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他想藏起她

    也许是伤员太多,所以战地医院的医护人员全都忙得不可开交,墨菡的出现帮了他们很大忙。

    范斯岑看到墨菡疲惫的脸色,就将她扶起来,然后自己蹲到伤员面前,动手帮那名伤员包扎腿上的伤。

    “斯岑,你什么时候偷师的?”墨菡没想到范斯岑给伤员包扎伤口的动作那么专业,便半点调侃地问道。

    “小时候经常受伤,久了就什么都会了。”范斯岑冷酷的凤目里划过一道黯然的光,他不想让墨菡知道自己幼时受到的残酷的训练,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怎样拿自己练手,才练就这一熟练的包扎技术。

    “我知道。”墨菡心疼地看着范斯岑冰川似毫无温度的寒眸,“小时候好多人都欺负你。”

    她会记住他,因为经常看到他被伙伴们嘲笑,欺负,辱骂,有的人甚至拿石子砸他。所以当她看到他蹲在大街上,想卖救亲人时,就立刻冲动地拿出爹爹说很值钱的碧玺珠子送给他。

    听到墨菡的话,范斯岑只是不置可否地扯了扯唇角。

    小时候那些伙伴们的欺负基本不算什么,与他在本经受的恶魔式的训练相比,那些全是小儿科,真正的折磨,是体与意志的双重折磨,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甚至想以死了断。每天,他的上总会有新伤掩盖掉旧的伤疤。那种折磨才是最残忍的,痛到心的最深处。

    “墨菡,你脸色不太好,我给这位兄弟包扎完就送你回家。”范斯岑看了一眼墨菡,目光中充满忧色。

    活了这么多年,墨菡是第一个会让他心痛的女人。如果不是遇到墨菡,他还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冷血的杀手,是一个冰冷无的间谍。原来他也有人

    “我没事。伤员这么多,你跟我联手,能多帮点忙。”墨菡说完,就转去另一张病,帮忙治伤。

    伤员们看着这么美丽的护士,几乎要忘记上的伤痛,就连她为他们拿酒精棉球清洗伤口,他们都忘了喊疼。

    范斯岑不悦地皱起剑眉。

    他直想藏起她,不让世人看到她的美。

    如果他不是负重任的“中岛智久”,他是不是就可以放下一切羁绊,一顾一切地带她离开,找一处世外桃园?

    他不知道。因为他是“中岛智久”,一个为了天皇的荣耀而生的人。

    ……

    战地医院的院长李大夫在给一名伤员动完手术之后,走出手术室,看到墨菡跟范斯岑还在忙着给那些轻伤的伤员上药包扎,就感激地走上前:“楚小姐,范先生,今天多谢你们帮忙,要不然我们还真忙不过来。”

    因为战况太过惨烈,所以伤员特别多,虽然宇少提前命人准备下大量药品,可是医务人员不够却是他们所料未及。

    “您别那么客气,我们只是在尽一些绵薄之力。”墨菡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悠然浅笑。她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真正伟大的人是顾宸宇,她在这里待了半天,早从伤员的口中听到顾宸宇的光荣事迹。知道他为了不让滁洲百姓受难,放弃先进的武器,带头冲锋陷阵时,她的钦佩之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

    她的直觉果真没错,顾宸宇就是一个铮铮硬汉,他不只是一个有雄韬伟略的智者,还是一个心怀天下苍生的仁者。

    “我听说这消炎药粉的配方是楚小姐给的。”李大夫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玻璃瓶,和蔼地笑问。

    “是。李大夫,有问题吗?”

    “疗效很好。想不到还有跟盘尼西林功效相似的中药。宇少肩膀上的伤多亏有你的药,好的很快。不然,那么重的伤,不可能立刻领军做战。”对顾宸宇的伤势了解颇多的李大夫如是说。

    “能对将士们有帮助就好。”墨菡欣然地笑起来。

    “李大夫,小陈要不行了,您快去看看。”一名护士慌张地跑过来,眼睛里满是焦急,在这初冬的季节,额头上却满是薄汗。

    一听护士的话,李大夫立刻跟在她后跑开。

    墨菡伤感地叹了口气。战争,就意味着血腥与杀戮,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哪怕你是出于正义,也无法避免伤害。

    当她看到李大夫绪低沉地走出来时,立刻关心地迎上去:“李大夫,况怎么样?”

    李大夫摇摇头,沉痛地说道:“子弹击穿小陈腿部的大动脉,失血过多……”

    说到这里,李大夫的声音开始哽咽。纵使见惯生死,他依然会被触痛。

    墨菡眼里也泛起泪光。在这战地医院里,伤势严重的不是百姓,而是那些奋勇作战的士兵,有些本该灿烂的年轻生命,就这么陨落。

    一股冷风突然扑面而来,让墨菡的心感到一丝寒意。冬天的感觉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晰。

    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能不再有战争,才能和平?

    她用沾着士兵鲜血的手将鬓角的零乱发丝别到耳后,就要转继续给伤员清理伤口。她并不知道刚才的动作把自己的脸沾上血污。

    在她尚无意识的时候,范斯岑已经把她拉进怀里,并掏出手帕为她擦拭脸上的血:“你收拾一下,我送你回家。”

    “我不答应。”墨菡从范斯岑怀里挣开后,坚毅地摇头。她知道他是体谅她,怕她看到太多血腥,不想让她看到死亡。可是如果她走了,这些轻伤的患者谁管?

    “楚小姐,你也累了半天,听范先生的话,回去休息。”李大夫脱掉手上染血的外科手后,关心地说道。

    范斯岑得意地挑挑剑眉:“瞧,连李大夫都站在我这边。走吧。”

    “那我明儿一早再过来帮忙。”墨菡看了看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终于点头答应。

    就在她拉拢好风衣,想要跟范斯岑离开时,看到一个年轻的士兵急急慌慌地跑过来。对方撞急之中撞到她,却没顾得上道歉,只是焦急地朝李大夫喊道:“李大夫,宇少伤得很重,李副官要你赶紧过去。”

    “宇少?陈和,你等我去拿医药箱。”李大夫一听宇少伤势严重,立刻去拿医药箱。

    墨菡停下正要离开的脚步,僵硬地愣在原地。顾宸宇伤势很重?在城里遇到时,她竟然没有发现。她以为他衣服上的血渍是敌人的血,不曾想竟然是他受伤。

    她有一种想要去看看他的冲动,可是只一瞬间,理智就重回她的大脑。她知道自己,她没有份去探望他。

    “墨菡?”范斯岑眯起凤目,冷地看着墨菡充满忧色的脸。她对顾宸宇的关注未免太多。“走了。”

    “哦。”墨菡回过神,怔忡地点点头。

    顾宸宇受伤,自然有医术高超的李大夫去治。她不需要担心。

    她这么安慰自己,可是心却莫名地难过,像是被放进一个五味的调料瓶,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