军!”

    墨菡揉着雨嘉的发,鼓励地说道:“加油!雨嘉一定可以。”

    雨嘉的父母是逃难的难民,饿死在滁州后,雨嘉就被老伯收养,那年雨嘉才七岁。这孩子命虽苦,却并不自暴自弃,很懂事。

    老伯跟三儿他们几个,全都朝雨嘉竖起大拇指:“雨嘉最棒!”

    雨嘉清丽的小脸露出开朗的甜笑。

    墨菡将孩子们带到桌旁,笑道:“我给你们买了包子,快趁吃。”

    “姐姐吃了没?”雨嘉没有像三儿跟水儿他们几个那么没出息地去抢包子,反而懂事地问着墨菡。

    “我吃过了。”墨菡揉揉雨嘉的头,笑了。

    这孩子,真的很懂事。她没白疼雨嘉。

    老伯地看着墨菡:“墨菡,你再一起吃点。”

    “不了。我还要上班。”墨菡跟大家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跟他们道别。

    走出玉园街,她昂起头,用力呼吸。

    顾宸宇对这些孩子的好,让她很感动。从他对那些孤儿的做法她就能猜出,将来,他一定会是个明君。只有心中有百姓、有心的人,才能被百姓拥戴,成为一代明君。

    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顾宸宇的缺点,她所看到的几乎全是他的好。

    而她,却负了那么好一个男人。

    她用力吸气,努力抚平内心的抑郁。

    ……

    顾霸天一早起,突然感到头昏,还没站稳,就一头栽倒到上。秦雅芝惊慌地抱住他,声音颤抖地惊呼:“霸天?你怎么了?”

    顾霸天头昏得张不开眼睛,却不想让妻子太担心:“雅芝……我有点头昏……让我……躺会儿……”

    “好。”秦雅芝赶紧扶顾霸天躺好,然后紧张地拿手绢擦着他直冒冷汗的头。“好点儿没有?”

    “别担心……我体一向……很好……”顾霸天握住秦雅芝的手,虚弱地劝道。

    他体一向很好,他也搞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头昏得站不住。

    “我去叫大夫。”秦雅芝强忍着眼泪,坚强地说道。

    “让我睡一觉……睡一觉就会好。”顾霸天说完,就闭上眼。

    秦雅芝担心地双手合十,为顾霸天的健康向上天祈祷。她跟霸天这才恢复往的夫妻,她害怕他就这么倒下。她需要他,顾家需要他,邢军也需要他。

    在顾霸天睡着后,她赶紧让棠去找大夫。当大夫给顾霸天检查完体后,眉头皱到一起。

    “怎么样?”秦雅芝担忧地问道。

    “督军的体未见有异样。心跳、血压……全都正常。夫人,是不是督军这几太过劳?”大夫怀疑地问道。

    秦雅芝的脸有些红。昨天,顾霸天像个年轻人似地,抱着她不肯松手。是不是他因此体力消耗太大?可是霸天戎马半生,体一向很好,不可能因为那种事,他就头昏得睡不醒吧?

    站在边的冯圆圆不屑地冷哼一声:“大姐,督军体不好,你也不知道让他节制点。”

    “冯圆圆,谁给你教训我的权力?”秦雅芝不悦地看向冯圆圆。

    “督军跟我这十几年,也没见体出什么事,才跟姐姐一天,督军就变这样儿了。难道妹妹我不能说说?”冯圆圆傲慢地一边磨着指甲,一边反问。她把顾霸天体不好的责任全推给秦雅芝。

    棠看夫人被二太太欺负,沉不下气,就开口帮呛:“这只说明咱们督军我们夫人。”

    “死丫头,你敢跟我这种态度,我抽不死你!”冯圆圆恼火地卷起衣袖,抡圆了就要抽下去。

    秦雅芝带着斥责的口吻,喝了一声:“棠!”

    本来还想再挖苦几句冯圆圆的棠只好住嘴,退到秦雅芝后。冯圆圆哪里肯就这么消停,她拔开秦雅芝,就想上前狠狠地教训棠。

    “妹妹,霸天不舒服,我们要做的是找人给他看病,而不是窝里反。请你自重!”秦雅芝冷傲的声音中带着斥责。

    冯圆圆不得不放弃教训棠的打算,退到大夫后:“杜大夫,督军到底有没有病?”

    “这个……目前看,有可能是气血亏……嗯……劳过度……引起的……”大夫犹豫着。

    “你这几句话我也会说!”冯圆圆不满地哼了一声,“姐姐,你就不能找个好大夫?”

    “这事儿不用你心。”秦雅芝冷着脸。

    是该找个好大夫给丈夫看看,霸天不太可能说难受就难受。

    就在她们斗嘴的时候,上的顾霸天突然开始抽搐。

    “霸天!”秦雅芝扑上去,抱住顾霸天的体,惊慌地对杜大夫说道,“还不快看看督军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杜大夫为难地解释。

    “你不清楚?”秦雅芝失望地瞪着杜大夫,可是转念一想,霸天这病来得突然,来得蹊跷。也许真不能惯这大夫。

    当顾霸天在她怀里安静下来后,她便对大夫说了声:“算了,你走吧。”

    “我看督军得的病有点像癔病。夫人还找个算命的给督军看看吧。”杜大夫临走之前,如此告诉秦雅芝。

    “癔病?”秦雅芝不解地眨了下眼睛。

    “是。”杜大夫点点头,“我先走了。”

    秦雅芝茫然地张着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

    “大姐,要不,我出去找个算命的?”冯圆圆小心翼翼地征求起秦雅芝的意见。

    “先去找个中医给霸天看看。”秦雅芝不太相信那些算命先生,杜大夫看不出来霸天得了什么病,也许别人可以。不到最后一步,她不打算找算命先生。

    “好吧。”冯圆圆得瑟地甩了下手中的手绢,转,高傲地离开。

    虽然秦雅芝没有赞同立刻找算命先生,冯圆圆却也不着急。今天的戏已经告一段落,这杜大夫的戏演得还算真,并没引起任何人怀疑,所以她布的局,总会有实现的时候。

    再者,秦雅芝让她找中医过来给顾霸天看病,这个决定就是错误的。因为顾霸天根本不是生病,而是中毒。他所中的毒是一种特殊的药片,很难查出来。

    秦雅芝抱着丈夫的头,倚在头,眼泪汪汪,似乎再多一滴,这泪洪就会暴发。

    顾霸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靠在秦雅芝的上。他伸出手,帮秦雅芝擦着眼泪:“别哭,我只是气血亏,不碍事。”

    “嗯。”秦雅芝用力点点头。

    ……

    楚墨晁在妻子去送儿子上学后,开始翻箱倒柜,想要找出被妻子藏起来的钱。他这几手气不知道怎么那么差,逢赌必输。他已经把上的本金全输光了。他不甘心,他必须把钱全赢回来。他不相信,自己就一直是输钱的命。再说,他也赢过。

    沈月桂送完儿子,一回到家,就看到楚墨晁捧着一大堆银元,兴奋地两眼直冒金光。她气得上前就抢:“楚墨晁,这些钱是我的!你不能再拿去赌!”

    “什么你的?这个家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楚墨晁把银元塞进怀里,一脚将沈月桂踢到地上,然后毫不留地大步离开。

    他今天一定要把输掉的钱全赢回来不可!

    沈月桂捂着被踢痛的肚子爬起来,追出去:“楚墨晁,把我的钱还给我!你还给我!”

    楚墨晁哪里肯听她的,连头都不回,直奔赌场而去。

    ……

    这已经不知道是顾霸天第几次病发作,也不知道是第几个大夫面对顾霸天的状况束手无策。

    秦雅芝一边擦着丈夫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无措地哭道:“霸天,你到底怎么了?”

    冯圆圆站在秦雅芝边,谨慎地问道:“要不,我去找个算命先生?”

    “去吧。找个算褂灵验的。”秦雅芝抱着不断抽搐的丈夫,不放心地叮嘱冯圆圆。

    “知道。大姐,霸天总这么抽搐也不是办法。他以前有喝红酒的习惯,他说红酒能治他的失眠,要不,我让杏红给督军把我屋里的红酒拿过来?”冯圆圆小心翼翼地提议。

    “快去。”秦雅芝已经被顾霸天的病搞得乱了方寸,有种有病乱投医的急躁感。

    冯圆圆得到许可后,心明显得松了一口。她回到自己房间,在将剩下的药片都投进红酒瓶后,才招呼来杏红。

    “杏红,这是督军最喜欢喝的红酒,你帮我给督军送过去。”冯圆圆将酒杯递过去。

    杏红见冯圆圆这么对自己信任,不疑有它,兴冲冲领命而去。

    “喝杯红酒。这是圆圆特意要杏红拿过来的。”秦雅芝抱着顾霸天喂它喝下一杯红酒。“好点没有?”

    “雅芝,我是不是得了绝症?”顾霸天悲观地握住秦雅芝的手。

    这十几年,他冷落了雅芝,现在才知道她有多好。可是,他怕自己没有机会好好宠她。

    “别想那么多。你不会有事。”秦雅芝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她不是一个擅于伪装的人,为了不让顾霸天看出她的紧张与绝望,她必须非常努力地伪装。

    “雅芝,我要告诉你……我你……”顾霸天抚着秦雅芝那绝美的脸,声音黯哑地说道。

    “霸天……”秦雅芝透过泪雾,看着苍白而虚弱的顾霸天。

    这样子的他,是她陌生的。

    从来,他都是霸气狂傲的。

    想不到一场病,竟然会他清醒。

    “雅芝,我不该冷落你这么久。”顾霸天一边帮秦雅芝擦眼泪,一边叹气。

    “别说了。”秦雅芝捂住顾霸天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

    冷落不冷落,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她不会活在对过去的仇恨里,不知道今后的路更要珍惜。

    当冯圆圆带着算命先生回到督军府的时候,看到秦雅芝跟顾霸天拥抱在一起,一副幸福甜蜜的样子,她就恨不打一处来。她真想上前把秦雅芝弄死。她不明白霸天到底中了什么邪,竟然会对人老珠黄的秦雅芝突然产生兴趣。

    “大姐,算命先生来了。”她弯着腰,恭敬地说道。

    “让他进来。”秦雅芝将丈夫放好,给他掖好补子,才坐到边,示意冯圆圆把人带进来。

    算命先生一看到顾霸天的脸色,立刻惊呼:“不好!督军被魍魉缠,已经病入膏肓,药石难磬。”

    “那该怎么办?”秦雅芝紧张地看着算命先生。

    “唯今之计,只有冲喜。”算命先生在掐指算了半天后,郑重地提议。

    “冲喜?”秦雅芝愣住。冲喜能化解顾家的灾难,让霸天恢复健康?

    “只有冲喜能救督军。夫人若不听,顾家不就将有血光之灾。”算命先生有模有样地摇晃着脑袋,仿佛所言非虚。

    “冲喜?”秦雅芝心非常矛盾。一个冯圆圆已经让她尝透辛酸,若再娶一个女人进门,她的心会被伤透。虽然霸天说她,她也没把握自己以后会幸福。她不敢相信霸天,毕竟自己已经四十多岁,若来个十**岁的漂亮女孩,她真怕霸天会立刻变心,再也想不起她。她被冷落怕了。

    “大姐,既然先生说要冲喜,我们就按先生说的办吧。”冯圆圆小心翼翼地笑着,观察着秦雅芝的表

    “你……有合适的?”秦雅芝失魂落魄地抱着顾霸天,两眼早已失去光芒,空洞地让人心酸。

    “我侄女今年十八岁,虽然没上过太多学,可是知书达理,乖巧娴静。我看,不如就让她嫁过来吧。”冯圆圆终于把她要说的说出来。

    等熙熙嫁进顾家,这里就是她们姑侄的天下。她等着看秦雅芝哭。

    “不行!哪有姑侄共侍一夫的道理!”秦雅芝立刻绷着脸,否决了冯圆圆的提议。

    听到秦雅芝的话,冯圆圆明白她误会了,赶紧解释:“大姐误会了。圆圆是觉得熙熙与宸宇比较般配。如果顾家一定要冲喜才能免去血光之灾,不如就让他们两个结婚算了。”

    “宸宇的婚姻,要让他自己决定。”秦雅芝傲然地说道。

    如果让冯熙熙嫁过来,这姑侄两个还不得把顾家的房顶掀翻?

    她决不会同意冯圆圆的建议。

    只是,如果真有血光之灾,顾家不冲喜,可怎么办好?

    ……

    楚墨晁被一群彪形大汉扔到赌场外面的地上,还来不及喊疼,就被人踩住肚子。

    “楚墨晁,若不还钱,就把你妹妹给我乖乖送过来!如若不然,你就等着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刀疤脸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一边威胁道。

    “我……我还……”楚墨晁战战兢兢地握住对方的脚丫子,就怕对方一用力把他踩死。

    “识实务者为俊杰。”刀疤脸冷笑了一声。

    这一回,看楚墨晁还去哪里找钱。

    五百银元,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似乎已经看到楚墨菡被打扮得漂漂亮亮,被送到他上的画面。

    楚墨菡的美,几乎半个滁州城的人都知道。那叫一个水灵。他垂涎她可不是一天两天。这楚墨晁自动送上门让他琢磨,这不是老天爷都向着他吗?

    楚墨晁在被对方松开后,挣扎着起

    五百块钱的巨债,这让他怎么还?

    抢钱庄也抢不来那么多钱啊!

    难道他非得卖妹妹了?

    他踉踉跄跄地跑回家,一头扑到坑头上,却哭无泪。

    “楚墨晁,你给老娘起来!”沈月桂看到丈夫这副模样,就立刻猜到没好事。他一准儿又输不少钱。她插着腰质问对方:“你是不是把钱都输光了?”

    “只输光了,倒也还好。”楚墨晁无奈地长叹。

    “你到底输了多少?”沈月桂心慌地抓住丈夫的衣领。

    楚墨晁竖起五根手指,在妻子面前晃了晃。

    “五百块钱?”沈月桂顿时傻了眼。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