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最好就此不相见

    墨菡听到顾宸宇的话,想起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她记得他说程志鹏沟通本人,卖国求荣,他说他要除

    她竟然忘记他的报复,轻信范斯岑的话。

    其实就算他是一怒为红颜,她又有什么资格责备他?

    为了保住滁洲古城,邢军士兵伤亡惨重,而滁洲的百姓却没受到太多涉及。她该替滁洲老百姓感谢顾宸宇才对。

    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顾宸宇,他的脸上还有着硝烟的痕迹,可是她却不觉得他脏丑,反而觉得像他这样经历过战火的男人才叫男子汉。从他军装上的血迹她可以猜出他的英勇,他并不是一个躲在指挥棚里的将军。战火的洗礼让他看起来更形高大。

    “顾先生,我明白你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我听说邢军士兵为了保护古城的完整伤亡严重,我替滁洲百姓谢谢你。”墨菡说的异常诚恳。

    “我实现了对你的承诺。”顾宸宇抬起一只手,想去抚摸墨菡那绝美的脸。近半个月不见,她一如记忆中那么美,而最让他欣赏的是她的善良。秀外惠中,这四个字用在她上,那么合适。他重视的女人,自是与众不同。他骄傲地弯起星眸。

    墨菡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及时避开顾宸宇的接触:“我去战地医院帮忙。斯岑,咱们走吧。”

    这个男人,虽然让她敬佩与欣赏,却与她不是同类。她还是敬而远之得好。

    范斯岑挑衅地看着顾宸宇,伸出大掌,牢牢握住楚墨菡的手,强势地牵着她从顾宸宇面前走过:“顾先生,不管你是为什么原因而攻打程志鹏,斯琪都会很感动。她在封城等你去救她。”

    顾宸宇没有回应他的话,他只是紧绷起酷脸,不悦地看着故意疏远他的墨菡。

    她直呼范斯岑名字,却叫他“顾先生”。

    这两种差别待遇,是在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范斯岑?

    他送的花并没有打动她的心。

    看着墨菡与范斯岑渐行渐远,他恼火地抬起手臂,一拳砸向路旁的灯柱。

    墨菡是第一个能让他连入梦都会牵挂的女人,可是她却根本不拿他当回事。那种被漠视的挫败感是他今生第一次遇到,严重打击到他的自尊。

    他不是一个会为感而乞怜的人。她不屑要,他不会可怜地去求她施舍。

    一股腥红的血顺着衣袖慢慢落下,与他手背上的血融在一起,一滴滴,落到他脚下的路面,而他却浑然未知。

    “宇少!”李副官跑到他旁,看到一地的血迹,立刻慌乱得失了理智,“您这手怎么又伤了?”

    顾宸宇拨开李副官,纵上马,紧抿着薄唇,向指挥部跑去。

    李副官急得直跺脚:“谁惹宇少不高兴了?他怎么那么不长眼,没见宇少的伤很严重?”

    怕顾宸宇耽误治伤,他赶紧在后面急追。

    墨菡在帮一个伤员包扎头部的伤口时,眼皮一直不安地直跳。她一直在想顾宸宇那张由笑转寒的脸。

    她的刻意疏远伤到他了,她知道。

    可是她又能怎么做?

    他父亲那么刻薄,在他父亲的眼里,她根本没有与他交朋友的资格。

    所以还是就此再也不相见得好。

    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句诗,那诗的意境与她现在的心如此相似。

    你是金铜佛

    我是泥塑神象

    虽在一个佛堂

    我俩却不一样

    她与他,真的不一样。虽然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踩着同样的泥土,可是却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