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借花献佛

    范斯岑跪着目送那个他称之为父亲的人离开,眼睛里充满无尽悲凉。

    父亲,这两个字太沉重。

    当年被中岛英寿带回本的他,原以为找到最亲的人,可是父亲对他的“”特殊到让他惊恐。最严酷的训练,最血腥的屠杀……是中岛英寿一步步将他从一个质朴的孤儿变成冷血无的刽子手。

    他的上流着中国人的血,却也是中岛家族的继承人。这双重份折磨得他快要精神分裂。如果墨菡知道他的双手沾满鲜血,会怎么看他?

    范斯岑突然觉得自己如同坠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被亲生父亲扼住脖子,快要喘不过气。

    他是撒旦,他来自地狱,天使一般纯洁的墨菡,会与他这恶魔之子做朋友?

    “我是中岛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我为天皇而生!”他突然捂住太阳,痛苦地甩着头。杀戮、可怜的小女孩、求饶的妇人、遍地鲜血……他只有不断提醒自己是中岛家族唯一的男丁,才能忘记自己的满罪孽。他所做的一切不只是为母亲报仇,还因为他另一个份“中岛智久”。青少年时期受到的残酷训练就像一个巨大的魔障,将他心中的善全部遮蔽,他只能记住自己的任务,他不是“人”,而是一枚棋子,一个杀人机器。

    两名保镖进来后,担忧地蹲到他面前,大声叫着:“少主!少主!”

    听到属下的叫唤,范斯岑的神智才渐渐清醒。他努力睁大一双空洞的凤目,冷冷地拨开保镖们的手,寂寥地起

    处黑暗太久,久到他以为再也享受不到被阳光照耀的滋味。而楚墨菡的出现让他产生渴望,他竟然想与她一起站在太阳底下。

    可是,满血债的他,能吗?

    “那就把她变成我们的人。”

    父亲的话在他脑海里回放,一遍遍,如一把带刺的尖刀,一下下扎着他冰冷的心。

    他不忍心,他不舍把她那满洁白的羽毛染上污黑。

    要保住她,就必须让她远离顾宸宇,远离他们的谋。他要她保留她的纯真,因为他暗的心需要一点光明。

    ……

    孙护士正在护理台前填写病人的资料,有个男人捧着一大束洁白的郁金香走进来。那人礼貌地问道:“请问楚墨菡小姐在吗?”

    “楚墨菡?你找她干嘛?”孙护士看到对方手里的白色郁金香后,嫉妒地撇撇嘴。

    “我们家少……少爷让我将这束花亲自交给楚小姐。”男人谨慎地回道。

    “哦?”孙护士挑了一下眉,原来是有男人要给楚墨菡送花。她是不是该导演一场好戏?她微眯起细小的眼睛,虚假地扯出一个“”的笑,“楚护士应该在伺候29的病人,就是走廊尽头朝南那间病房。”

    “谢谢。”男人谢过孙护士之后,就捧着郁金香走向走廊尽头。

    他走近29的房门口,就被两个形彪悍的男人伸手将他拦住,并出声质问:“干什么?”

    “我找楚墨菡小姐。”男人防备地看了一下拦住自己的人。“我听说她在照顾29的病人。”

    “楚小姐累了,在睡觉。”两个保镖绷着脸,不耐烦地要赶人。

    “让他进来!”病房内传来范斯岑冷而不容人抗拒的声音。

    两名保镖立刻听话地放行。

    范斯岑倚着头打量着走进来的男人,微眯起狭长的凤目,玩味地问道:“是你要找楚护士?”

    “是。”男人看了一眼趴在病旁的小护士,就说,“我替我家少爷来送花。”

    “她忙了一夜,不要吵醒她。”范斯岑指指楚墨菡,轻声说道,“花放桌上,等她醒了我替你交给她。”

    男人看到楚墨菡的睡颜有几分憔悴,不忍心叫醒她,便听话地将花放到桌上,对范斯岑说道:“麻烦您了。一定要交给楚小姐。”

    宇少命令他亲自交给楚墨菡,他这样也算完成宇少的交待了吧?

    “我会。”范斯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男人得到范斯岑的保证,才放心地放下花离开。

    在他走后,范斯岑拿起花束,露出一个如撒旦一般冷的笑。如果他猜得没错,送花的人应该是顾宸宇。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那个实力从欧洲空运一大束洁白的郁金香,只为讨一个女人的欢心。

    在郁金香花中间,他发现一张散发着淡淡香水味的纸签。

    “滁洲有佳人,傲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宇。”

    看到纸签上的签名,范斯岑霾地抿起薄唇,将那纸签用力揉成一团。

    就算顾宸宇早他一步发现楚墨菡的美又怎样?

    墨菡是他的猎物,终有一天会属于他!他不会让顾宸宇把他的阳光掠走!

    “俊雄!”他低声叫着门外的保镖,声音极低,怕吵醒边的楚墨菡。

    “少主。”加藤俊雄走进来,恭敬地弯着腰,等待命令。

    “把它扔掉!”范斯岑将花交到加藤俊雄的手上。

    在加藤俊雄接过花要走出病房时,范斯岑突然又叫住对方,把花要回来。

    加藤俊雄虽然不解,却不敢多问。看了一眼边快要醒过来的楚墨菡,就识趣的走出病房。

    “顾宸宇,谢谢你的花。”范斯岑低下头嗅着花香,嘴角邪邪地翘起。那送花的人大摇大摆进来,肯定有人看到。如果有人问墨菡花是谁送的而她却没看到花,一定会起疑。他不如来个借花献佛。

    墨菡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跟顾宸宇掉进一个山洞,山洞里开满鲜艳的花朵。她正要摘花,顾宸宇就消失不见了。她叫着顾宸宇的名字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正趴在病边。她赶紧坐直子,抱歉地看向范斯岑:“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着了。”

    昨天一夜没合眼,照顾范斯岑一天,所以她才会睡着。敬业的她,这还是第一次在岗位上睡着,希望范斯岑别生气。

    “照顾我很辛苦。”范斯岑将手中的鲜花递给楚墨菡,“鲜花赠美人。”

    “给我的?”墨菡惊讶地看着那束美丽的白色郁金香。这还是头一次有人送她花,她有些受宠若惊。

    “喜欢吗?”范斯岑邪邪地挑眉。

    “谢谢。”墨菡嗅着郁金香淡雅的香气,心里有些许感动。她只救过他一次,他就对她这么用心。“虽然我很喜欢,但是我还是要说,下不为例。花很贵,你不如把它换成馒头,送给街上的难民。”

    “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范斯岑无地说道。当年他十天没吃饭,饿得快要死掉时,没有一个人肯施舍给他一口剩饭。

    “斯岑?”墨菡没想到范斯岑会这样回答她的提议。他也当过乞丐,该知道难民的疾苦,他怎么会那么没有人味地说出那样的话?

    “我开玩笑。”范斯岑看到墨菡眼里的不满,立刻改口,“我会救济难民,但是花也要送。墨菡,我要追你。”

    墨菡因为范斯岑这最后一句话而错愕地猛咳。

    他要追她?

    她没听错吧?

    他们只是故人,是朋友。她也只把他当成记忆中的一个玩伴。

    “斯岑,我……有喜欢的人。我们做朋友不是很好吗?不要破坏这份友谊。好吗?”她认真地看着范斯岑。

    “你是我的上帝。”范斯岑无奈地苦笑,那眼里的悲凉让楚墨菡的心揪成一团,可是她却没办法安慰,因为她的人是唐镌,她不能回应范斯岑的感

    ------题外话------

    没人收藏,鱼儿要哭啦。

    亲们快点点手中的鼠标,将《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放进你们的书架。威胁:嗯哼!不然鱼儿就拆开顾少跟墨菡哦。(开开玩笑。鱼儿今天这么努力地更新,亲们支持一下下)

    PS:推荐朋友顽皮可的新文:《桃花非祸——骄夫美侍》所谓世人都说她:六夫联手,天下无敌。他们视她为耻,她却要视自己为荣,摆脱旧容,洒然天下,别人让她不快活,她便要更快活。

    地址:http:/www。xxsy。net/info/467439。html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