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墨菡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回到家。顾宸宇那受伤的侧脸一直在她心头晃来晃去,晃得她心里难受。她与唐镌本来就是一对恋人,是他非要追求她。伤他,不是她故意的。

    雪化后的滁州,空气格外冷。她环抱着双肩,将自己的脸缩进外那温和的狐狸毛领里。

    顾宸宇不该对她这么好,害她心软,舍不得看他受伤。

    “楚小姐,今天下班这么早。”一名邻居看到她,主动跟她打招呼。

    “嗯。”墨菡朝对方点点头,看到对方手臂里挎着个竹篮,就客气地问道,“李婶去买菜?天色已经很晚了。”

    “是。这个点儿去,菜便宜。”被称作李婶的女人,精明地笑道。“楚小姐,今儿没人送你回来?”

    墨菡听到对方的问话,顿时愣住。

    没想到她这些天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入眼。

    见墨菡怔忡地不出声,李婶笑道:“楚小姐天天有高级轿车接送,这也不是秘密。左邻右居可都知道。昨儿我们还在说楚小姐钓到金龟婿,要发达了。”

    “那是我的病人,李婶别瞎猜。”墨菡说完,就疏离地越过李婶,走向回家的路。

    她以后得多加小心,免得这些邻居说她闲话。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让高级轿车送了几次吗?”李婶转过,就变了嘴脸,一嘲讽样。

    楚家的底细街坊邻居哪一个不清楚?有一个整天沉迷于烟土与赌博的兄长就够让人头痛了,偏偏她大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原本在滁州与能算得上大户的楚家,就因为这一对夫妻的挥霍无度而败光。尤其是那个楚墨晁,简直都成了滁州城的笑柄,谁家要是数落儿子不上进,都拿楚墨晁当典型。这楚墨菡还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得瑟得要命。她也不想想,哪个有钱有地位的公子哥能不计较楚家的一切而看上她?

    墨菡故意封住耳朵,不让自己去听那充满讽刺的声音。

    这些天,她似乎真跟范斯岑、顾宸宇这两个男人走得太近。

    以后再不能让他们送她回家。因为人言可畏。

    哪怕她与他们只是朋友。

    沈月桂刚把炖熟的剩到盘子里,就听到外面有开门声。她一时慌了手脚。怕墨菡进来看到有,所以她立刻打开灶旁立着的小柜子,将藏到里面。她才关好柜门,墨菡就走了进来。

    “墨菡,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沈月桂见到墨菡,立刻纳闷儿地看向墨菡。平常这时候,墨菡还没下班。

    “下午有事,我没上班。”墨菡闻到的香味,却没有点破。她早就习惯大嫂如此对待。“飞儿呢?”

    “飞儿刚才放下书包就跑出去玩了。墨菡,你帮忙把窝头蒸上。”沈月桂吩咐道。

    墨菡看了一眼上的浅色外,就说了句:“我去换衣服。”

    墨菡的话提醒了沈月桂,她这才注意到墨菡上的衣服:“墨菡,你哪儿来的新衣服?”

    墨菡原本那件外是她穿旧了,找裁缝给改瘦后,送给墨菡穿的。所以见墨菡穿了新衣服,她很纳闷儿。墨菡的工资几乎全部上给他们,她怎么有钱买新衣服?

    “我前几在集上买了块布,找裁缝店做的。”墨菡心虚地撒了个谎。她就知道这么昂贵的衣服穿她上,一定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我还以为是XXX的衣服。我前两天路过XXX裁缝店时,看到他们家模特上穿的就是你这件。”沈月桂看着墨菡,说出心中的怀疑原因。XXX裁缝店的衣服,贵得很。那种衣服,只有达官贵胄才买得起。想不到墨菡会穿了一件。这该不会是宇少送的吗?如此大手笔,恐怕也只有顾宸宇买得起。

    “是吗?可能款式相似吧。”墨菡敷衍了几句,就提着包走向自己的厢房。

    因为她的房间没有火炕,屋子里又没有暖炉,所以一进门格外的冷。此时,墨菡却觉得这屋子的冷及不上她内心的冷。

    她把外脱下来挂到柜子里,然后把浅色系的旗袍脱下,整齐地叠好,放到边,这才换上了一干活用的便服,在外面了件棉坎肩。

    等她回到正屋的时候,沈月桂已经处理好一切,大锅刷得干干净净,一点看不出来刚才炖过。如果不是屋里的香出卖了一切,墨菡还真不知道自己又被大嫂当外人对待。

    墨菡坐到灶前,主动烧起火。等锅里的水开了,才将面整成窝头形状,在中间掏了个眼,扔到锅里的篦子上。

    饭刚做好,墨菡就看到大哥摇摇晃晃着进来。她赶紧擦了一下手,然后起去扶对方:“哥,你怎么喝酒了?”

    “不让我……赌……我还不能喝杯酒?”楚墨晁一边摇晃着往屋走,一边打着酒嗝。

    “赌?”墨菡心下一惊。

    大哥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他迷恋上赌博了?大嫂炖背着她,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可是大哥赌博,这是个原则问题。她可以忍受清贫,却无法容忍哥新添的恶习。

    “大哥,你怎么会去赌?”墨菡不满地问着大哥。

    沈月桂怕墨菡数落丈夫,赶紧叉开话题:“墨菡,饭都熟了。你去外面招呼一下飞儿。”

    墨菡哦了一声,就转出去。

    ……

    未完,待续。

    后面部分,明天早晨补齐。

    墨菡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回到家。顾宸宇那受伤的侧脸一直在她心头晃来晃去,晃得她心里难受。她与唐镌本来就是一对恋人,是他非要追求她。伤他,不是她故意的。

    雪化后的滁州,空气格外冷。她环抱着双肩,将自己的脸缩进外那温和的狐狸毛领里。

    顾宸宇不该对她这么好,害她心软,舍不得看他受伤。

    “楚小姐,今天下班这么早。”一名邻居看到她,主动跟她打招呼。

    “嗯。”墨菡朝对方点点头,看到对方手臂里挎着个竹篮,就客气地问道,“李婶去买菜?天色已经很晚了。”

    “是。这个点儿去,菜便宜。”被称作李婶的女人,精明地笑道。“楚小姐,今儿没人送你回来?”

    墨菡听到对方的问话,顿时愣住。

    没想到她这些天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入眼。

    见墨菡怔忡地不出声,李婶笑道:“楚小姐天天有高级轿车接送,这也不是秘密。左邻右居可都知道。昨儿我们还在说楚小姐钓到金龟婿,要发达了。”

    “那是我的病人,李婶别瞎猜。”墨菡说完,就疏离地越过李婶,走向回家的路。

    她以后得多加小心,免得这些邻居说她闲话。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让高级轿车送了几次吗?”李婶转过,就变了嘴脸,一嘲讽样。

    楚家的底细街坊邻居哪一个不清楚?有一个整天沉迷于烟土与赌博的兄长就够让人头痛了,偏偏她大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原本在滁州与能算得上大户的楚家,就因为这一对夫妻的挥霍无度而败光。尤其是那个楚墨晁,简直都成了滁州城的笑柄,谁家要是数落儿子不上进,都拿楚墨晁当典型。这楚墨菡还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得瑟得要命。她也不想想,哪个有钱有地位的公子哥能不计较楚家的一切而看上她?

    墨菡故意封住耳朵,不让自己去听那充满讽刺的声音。

    这些天,她似乎真跟范斯岑、顾宸宇这两个男人走得太近。

    以后再不能让他们送她回家。因为人言可畏。

    哪怕她与他们只是朋友。

    沈月桂刚把炖熟的剩到盘子里,就听到外面有开门声。她一时慌了手脚。怕墨菡进来看到有,所以她立刻打开灶旁立着的小柜子,将藏到里面。她才关好柜门,墨菡就走了进来。

    “墨菡,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沈月桂见到墨菡,立刻纳闷儿地看向墨菡。平常这时候,墨菡还没下班。

    “下午有事,我没上班。”墨菡闻到的香味,却没有点破。她早就习惯大嫂如此对待。“飞儿呢?”

    “飞儿刚才放下书包就跑出去玩了。墨菡,你帮忙把窝头蒸上。”沈月桂吩咐道。

    墨菡看了一眼上的浅色外,就说了句:“我去换衣服。”

    墨菡的话提醒了沈月桂,她这才注意到墨菡上的衣服:“墨菡,你哪儿来的新衣服?”

    墨菡原本那件外是她穿旧了,找裁缝给改瘦后,送给墨菡穿的。所以见墨菡穿了新衣服,她很纳闷儿。墨菡的工资几乎全部上给他们,她怎么有钱买新衣服?

    “我前几在集上买了块布,找裁缝店做的。”墨菡心虚地撒了个谎。她就知道这么昂贵的衣服穿她上,一定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我还以为是XXX的衣服。我前两天路过XXX裁缝店时,看到他们家模特上穿的就是你这件。”沈月桂看着墨菡,说出心中的怀疑原因。XXX裁缝店的衣服,贵得很。那种衣服,只有达官贵胄才买得起。想不到墨菡会穿了一件。这该不会是宇少送的吗?如此大手笔,恐怕也只有顾宸宇买得起。

    “是吗?可能款式相似吧。”墨菡敷衍了几句,就提着包走向自己的厢房。

    因为她的房间没有火炕,屋子里又没有暖炉,所以一进门格外的冷。此时,墨菡却觉得这屋子的冷及不上她内心的冷。

    她把外脱下来挂到柜子里,然后把浅色系的旗袍脱下,整齐地叠好,放到边,这才换上了一干活用的便服,在外面了件棉坎肩。

    等她回到正屋的时候,沈月桂已经处理好一切,大锅刷得干干净净,一点看不出来刚才炖过。如果不是屋里的香出卖了一切,墨菡还真不知道自己又被大嫂当外人对待。

    墨菡坐到灶前,主动烧起火。等锅里的水开了,才将面整成窝头形状,在中间掏了个眼,扔到锅里的篦子上。

    饭刚做好,墨菡就看到大哥摇摇晃晃着进来。她赶紧擦了一下手,然后起去扶对方:“哥,你怎么喝酒了?”

    “不让我……赌……我还不能喝杯酒?”楚墨晁一边摇晃着往屋走,一边打着酒嗝。

    “赌?”墨菡心下一惊。

    大哥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他迷恋上赌博了?大嫂炖背着她,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可是大哥赌博,这是个原则问题。她可以忍受清贫,却无法容忍哥新添的恶习。

    “大哥,你怎么会去赌?”墨菡不满地问着大哥。

    沈月桂怕墨菡数落丈夫,赶紧叉开话题:“墨菡,饭都熟了。你去外面招呼一下飞儿。”

    墨菡哦了一声,就转出去。

    ……墨菡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回到家。顾宸宇那受伤的侧脸一直在她心头晃来晃去,晃得她心里难受。她与唐镌本来就是一对恋人,是他非要追求她。伤他,不是她故意的。

    雪化后的滁州,空气格外冷。她环抱着双肩,将自己的脸缩进外那温和的狐狸毛领里。

    顾宸宇不该对她这么好,害她心软,舍不得看他受伤。

    “楚小姐,今天下班这么早。”一名邻居看到她,主动跟她打招呼。

    “嗯。”墨菡朝对方点点头,看到对方手臂里挎着个竹篮,就客气地问道,“李婶去买菜?天色已经很晚了。”

    “是。这个点儿去,菜便宜。”被称作李婶的女人,精明地笑道。“楚小姐,今儿没人送你回来?”

    墨菡听到对方的问话,顿时愣住。

    没想到她这些天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入眼。

    见墨菡怔忡地不出声,李婶笑道:“楚小姐天天有高级轿车接送,这也不是秘密。左邻右居可都知道。昨儿我们还在说楚小姐钓到金龟婿,要发达了。”

    “那是我的病人,李婶别瞎猜。”墨菡说完,就疏离地越过李婶,走向回家的路。

    她以后得多加小心,免得这些邻居说她闲话。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让高级轿车送了几次吗?”李婶转过,就变了嘴脸,一嘲讽样。

    楚家的底细街坊邻居哪一个不清楚?有一个整天沉迷于烟土与赌博的兄长就够让人头痛了,偏偏她大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原本在滁州与能算得上大户的楚家,就因为这一对夫妻的挥霍无度而败光。尤其是那个楚墨晁,简直都成了滁州城的笑柄,谁家要是数落儿子不上进,都拿楚墨晁当典型。这楚墨菡还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得瑟得要命。她也不想想,哪个有钱有地位的公子哥能不计较楚家的一切而看上她?

    墨菡故意封住耳朵,不让自己去听那充满讽刺的声音。

    这些天,她似乎真跟范斯岑、顾宸宇这两个男人走得太近。

    以后再不能让他们送她回家。因为人言可畏。

    哪怕她与他们只是朋友。

    沈月桂刚把炖熟的剩到盘子里,就听到外面有开门声。她一时慌了手脚。怕墨菡进来看到有,所以她立刻打开灶旁立着的小柜子,将藏到里面。她才关好柜门,墨菡就走了进来。

    “墨菡,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沈月桂见到墨菡,立刻纳闷儿地看向墨菡。平常这时候,墨菡还没下班。

    “下午有事,我没上班。”墨菡闻到的香味,却没有点破。她早就习惯大嫂如此对待。“飞儿呢?”

    “飞儿刚才放下书包就跑出去玩了。墨菡,你帮忙把窝头蒸上。”沈月桂吩咐道。

    墨菡看了一眼上的浅色外,就说了句:“我去换衣服。”

    墨菡的话提醒了沈月桂,她这才注意到墨菡上的衣服:“墨菡,你哪儿来的新衣服?”

    墨菡原本那件外是她穿旧了,找裁缝给改瘦后,送给墨菡穿的。所以见墨菡穿了新衣服,她很纳闷儿。墨菡的工资几乎全部上给他们,她怎么有钱买新衣服?

    “我前几在集上买了块布,找裁缝店做的。”墨菡心虚地撒了个谎。她就知道这么昂贵的衣服穿她上,一定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我还以为是XXX的衣服。我前两天路过XXX裁缝店时,看到他们家模特上穿的就是你这件。”沈月桂看着墨菡,说出心中的怀疑原因。XXX裁缝店的衣服,贵得很。那种衣服,只有达官贵胄才买得起。想不到墨菡会穿了一件。这该不会是宇少送的吗?如此大手笔,恐怕也只有顾宸宇买得起。

    “是吗?可能款式相似吧。”墨菡敷衍了几句,就提着包走向自己的厢房。

    因为她的房间没有火炕,屋子里又没有暖炉,所以一进门格外的冷。此时,墨菡却觉得这屋子的冷及不上她内心的冷。

    她把外脱下来挂到柜子里,然后把浅色系的旗袍脱下,整齐地叠好,放到边,这才换上了一干活用的便服,在外面了件棉坎肩。

    等她回到正屋的时候,沈月桂已经处理好一切,大锅刷得干干净净,一点看不出来刚才炖过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