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为她而跪

    范斯琪看到程志鹏跟心腹薛东山就躲到书房商议什么事,她不动声色地走到厨房,煮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半小时后,她端着一碗银耳莲子羹小心翼翼地走到书房门口,把耳朵贴上去。当她听清楚里面两人的谈话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滁洲失守了,宸宇,我就快回到你边了。”

    这时,程志鹏的原配齐美珠从楼梯上下来,一看到范斯琪,就高傲地质问:“八姨太,你站在书房门口做什么?”

    这时,三姨太跟过来,鄙夷地挥舞着手中的丝帕:“大姐,我就说这个女人不简单。没事不把咱们督军伺候好,竟干些鬼鬼祟祟的事!”

    范斯琪站直体,不甘示弱地顶回去:“三姐哪只眼睛看到我鬼鬼祟祟了?我给督军煮了宵夜,正要给他送进去。”

    “督军有正事,你不要打扰他。”齐美珠用训斥的口吻说道。

    “是!”范斯琪弯下腰,恭谨地应道。

    她本来也没打算进去,既然得到她想要的消息,就没必要在这里恋战。她根本不屑与程志鹏的女人们周旋。

    她端着莲子羹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月光照在她美艳的脸上,反出兴奋的光。

    从她被义父带回本,她就没做过真正的自己。她一直被命令,被使唤。唯一能自主的,就只有她的心。虽然她是带着任务去接近顾宸宇,可她对他的感绝对发自内心。当哥发现她动了真心时,曾经提醒过她,棋子不能有心,可是她根本听不进哥的劝告。她不想做一个无心的棋子,她顾宸宇,发了疯地

    当她接到义父的命令回国时,曾经为了留在顾宸宇边抗争过,可是没用。对义父来说,她就只是一枚棋子。他要把她下到哪里,就一定会下到哪里,她没有抗议的资格。于是她被迫回国,刻意引起程志鹏的注意。当他毁掉她的清白时,她的眼泪只能吞进肚子里。当时她就发誓,早晚有一天,她会用他的血来祭奠她的清白。

    而这一天,快来了!

    她兴奋的眼睛里闪着一种狠毒的锐芒。

    她似乎已经看到程志鹏死在自己面前的惨相。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的任务还没完成。

    就在她眯起眼睛,狠地冷笑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有些鬼祟。练过耳力的范斯琪立刻躲到门边,防备地看着门口。

    当一个着军装的男人鬼鬼祟祟地闪进来时,她立刻伸出右手掐住对方的喉咙,将对方压到门板上:“干什么的?”

    “我……我……咳咳……”男人因为被扼住喉咙,不断咳嗽。

    “快说!不说我就杀了你!”范斯琪收紧拇指跟食指,长长的指甲更深地陷进对方的脖子,痛得对方脸色惨白。

    “血色……樱……樱花……”男人怕范斯琪真把他掐死,赶紧喊出她的代号。

    听到“血色樱花”四个字,她立刻松开手,给对方自由。

    男人捂着喉咙,倚着墙壁喘了半天气,在范斯琪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才小声说道:“血色樱花小姐,少主让我过来保护你。”

    “我哥?”范斯琪激动地看着对方。哥派人来保护她,是担心她的安全吗?他一定没跟义父说,不然她不会接不到有人潜伏进来的消息。

    “我现在是督军府的侍卫,小姐有急事可以找我。还有,少主让我告诉你,完成这次任务,他会帮你去向主人求。”男人小声地说道。

    “嗯。督军府耳目众多,你赶紧走!”范斯琪谨慎地说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程志鹏又是个多疑的人,所以她必须步步小心。

    男人听她的话,立刻打开房门,向外面巴望了一下,看四周无人,这才匆匆离开。

    ……

    “啊!”中岛英寿手里握着一把军刀,气极地挥手落下。军刀所到之处无一完整。中岛英寿站在一地狼籍中,目光露出狠毒辣的光芒。他倏地转过,目光凶狠地瞪向一直跪在他面前的范斯岑:“斯岑,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给我下跪?你忘记我对你的教训?我们中岛家族的人只跪天皇!”

    “斯岑没忘。”范斯岑微低着头,冷冷地回答。“斯岑只求父亲放过楚墨菡。”

    “中岛智久!”中岛英寿气愤地将手中长长的军刀挥向范斯岑,停在离他的眼睛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别以为你是我儿子,在我面前就有特权!”

    范斯岑毫不退缩,他抬起头,勇敢地看着中岛英寿:“斯岑不敢那么以为。斯岑是在恳请您,请不要再派人去刺杀楚墨菡。”

    “她会破坏我们的计划!她必须死!”中岛英寿狠地说道。

    “她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甲。父亲,我说过,我不会让她破坏我们的行动计划。因为,我要娶她!”范斯岑坚定地说道。

    父亲因为担心楚墨菡影响顾宸宇,所以派出一支训练有素的特工去搞暗杀,结果无一生还,全被顾宸宇的人打死。当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他不但不恨顾宸宇,反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因为墨菡没死。

    “你要娶一个低的中国女人?”中岛英寿不悦地眯起眼睛。

    “她不低!”范斯岑头一次用抗议的语气跟父亲说话。楚墨菡在他心里就是一朵圣洁的白莲花,父亲的形容词让他反感。

    “记住!你是中岛智久!你的人、你的心、你的婚姻……你的所有一切都属于天皇陛下!你没权力选择结婚对象!”

    “父亲不答应,斯岑就跪死在这里。”范斯岑坚定地看着中岛英寿。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听父亲说出“中岛智久”这四个字。这个名字代表的不是阳光,而是霾。

    “那你就跪死在这儿吧!”中岛英寿收回手中的军刀,收势放好。没有人能威胁得了他。

    范斯岑跪在那里,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整整一夜,他就跪在中岛英寿的门前,连风起肆虐,他也没动一下,如同石化一般。

    ------题外话------

    亲们,喜欢宇少,喜欢菡菡,喜欢岑岑,就收了《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吧。

    PS:1490655831评价了本作品213916160992送了10朵鲜花3107605602送了1朵鲜花4ou姐投了1张月票5phoebe。123评价了本作品推荐好友燃烧的烟火的新文重生之名门弃妇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470643。html

    这年头,小三猖獗,公然挑衅……

    小三的“至理名言,”你什么都比我好,就是比我老,在他眼中,你的全部却抵不上我青的一片肌肤。

    她无奈,她退缩,和小三共侍一夫,依然未能得到善终,漆黑的天台,小三再无耐心,狠狠的把她推下天台……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