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但求一人心

    “我替那个男孩谢谢你。”墨菡看着顾宸宇宽阔的背,淡淡地笑道。

    他应该是那种被人伺候惯的大少爷,竟然会懂得体贴,将自己上的大衣脱下来,给那个受伤的小男孩穿,还给老一笔钱,这些举动,都能证明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是战乱让他不能不做出杀戮的决定。当他下令开战,就意味着会有死亡,也会有人恨他。他不怪老恨他,反而以德相待,这让她很欣慰。

    顾宸宇停下脚步,转过,深沉地看着墨菡:“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墨菡,是你让我心中的罪恶感得到救赎。”

    墨菡一下子就明白了顾宸宇的心。她摇摇头:“战争不是你我的错,是这个时代的错。顾先生,你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国家不再四分五裂,让百姓摆脱战乱的折磨。”

    “知我心者莫若你。”顾宸宇突然长臂一揽,将墨菡用力抱进怀里。他用粗哑的声音,沉重地说道:“墨菡,谢谢。”

    墨菡尴尬地将双手放到他的前,想挣脱,却发现他抱得很用力。她低垂下慌乱的美眸,睫羽无法控制地轻颤:“直觉告诉我顾先生便是这样的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眼就看懂他的报复,他的怀,他的梦想,也许是因为他给人的便是那种感觉,不需要用脑就能猜透。

    “只有真正懂我的人才会知道江山与权势从来不是我所求,我求的只是一个百姓安康。墨菡,太多人不懂我,只有你。”顾宸宇紧紧地闭上眼睛,下巴不自摩挲着墨菡的发顶。他是顾霸天的儿子,世人只以为他跟父亲一样,是一个为了权利不择手段的人,他一直孤独地痛苦着,直到墨菡出现。

    “那是因为你把自己藏得太深。”墨菡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顾宸宇那漆黑如墨的眼睛。

    “藏得太深?”顾宸宇不失笑,“你觉得如果我把心中的抱负公之于世人,会有几人相信?他们只会认为我在演戏,会说我是个伪君子。”

    墨菡心疼地看着顾宸宇。他说的不无道理。这个世界上的人,心思太复杂。谁会相信一个掌握着几十万邢军的顾宸宇,会是个不江山的人?

    “顾先生,你别太灰心,早晚有一天,你的行动让世人明白你,懂你,敬重你。”墨菡异常诚恳地说道。

    “不求理解,但求无愧。墨菡,我这一生,有你相知足矣。”顾宸宇握住墨菡的肩膀,用一双深邃的沉眸,直直地望入墨菡那痛惜的美眸。

    “我?”墨菡低垂下有些慌乱的美眸,不知道要看向何处。他的话让她不知所措。“有你相知足矣”怎么听怎么像是恋人之间的告白。可她与他,连朋友都做不成。再说,他的心里还有那个叫“斯琪”的女人,都已经到接吻的亲密程度,那斯琪应该才是最懂他的人。她轻轻地,却充满坚定地推开他的双手,敷衍地回了句:“顾先生说笑。”

    “我从不说笑。”顾宸宇说完,就带头走向远处的汽车。

    他知道她不相信他所说,她在努力抗拒他。

    但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他会用行动来向她证明,自从见识到她的善良与美好,他的心里便再装不下别人。

    墨菡怔忡地站在原地,看着顾宸宇那僵硬的背。

    他到底想说什么?

    她不会认为他会上自己,因为她还没有花痴到认为霸气冷傲的顾宸宇会看上她这种不起眼的小菊花。她只是一朵长在路边的野菊花,她不能自不量力。

    再说,他们也不能相

    他有他的斯琪,

    她有她的唐镌。

    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比朋友更亲密一点的关系。

    所以她对自己刚才的闪念感到好笑。

    就在她收起恍惚的神思,小碎步跑到他后,一阵枪声突然响起。

    毫无防备的墨菡吓了一跳。她尖叫一声,就朝顾宸宇扑去。

    顾宸宇及时转,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掏出腰间的勃朗宁手枪,迅速而神准地向躲在暗处的枪手。

    墨菡只感到子弹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声音大得她耳朵快要聋了。她紧张地搂住顾宸宇的脖子,不敢睁眼,怕子弹会进自己的眼睛。

    “保护宇少!”陈和从车里跳下来,带着几名属下大吼着跑向顾宸宇,后面紧跟着焦急的李副官。刚刚,他一时大意,没有看到有危险分子在接近正谈的宇少,才会让况变得这么危急。如果宇少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不用回邢郡去见督军,直接自行了断算了。

    “陈侍卫长,李副官?”墨菡惊喜地看向他们。有人来保护顾宸宇,他们就不怕那几个躲在暗处的杀手了。

    “宇少,您没受伤吧?”李副官冲到顾宸宇边,关切地追问。

    “带墨菡回车上躲着。”顾宸宇将怀中的墨菡推给李副官后,利落地弹出弹夹,换上新的,转,继续朝那些在垂死挣扎的封军士兵还击。

    在李副官想要执行少主命运,想将墨菡强行带往不远处的汽车时,一名封军军官打扮的人突然从掩体后面走出来,举起枪,不畏死亡地走向顾宸宇,一边走一边开枪。

    “宇……少……”一名侍卫及时挡到顾宸宇前面,正要向那个想要杀顾宸宇的人开枪,前就中了一枪。

    “不!”墨菡眼睁睁看着那名顾宸宇的侍卫前绽开一朵红玫,倒在他们脚下。她头一次离死亡这么近,眼睛里满是惊恐。这是一条生命啊!就那么没了。

    她的眼睛里立刻浮现出伤感的泪水。

    ------题外话------

    上午去医院检查,回来很不舒服。还好,咬牙坚持着,终于把文完成了。亲们给个鼓励,收藏了它吧。

    推荐好友推荐【宝马香车】的文《六只狼爹抢妈

    (一女N男之间的她想吃掉他,他他他想压倒她的故事!)

    苏瑾年,苏家大小姐,ASC集团法定继承人。

    三年前,她为了救被人施暴的妹妹而“失手”杀了人,不得不出国躲避风头。

    三年后,戏剧重演,只不过这次颠鸾倒凤的主角变成了她和一个陌生男人。

    面对被吃干抹尽的**美男,苏瑾年仓皇逃离,却不料三后——

    “阿瑾,这位是市长的小公子,安奚容安少爷。”

    “噗——!”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