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他想解脱

    范斯岑感觉自己站在一片朦胧的迷雾之中,他挥动着双手,拨弄着眼前的迷雾。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童真的声音。

    “小哥哥,你为什么要在头上插根草?”

    “小哥哥,我爹爹说这个弹球可以买下一座城。你拿去救。”

    ……

    “墨菡!”他向前迈了一步,努力寻找声音的主人。

    这时,画面突然一闪,他的眼前出现一座人间地狱。铁链上锁着已经遍体鳞伤的人,中岛英寿正拿着一把军刀,充满威严地命令道:“中岛智久,这个人是帝国的敌人。杀掉他!”

    “不!我不想杀人!”范斯岑不愿地后退。

    “杀掉他!”中岛英寿不悦地大喝。

    范斯岑感到自己的体被人架住,推到刑具前。中岛英寿手中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到他手里。

    “中岛智久,我命令你,杀掉他!”

    锋利的军刀,不受控制地向前,狠狠地刺中那被锁着的伤者的口,顿时血模糊。那人痛得抬起头,墨菡痛苦中饱含恨意的脸在范斯岑眼中不断扩大。

    “墨菡?不!”范斯岑在看清那个满鲜血的人是墨菡时,惊恐地大吼。等他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正坐在自己位于武馆的房间里。

    原来只是一个梦。

    范斯岑抹着额头上的冷汗,掀开被子要下地。脚才沾到地,就一头栽倒。

    “少主!”两名保镖见状,赶紧跑过来扶他起来。

    “走开!”范斯岑推开两人,连外都顾不得穿,就继续往外走。他还没得到父亲的承诺,所以他要继续去给父亲下跪。

    “少主,主人已经答应您的请求。请您保重自己的体。”加藤俊雄追上去,拦住范斯岑。

    “咳咳……父亲……真的答……咳……答应了?”范斯岑捂着口,急促地咳嗽着。

    他只记得自己在父亲门前跪了一天一夜,父亲一直没出来见他。他最后的意识只是冷,很冷,冷得他想泡在北海道的温泉中三天三夜不出来。

    “是!主人答应您的请求了。”加藤俊雄实在搞不懂,少主怎么会为了个低的中国女人而跪了两天一夜。昨夜温度骤降,狂风肆起,他们这几个保镖被冻得躲回屋里,少主竟然还跪在门外,一动不动。直到临近的时候,少主终于经受不住风寒的侵袭而昏倒。他不明白到底那个楚墨菡施了什么魔法,竟然让少主痴迷到这种程度。如果是他,怕连一个时辰都跪不下去。

    得到加藤俊雄的保证,范斯岑突然一阵头昏,便再次失去意识。

    墨菡无恙,他从此一睡不醒也无所谓了。他的生命本来就毫无意义。他早就厌倦了谋与杀戮。死反而是一种解脱。

    ……

    顾宸宇站在外二的门口,微勾起薄唇,看着不远处正在给小病号讲故事的楚墨菡。

    她的笑容原来如果简单。

    当那穿着病号服的小孩儿被她逗得咯咯笑时,她脸上的笑容比那孩子还要灿烂。顾宸宇觉得自己仿佛看到漫天的烟花,绚烂。

    这怒放的笑容,惊艳了他的心。

    ------题外话------

    今天事太多,先写这些。如果喜欢此书的,就把文放进书架吧。么么。

    推荐鱼儿的完结文《部长别太坏》。http:/www。xxsy。net/info/375036。html

    她怀孕了?那暗夜中的可恶男人,不但毁了她的婚姻,还送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我娶你。”陆少琛如施舍一般,淡漠地扫了赵青荇一眼。

    “你娶我?陆少琛,我只是一株杂草。”赵青荇愕然。

    “如果我偏要,你嫁不?”陆少琛突然眯起精眸,充满威胁地瞪着青荇,大有你敢说不,我就吃了你的意味。

    “我为什么要嫁?”赵青荇迟钝地眨眨眼睛。面前这个腹黑的男人真是那儒雅俊逸的天之骄子陆少琛?她怎么觉得自己成了大灰狼嘴里叼着的小红帽?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