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们早就是朋友

    墨菡给范斯岑换好药后,就露出如清风一般的浅笑,淡淡地说道:“范先生如果疲倦就睡一会儿,还有三瓶药没输。”

    听到“范先生”这三个字,范斯岑不悦地皱起剑眉:“叫我斯岑。”

    “不敢。怕你那些属下把我吞了。”墨菡指指门口那两个凶神恶煞似的保镖,半开玩笑地说道。她了解的范斯岑只是当年那个没钱给姥姥看病的小乞丐,这么多年过去,范斯岑早就变得她捉摸不透。她发现他只有面对她的时候,脸上的表才会变得柔和,其它时候全是一副比冰山还要冷的表,黑眸里偶尔还会有一种暴戾之气。她猜这一暴戾也许与他的世有关,毕竟一个乞丐能变成今天这副人人敬畏的男子,那过程肯定并不简单,她再单纯也能体会到这过程中的艰辛。

    “他们敢!”范斯岑紧绷的酷脸突然变得霾,黑眸里有一种幽沉。墨菡突然感到周冰冷,像被一股寒流袭卷。

    看到墨菡眼里的愕然,范斯岑立刻收起霾,对她扯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你是我的恩人,他们不敢对你怎样。我不喜欢听你叫我‘范先生’,我想做你的朋友。”

    “我们早就是朋友了。”墨菡大方地笑道。

    不管范斯岑的份如果,他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能一直记得她对他的恩,这一点看,这范斯岑倒是一个可交的人。

    “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范斯岑探索着墨菡美丽的清眸,被她明朗的笑感染,也笑了起来。

    “可以。”墨菡浅浅地笑着点头。

    “墨菡。”

    “斯岑。”

    两个人亲切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眼睛里闪着温暖的笑意。

    范斯岑突然抬起大手,要帮墨菡整理垂落到颊旁的头发,墨菡下意识地躲开,害他的手落空。他失落地抿起薄唇。

    墨菡尴尬地笑了笑:“斯岑,你睡一会儿,有个摔断腿的小女孩要换药,我先去忙了。”

    “去吧。”范斯岑狭长的凤目如幽黑的深洞,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在墨菡离开之后不久,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衫的中年男人来探望范斯岑,对方戴着墨镜,所以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一看到对方,就伸出胳膊,阻止对方进入。

    中年男人摘下墨镜,冷冷地瞪了两个保镖一眼:“混蛋!”

    两个保镖一看清来人的脸,立刻吓得后退,立正弯腰,恭恭敬敬地做出“请进”的动作。

    中年男人傲慢地环视了一下四周,重新戴好墨镜走进病房。两个保镖在他进去后,立刻将门关上,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一切。

    倚在头的范斯岑一看到中年男人进来,立刻藏起掌心中那颗美丽的红色碧玺,坐正子,喊了一声:“父亲。”

    中岛英寿一脸狠地上前,不顾范斯岑前的重伤,抡起大手就是一巴掌。

    范斯岑躲也没躲,默默地承受下这一掌。

    “混蛋!你竟然敢破坏我的计划!你不配做中岛家的继承人,不配做我儿子!”中岛英寿看着范斯岑嘴角的血,毫不怜惜地说道。

    “斯岑自知有错,可是斯岑肯请父亲放过楚墨菡。她救过斯岑。”范斯岑抬起头,坚持着。

    “所以你就替她挡子弹,还杀死我派去的杀手?斯岑,你真让为父失望。”中岛英寿失望至极地看着范斯岑,“你难道忘记那些中国人怎么害死你母亲,怎么欺负你?你要做的不是去可怜这些中国人。凡是挡我们路的都要杀掉!”

    “斯岑保证楚墨菡不会破坏你的计划。如果父亲执意要杀她,就先把斯岑杀掉。”范斯岑迈下病,跪到中岛英寿面前,诚恳地说道。

    “你是我儿子!”中岛英寿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她是我的恩人。”范斯岑声音里充满坚决,仿佛如果中岛英寿不适应他的请求,他会跟父亲决裂一般。

    中岛英寿当年会把他这个私生子接回本,只是因为他膝下无子。他在赌,赌父亲会妥协。

    “那就把她变成我们的人。记住!挡我路者杀无赦!”中岛英寿说完,就戴上墨镜,傲慢地走出病房,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地消失。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