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我不买(一更求月票)

    看着盘中的牛排,墨菡不开始庆幸爹爹得势的时候经常在家中接待外国友人,不然她要在顾宸宇面前因为不会使用刀叉而出丑。她优雅地拿着刀叉,尽量不发出声音,因为顾宸宇就坐在对面,她尤其多加了一份小心。

    与两个大人的优雅不同,楚一飞坐在墨菡旁,好奇地研究着手中的刀叉,然后抬起头,认真地观察着对面的顾宸宇。当他学着顾宸宇的样子,用叉子按住牛,再拿刀去切时,发出极大的响声。

    墨菡这才想起一飞从来没吃过西餐,她尴尬地朝顾宸宇看了一眼,就动手帮一飞切牛排。

    “姑姑,为什么他们不把牛切好了再端上来?”楚一飞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是西餐。”顾宸宇替墨菡回答了这个问题,“飞儿,你刚才的动作有点不对。你要这样拿刀叉,切的时候不能发出声音,要这样……”

    楚一飞听到顾宸宇的话后,就对墨菡说道:“姑姑,飞儿自己会切牛。”

    “嗯。”墨菡感激地看了一眼顾宸宇。他很懂得怎么教育孩子,比她这个亲姑还强。她看着一飞像个小大人一样努力优雅地切牛排的样子,不笑了起来。

    顾宸宇端起红酒,轻啜了一口后,赞赏地对墨菡说道:“飞儿是个聪明的孩子。”

    “他是我们楚家的希望。”墨菡点点头。颓废的大哥败光所有家产,已然指望不了他,所以他们楚家的希望全搁在一飞上。幸好一飞一直很懂事、学习很努力。

    “飞儿长大想干什么?”顾宸宇放下酒杯,优雅地笑问。

    楚一飞咽下嘴里塞满的他从未吃过的美味牛排,膛大声回答:“飞机设计师。”

    “飞机设计师?飞儿,你怎么会想到长大了当飞机设计师?”墨菡有些诧异。飞儿连飞机都没坐过,竟然会想做飞机设计师。

    “老师告诉我们说我们国家没有真正自己制造的飞机。”

    楚一飞的话让顾宸宇赞许地挑起眉,满意地笑着点头:“不错的理想。飞儿长大一定会比叔叔强。叔叔只会拿枪。”

    飞儿被夸赞,小脸飞扬着灿烂的笑容。

    墨菡不甚赞同地说道:“飞儿,你顾叔叔拿的不是普通的枪,那是安邦定国平天下的枪,是拯救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的枪。”

    “嗯。顾叔叔是飞儿的偶像。”飞儿崇拜地看着顾宸宇。

    顾宸宇因为墨菡的赞誉,悄悄翘起薄唇,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这个小女人真的很懂他的心。

    ……

    来福赌场是滁洲最大的赌场,老板是个极有背景的黑道人士,养着十几个打手维持秩序。楚墨晁站在赌场门口,看着来回走动的打手,心里害怕却又手痒得难受。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钱袋,这点钱都不够还上次欠下的赌债,为了不让那些打手看到自己,他低着头溜进去。

    挤进人群后,他掏出几张纸币扔到桌上:“我押大!”

    看着庄家在转动手中的碗,他暗自祈祷:“大……大……大……”

    结果筛子出来的结果却是小,他眼瞅着自己的钱被人收走。不服气的他继续押,虽然也有押对的时候,可是五次有三次押错,最后的结果是输光所有的钱。

    “楚墨晁,你的赌债到底什么时候还?”这时,两个打手拽住他的衣领,将他从人群里抻出来,气势汹汹地问。

    楚墨晁被两个人吓到腿软,他一边举高双手,一边求饶:“哥几个别生气,你们再宽限我几天。等我妹妹一领薪水我就还钱。”

    “你妹妹?”这时,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摇着扇子走过来,“楚墨晁,听说你有个水灵灵的妹妹。”

    对方脸上那三寸多长的刀疤非常狰狞,楚墨晁被吓得大气不敢出,只“哦”了一下。

    他也算是这赌场的常客,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这样吧,楚墨晁,我再借你一百大洋,赢了,你还钱走了,输了,你妹妹归我。”男人邪恶地抹了一下嘴角,“怎么样?要不要赌赌你的手气?”

    一百大洋?

    楚墨晁被这个数字惑,如果赢了钱,他就能还清赌债,还不用告诉老婆跟墨菡。

    “我赌!”他起腰,大声回答。

    男人邪邪地笑了一下,一伸手就有人送上一百大洋,他将钱放到楚墨晁的手上,诡异地说了句:“祝好运!”

    楚墨晁因为贪婪而忽略掉对方眼里的谋,拿着钱就奔向正赌得兴奋的人群。

    ……

    “墨菡,如果你同意,我打算送飞儿出国。他的理想只有出国留学才能实现。”顾宸宇在吃完饭后,淡笑着提议。

    墨菡有些惊讶,对飞儿来说,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机会,可是她却选择了拒绝:“无功不受禄。顾先生,我会用自己的能力供飞儿上学。”

    “你不要固执。这样做对飞儿好。”顾宸宇皱了皱眉。虽然他猜出墨菡可能会选择拒绝,心里却仍然不愿意接受。

    “我不想欠你太多。”墨菡坚定地摇头。

    “飞儿,你的意见呢?出国留学你才能学会怎么制造飞机。”顾宸宇转向一直坐在墨菡边像个小绅士一样乖巧的楚一飞。

    楚一飞眨了眨大眼,认真地看了眼墨菡后,才回答顾宸宇:“飞儿听姑姑的。”

    墨菡听到楚一飞的话,不开心地揉揉他的脑袋:“飞儿真懂事。”

    顾宸宇只能无奈地抿嘴。墨菡这个聪慧的女人非常明白若答应他的提议,就要欠他人,与他牵扯不清。她宁可牺牲侄子的前程,也不愿意与他过多纠缠。

    楚一飞跳下高高的椅子,拉着墨菡的手,小声地说道:“姑姑,飞儿要上厕所。”

    墨菡不好意思地顾宸宇笑笑:“你等我们一会儿。”

    “好。”顾宸宇掏出雪茄,看着墨菡他们走出去后,就点燃,烦躁地猛吸。

    这个看似柔弱却固执的小女人,并不是易攻的沙雕,而是一个坚固的城堡,他想攻进她的心恐怕比攻下滁洲还难上百倍。

    ……

    唐锦西从洗手间一出来就看到墨菡牵着一个男孩的手,在侍从的指引下朝这边走过来,她一眼就认出墨菡,不嫉妒地瞪着对方。这么一个寒酸的女人,怎么配跟顾宸宇站在一起?也许是出于嫉妒,在墨菡经过她边的时候,她伸出那穿着高筒马靴的脚,用力绊了对方一下。

    墨菡毫无预备地被人绊倒,体失重地摔倒,这时,她一直藏在衣领内的心型吊坠掉出来,抛离她的体,落在离她一米以外的地上。在她忍痛爬起来,想去拾吊坠的时候,唐锦西也已经注意到那枚心型吊坠,当她看到那吊坠的形状时,倏地眯起眼睛。

    墨菡伸出手,要拾起唐镌送给她的定物,一只穿着靴子的脚狠狠地踩上她的手。她痛得倒抽一口气,抬起头看那靴子的主人。那是一张刁蛮任的脸,极美,从对方那时尚的穿着,她就猜出对方出高贵。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惹到这位千金小姐,她并不认识对方。

    “小姐,你踩到我了。”墨菡见对方一直不肯抬脚,就不卑不亢地说道。对方那高傲的模样伤到她的自尊,所以她不会向对方求饶。而且她没做错什么,这女孩踩她踩得毫无道理。

    “我就是踩你了,怎么着?偷东西的贼!”唐锦西高傲地睨着墨菡,不但不抬脚,反而用力碾。

    楚一飞瞧出不对劲,上来抱住唐锦西的腿,一边捶打她,一边吼道:“放开我姑姑!我姑姑不是偷东西的贼!”

    唐锦西一把推开楚一飞,弯腰拾起那枚心形吊坠,在墨菡面前摇晃:“你若不是偷东西的贼,这条项链怎么会在你手上?”

    “那是我的!还我!”墨菡用头撞开唐锦西的腿,扑上去抢唐镌的吊坠。那枚心型吊坠是她与唐镌间唯一的联系,她不能让这个千金小姐抢走。

    “真不要脸!分明是偷的!”唐锦西揪住墨菡的头发,与她撕打起来。

    “还给我!”墨菡感觉头皮都快要被对方揪下来了,疼得眼里含着眼泪,却不肯放弃,一定要把唐镌的东西要回来。若这吊坠丢了,她与唐镌之间的联系就断了,她以后靠什么来思念唐镌?

    楚一飞看到姑姑被打,冲上前,一口咬上唐锦西的手,一边咬还一边踢。

    唐锦西吃疼地松手,墨菡被一飞成功地解救。

    “你敢咬我?”唐锦西气愤地冲上去,就要抽楚一飞,墨菡赶紧抱住侄子,将背对着唐锦西。

    就在她以为唐锦西的拳头会落在自己背上时,她听到了范斯岑冰冷的声音。

    “你敢再碰她一根手指头,信不信我会让你整只手都废掉?”范斯岑捏住唐锦西的手腕,充满威慑地眯起寒眸。

    “你是谁?为什么替个小偷说话?”唐锦西不服气地呛声。在滁洲,还没有人敢这么欺负她唐家大小姐。这个男人没长眼睛?

    “路见不平之人。”范斯岑将唐锦西按在墙壁上,低俯下头,用冷得让人发抖的声音说道,“不要激怒我,你承担不起,唐大小姐。”

    “你认得我?”唐锦西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这个冷酷的男人既然认识她,就该对她恭恭敬敬才对,他吃了雄心豹子胆?就不怕她报复?

    “吊坠还我!”范斯岑根本不理会唐锦西,只是冷酷地命令。

    “不给!”唐锦西用力攥紧掌心,说什么也不肯把吊坠交出来。

    墨菡握着被踩得破皮流血的右手,走到他们面前,用带着哀伤的口气说道:“唐小姐,那吊坠对我很重要,请你还给我。”

    “这是我哥的吊坠,我为什么要还给你?”唐锦西充满嘲讽地看着墨菡。

    “你哥?”墨菡忘了手上的痛,怔忡地看着唐锦西。这个千金小姐竟然是唐镌的妹妹。她跟唐镌的妹妹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火爆,以后要怎么相处?墨菡有些急了,眼泪几乎要掉下来。这唐锦西对她印象不好,一定不会让她顺利嫁给唐镌。

    “承认吧!你是个贼!我要把你交给警察,让他们好好审审。”唐锦西毫不留地冷笑,“还有你!帮个小偷欺负我,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承认我不是好人。”范斯岑冷笑着,一根根掰开唐锦西的手指,将那枚对墨菡来说无比重要的吊坠取出来,在她气得要咬人时,迅速后退,“你要告就告我,抢你东西的人是我——范斯岑。”

    范斯岑无所谓地说完,就揽住墨菡的肩膀,带她离开。

    楚一飞赶紧撒开小腿追上去:“姑姑,等等飞儿。”

    “范斯岑,你等着!”唐锦西气得叫嚣。太气人了,她从来没受过这种羞辱。找到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男人。范斯岑——这个名字她记下了!

    范斯岑回,冷漠地看了唐锦西一眼:“请便!”

    等顾宸宇赶过来的时候,墨菡已经被范斯岑带走,只剩下一脸愤愤不平的唐锦西。他转就要去追,唐锦西在他后不甘心地吼道:“顾宸宇,你的朋友是小偷!她偷了我哥的东西!”

    “那是你哥自己送的。何来‘偷’这一说?唐小姐,念你是唐镌的妹妹,我不跟你计较。若有下次,我会让你们唐家在滁洲消失!”顾宸宇说完,连看都不看唐锦西一眼就离开。

    他最不屑这种靠家世傲人就纵任的千金小姐。长得再美也是个心肠狠毒的女人。

    见过太多如唐锦西这样的千金小姐,他更觉得他的墨菡是他所见过最美的女人。

    “宇少,墨菡小姐被范斯岑带走了。”李祈安追上来,如实禀告。

    “范斯岑?”顾宸宇握紧牙关。他忘记了,除了唐镌,他还有这么一个敌。“墨菡伤得重不重?”

    “手背似乎伤得不轻。”李祈安把自己看到的告诉顾宸宇。

    “混蛋!”顾宸宇气得一拳挥去,重重地砸在西餐厅的门板上。

    他本来想给墨菡一次浪漫的约会,没想到却遇到唐小姐这个疯女人,搞坏这场约会不说,还害墨菡受伤。

    “宇少息怒。”李祈安担心地看着顾宸宇。

    ……

    楚墨晁被赌场的人摔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疼得哀号时,那个刀疤男带着玩味的笑蹲到他面前:“我给你三天时间还钱。三天后不还钱,我就去迎娶你妹妹。”

    “不要!我求求你,求你再多宽限些时间。”楚墨晁拽着对方的腿,拼命哀求。他赌博也是想弄点钱,没想到没有赢钱反而输得一塌糊涂,还把墨菡给赔进去。他知道自己从来就不是个好哥哥,可是他不会坏到把妹妹推进火坑。他再糊涂也明白妹妹跟着这种男人决不会有好结果,他不能答应对方。

    “三天!就三天!大舅哥,三天后你就等着我的花轿上门吧。”刀疤男邪恶地笑起来。

    三天,三天时间要他去哪儿凑两百大洋?

    楚墨晁急得想哭。

    他颓废地爬起来,歪歪斜斜地往家家,越走越心慌。

    难道真要把妹妹嫁给那个刀疤男?

    不行!

    他这辈子也没对墨菡好过,他不能再混球地把妹妹毁了。

    实在不行,就逃吧。

    全家逃到一个刀疤男找不到的地方,不就安全了。

    当下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他加快脚步往回跑。一进屋,他就慌乱地催促妻子:“飞儿他娘,你赶紧收拾东西,咱们今晚就离开滁洲。”

    沈月桂不解地看着丈夫:“离开滁洲?干嘛?你疯啦?”

    “有空我再解释。”楚墨晁上坑,一刻不停地开始收拾。

    见楚墨晁把柜子里的衣服全翻出来,沈月桂赶紧上前阻止:“楚墨晁,你是不是真疯了?我们在滁洲过得好好的,你干嘛要走?”

    “再不走我们家就完了。”楚墨晁突然瘫坐在坑上,用力捶着自己的头,“我就是他妈的混蛋!我想赢点钱让你跟墨菡都过得好点,可是却输了。那个赌场老板命令我三天内还钱。三天啊!我去哪儿找两百大洋还他?还不上钱,他就要强娶墨菡。月桂,我们必须今晚就逃,不逃墨菡就毁了。”

    “你……”沈月桂不知道该说丈夫什么好。“你怎么又沾上赌了?”

    “隔壁拉黄包车的小蔡不是赢了三十个大洋,拿钱开了个布店吗?我也想试试。”楚墨晁无辜地说道。

    “有几个跟蔡那么手气好的?算命的老李挣得少吗?他输得连饭都吃不上了。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沈月桂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丈夫。“我跟了你,你不争气也就算了,我还有飞儿。可你别总给我惹事啊!”

    “我再也不赌了。飞儿他娘,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赶紧收拾东西,一会儿墨菡回来,咱们就连夜逃跑。”楚墨晁站起来,又继续收拾东西。

    “别收拾了!”沈月桂拽过楚墨晁手里的衣物,重新放回衣柜。

    “我不能让墨菡嫁给那个刀疤脸。”楚墨晁坚持着。

    “谁说让她嫁给赌场老板了?”沈月桂瞥了楚墨晁一眼,“亏你还是墨菡的哥,连她跟谁交往都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楚墨晁怔忡地望着妻子。

    “我今儿特意去邢军指挥部,查出昨天送墨菡的那个男人的份。”沈月桂得意地坐在坑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问丈夫,“你猜那个男人是什么份?”

    “不就是个军官吗?还能是什么?”楚墨晁烦躁地说道,“我跟墨菡说过,让她少跟那个人来往。”

    “军官可要分好多级别,咱家墨菡勾搭的可是邢军督军顾霸天的儿子,也是这次攻打滁洲的总指挥。只要咱们墨菡嫁给顾宸宇,别说两百大洋,你就是要座大宅也没问题。”沈月桂越想越兴奋。

    “你开玩笑吧?”楚墨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墨菡那丫头能跟督军的儿子好上?

    “好人有好报。我当年那么好心地收留墨菡,这不,该是她回报我的时候了。”

    ……

    范斯岑找了家最近的医院,带墨菡处理伤口。当医生帮墨菡包扎好手背上的伤后,她突然想起自己与范斯岑离开时,竟然忘记跟顾宸宇说一声。他会不会还在餐厅里等她?

    “斯岑,我得回餐厅一趟。”墨菡对范斯岑说道。

    “你要做的是好好回家养伤。”范斯岑握住墨菡的手,粗哑地说道。都伤成这样,墨菡竟然还在想着顾宸宇,难道只短短四天时间,顾宸宇就已经打动墨菡?他吃味地绷起酷脸。

    “我总要跟顾宸宇说一声。”

    “不需要!”范斯岑粗声说道,在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后,他又降低声调,“他不可能傻傻地在那里等你,餐厅出那么大的事儿,他的副官一定会告诉他。”

    “也是。”墨菡咬了咬嘴唇。顾宸宇也许已经离开了吧。

    “墨菡,听我的,离他远点。我是为你好,不会害你。”范斯岑用拇指摩挲着墨菡的脸颊,粗哑地说道。

    “我明白,他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墨菡有些失落地说道,“其实,连唐镌也是我招惹不起的。今天看到他妹妹,我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跟他的区别。”

    她招惹的竟然都是她招惹不起的。

    唐镌,她似乎也不起。

    其实,她早就清楚这一点,才会一直躲着唐镌。她只是被唐镌的冲昏头脑,忘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

    “我们两个才是同类。”范斯岑捧起墨菡的脸,认真地说道。“我不会比唐镌跟顾宸宇少你一点。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同类。我们之间不会有门弟的差距。嫁给我没有人会笑话你是高攀,笑话你麻雀变凤凰。”

    墨菡回望着范斯岑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话那么清楚地提醒了她,她配不上唐家这样的豪门,也配不上顾家那样的权贵。她就只是一株普通的野花,风一吹遍地都是。

    她的心莫名地痛。

    熨帖在心口的那枚心形吊坠突然变成一块炽铁,烫得她难受。

    墨菡轻轻推开他的手,有些落寞地说道:“斯岑,我想回家。”

    “墨菡,我是认真的。”范斯岑握紧墨菡的肩膀,她回视自己的眼睛,“唐家不会许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进门,你看唐小姐就明白了,他们眼前于顶,根本瞧不起我们这样的人。而顾家,你更进不去。不说顾宸宇,顾霸天那一关你就过不了。”

    墨菡被范斯岑的话伤到遍体鳞伤。她清楚,她都清楚。如果说以前不清楚,那她今天清楚了。有那个唐小姐在,她也别想轻易进唐家门。她跟唐镌之间隔着的,何只是一道门弟的鸿沟?

    至于顾宸宇,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相,因为他有一个不屑她的父亲。

    她颤抖着双唇,用哀求似的语气说道:“斯岑,求你别说了。我想回家,我只想回家。”

    “对不起。伤到你不是我所愿。”范斯岑用力将墨菡拥进怀里,悲痛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伤心,他会比她还痛。

    可是他必须说那些会伤害她的话,因为他要让她看清事实。他得她远离顾宸宇。

    墨菡趴在范斯岑前,失控地落泪。

    ……

    顾宸宇把自己关在偏厅,不许任何人进来。他坐在钢琴前,一遍遍弹着《月光曲》。曾经,墨菡就坐在他边,与他合奏这一支《月光曲》,他还记得她的体温,记得她灿烂的笑。

    以后可还有机会?

    唐镌与墨菡之间拥有甜蜜的,他没有

    范斯岑与墨菡之间拥有童年的回忆,他没有。

    他与墨菡之前,只有他的一厢愿。

    在墨菡受伤时,他还没有及时出现保护她。

    顾宸宇的俊脸充满怅然与自责。

    如果他当时陪她去洗手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都能躲过?墨菡不会受伤,范斯岑也不会抢了那英雄救美的机会。

    李祈安担忧地从玻璃窗往里望,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宇少。

    他在责备自己今天的疏忽吧?不然眉头不会皱那么紧。

    楚小姐受伤,其实不能全怪在宇少上,那个唐小姐要承担主要责任。真不清楚那个唐小姐到底发什么神经,竟然出手那么狠毒。想想楚小姐那嫩生生的手背被高跟鞋狠狠地踩压,连他这无的人都会心疼,何况是深着楚小姐的宇少?

    这时,陈和走过来,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楚墨晁夫妇?他们来干嘛?”李副官不解地问道。

    “说是谈楚小姐的事。”陈和担忧地看着李副官,“你说他们会不会阻挠宇少跟楚小姐?”

    “他们巴结都来不及,还阻挠?你没长脑子?”李副官教训道。

    对于楚墨菡的世与家人,他早就派人做过一些调查,因为了解,所以对这对夫妇并无好感。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今天来找宇少所为何事。他猜不透。

    “我就是担心……”陈和挠挠后脑勺,“你说今儿闹这么一出儿,宇少已经够倒霉,要再来两搅局的……”

    “陈和,你把他们带进来,我先去跟宇少通报一声。”李副官说完,就推开偏厅的门进去。

    听到有人进来,顾宸宇并没有说话,他只是低下头,用左手一下下敲击着琴键,浓密的眉皱成一团。

    “宇少,楚小姐的兄嫂在外面求见。”李副官走近,恭敬地说道。

    “说我没空。”顾宸宇立刻拒绝。现在的他根本没心见任何人。

    “人都已经来了,您不如就听听他们想说什么。”李副官耐心地劝道。以他对楚墨晁夫妇的了解,他们必是有求于宇少,或者想巴结宇少,也许这对夫妇的到来,对陷入瓶颈的宇少来说,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顾宸宇从钢琴前起,整理了一下军装的衣领,然后正色地吩咐:“带他们进来。”

    “是!”李副官领命后离开。

    不一会儿,他就带着楚墨晁夫妇进来。

    楚墨晁这是第一次看看顾宸宇,立刻被他上那股霸气与贵气吓得,颤颤巍巍地跟在李副官后,大气不敢出。本来见到拿枪的他就哆嗦,这下子见到的还是邢军的最高指挥官,他能不被吓掉魂已经不错了。

    与他的战战兢兢相反,沈月桂却是一脸兴奋。她先是用贪婪的目光观察着这富丽堂皇的偏厅,最后才落到那站在窗前的伟岸的男人上。

    “哎哟,这就是宇少吧?我是墨菡的大嫂。”她地打着招呼,先自我介绍起来。

    “嗯。”顾宸宇只是嗯了一声,即没让坐,也没有回应。

    沈月桂尴尬地咳了一声:“我们家墨菡小的时候,就有算命先生说她是皇后命。我起先还不相信,现在看到宇少我信了。您跟墨菡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她这话一出口,站在她不远处的李祈安差点笑出声。这女人果真如他所料,是来巴结宇少的。

    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这女人可真会说话。

    不过,宇少听到这话,应该会高兴吧?

    他悄悄观察着宇少,却发觉宇少的表依然淡漠,波澜不兴。

    “宇少,不是我夸,算命先生说过,我们家墨菡有帮夫相,娶了她的人将来一定大富大贵。宇少是少年英雄,将来天下说不定都是您的呢。飞儿他爹,我说的对不对?”沈月桂独角戏唱太久,自觉无趣,便用力撞了撞丈夫的肩膀。

    楚墨晁还没走贡恐惧,只是颤抖地点点头:“对……对对……”

    “宇少,我们家墨菡若嫁给您,不只是她的福气,也是您的福气。”沈月桂讨好地笑道。

    顾宸宇听到这儿,才开口:“不要转圈,直说来意。我很忙。”

    沈月桂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我们家墨菡面皮薄,所以我跟她哥供她来跟您提亲。如果您真的喜欢墨菡,我们就把亲事定下来。”

    原来是来提亲?

    墨菡怕并不知

    顾宸宇的眉拧成川字,黑眸里并没有兴奋,而是不悦:“这事儿不劳二位心。我跟墨菡的事自己会处理。祈安,送客!”

    沈月桂一听要送客,立刻急了。她赶紧求饶似地开口:“宇少,你要不娶我们家墨菡,三天后她就得被赌场老板强娶了。您不会狠心地看着她被个无赖糟蹋吧?”

    本来要离开的顾宸宇听到这儿,便扬手示意李副官退后。他走近沈月桂,用霾而冷酷的声音质问:“到底怎么回事?”

    楚墨晁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一边抽自己嘴巴一边哭道:“都怪我好赌。我欠赌场二百大洋,他们老板说三天内不还钱,就要墨菡嫁给他。宇少,我知道你喜欢墨菡,两百大洋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

    顾宸宇气得迈步走到楚墨晁面前,一把拽起他的衣领:“你这是要卖掉墨菡?”

    “我也不想……可我欠着人家……”楚墨晁心虚地低下头,不也再看顾宸宇被怒火染红的双眸。他的确在变相地卖妹妹,可他真的是走投无路,才想到这招。

    “你考虑过她的感受没有?我真替她难过,她何其不幸,竟然有你们这样的亲人?我不会买墨菡!”顾宸宇愤怒地大吼。二百块大洋对他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可是他不能答应楚墨晁他们的要求。如果墨菡知道他用二百大洋把她买了,她会多难受?墨菡的自尊会被那区区二百大洋毁尽。这是他最心疼最不舍的。

    “我……宇少不……不答应就……就算了……”楚墨晁吓得浑发抖。这宇少不发火就已经够吓人,这一发火,更让他胆战心惊。“您……您放手,我……我们这就走。”

    沈月桂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哀声说道:“哎,看来只能让墨菡嫁给那个刀疤脸了。飞儿他爹,我们走吧。”

    顾宸宇眯起星眸,不悦地推开楚墨晁。

    这样的亲人,如果是他的兄嫂,他早就一枪结果了他们。

    他们不配当墨菡的亲人!

    沈月桂挽起丈夫,一边掉眼泪一边训斥丈夫:“我就说不要来,算命先生的话全是骗人的。什么皇后命?顶多也就是个黑道夫人了。可怜我们这国色天香的妹妹,一朵鲜花要插到牛粪上了。”

    顾宸宇突然叫住他们:“站住!”

    沈月桂兴奋地转,一边伤势擦眼泪,一边问道:“宇少可还有什么吩咐?如果没有,我跟墨晁还要赶紧回去准备墨菡的嫁妆。虽然是被,可我们也不太委屈墨菡。”

    顾宸宇对李副官吩咐道:“祈安,去拿三百银元给楚先生。”

    沈月桂兴奋地跑过来,抓住顾宸宇的手:“宇少,您答应了?哎哟,我就说嘛,您跟墨菡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您早点答应多好,害我白难过一顿。”

    “我答应你什么了?”顾宸宇无地拨开沈月桂的手,“这钱只是借给你们还帐。”

    “借的?”沈月桂错愕地张大眼睛,“那还要还?”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两百银元是让你们去还债。剩下的一百银元,是借给你们找点正经的营生。我若要娶妻,聘礼不会只有三百银元,我会让我的妻子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新娘。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墨菡。你们若多嘴让她知道,我会缝上你的嘴,让你这辈子也说不了话!”顾宸宇充满威胁地看着沈月桂。他知道,这个女人比楚墨晁难缠。他得让这女人明白,墨菡不能随便欺负。

    “啊哈哈……嗯……谢谢宇少……谢谢宇少……”沈月桂兴奋地点头,就差点儿给顾宸宇磕头。

    她可不可以理解为,他若娶了墨菡,他们就不用,还这三百银元了?他刚说聘礼不会只有三百银元,也就是说会很多很多。

    看来这个男人对墨菡可不是一般的倾心,那是非常非常在意的。

    这下子,她就放心了。

    这男人早晚会成为他们楚家的女婿,她会帮他盯着那些苍蝇蚊子,不给那些男人机会。

    “给。三百银元。”李副官将一盒银元递到沈月桂面前,面无表地说道。“宇少的话请记住。否则,你们不只要还钱,还会没了声音。”

    “知道知道。”沈月桂兴奋地接过银元,拉着丈夫就往外走。她怕多待一分钟,顾宸宇会改变主意,把这三百大洋再要回去。

    “给我看看是不是真有三百块。”楚墨晁在走出指挥部后,一把他过盒子,想打开看看。他们本来只想着用墨菡换二百大洋,没想到不但不用卖掉墨菡,还白得了三百大洋。

    “别高兴太早。没听宇少说的,这钱是借给咱们的。”沈月桂拍掉丈夫的手,用布将盒子包起来。

    “你真以为我傻?只要咱们墨菡同意嫁给他,这钱就不用还了。”楚墨晁有些贪婪地看着钱盒。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银元。今儿真的有几分兴奋。

    “回去一个字也不许跟墨菡说。不然这些钱怎么来的怎么得给顾宸宇送回来。”沈月桂不放心地叮嘱丈夫。

    ------题外话------

    一更,求月票。晚上还有一更。鱼儿这么努力更新,亲们给几张月票吧。么么。

    当编辑通知要上架的时候,鱼儿正重感冒中,孩子还割破了拇指缝了好几针。可是为了上架后让亲们看个过瘾,鱼儿把自己锁在码字软件里,才有了这一万字。鱼儿继续去锁字,希望晚上十点左右能弄出第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