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的婚姻我做主

    “祈安,那批军火什么时候会到?”顾宸宇一边研究着手中的军事图,一边问后的李副官。

    “焰帮的人发来电报,说军火两前就已经装车运离滁洲,预计今天下午会到。”李副官据实以告。

    “滁洲……”顾宸宇捏着下巴陷入沉思。

    “宇少在想楚小姐?”李副官关心地问道。虽然他猜不透宇少的心,可是多少能看出宇少对待楚小姐的不同。

    顾宸宇微蹙了一下眉心,没有回答。那如远山般幽远的目光,仿佛穿透玻璃窗,望向那辽远的苍穹。而在苍穹的尽头有什么,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李副官忧心地望着顾宸宇:“宇少,容祈安多嘴,祈安觉得以楚小姐的家世,督军那关不好过。”

    “祈安,你跟在我边这么久,应该了解我的格。我跟父亲本质的不同就在于我怀的是家国天下,而他襟中只有江山。在他眼里,婚姻只是一场交易。他只想用我的婚姻为他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顾宸宇收回目光,冷冷地挑了一下薄唇,那斜斜的三十度角,将他的傲气与不羁表现得格外完美。

    “督军与宇少信念不同,祈安担心督军心里早有人选。”李副官欣赏地看着主子。他会忠心地追随宇少,不只是因为他是督军唯一的继承人,还因为他有襟宽广、还有一傲骨。这样的男人,是世间的奇葩。

    “我的婚姻无须任何人同意!”顾宸宇目光坚定地说道,“我只会娶我的女人!”

    “您的女人?”李副官不知道宇少到底是不是在说楚墨菡。毕竟在楚墨菡之前,还有个范斯琪。他猜不透宇少对范斯琪到底还有没有感,但是他明显得感觉到宇少很在意楚墨菡。

    “当你以为遇到真时,其实那只不过是走入了一场别人导演的戏,而你只是一个可笑的配角。我很庆幸在戏落幕之前就看清一切,并弄明白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顾宸宇放下手中的放下镜,起,对李副官说道,“祈安,陪我去后院走走。”

    “好。”李副官赶紧跟上去,亦步亦趋地追随着顾宸宇的脚步。

    顾宸宇脚步轻松,目光里有一种坚定。似乎他已经找到目标,正等着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那个他想纳入怀中的女人追到手。

    一只体型矫健的德国牧羊犬在看到顾宸宇的时候,立刻飞奔过来,扑进顾宸宇怀中,撒似地着他的手与脸。

    “黑贝想爹地了?”顾宸宇蹲下,用手摸着黑贝的头,目光柔柔地看着心的宠物。黑贝从出生不久就跟在他边,所以黑贝以为他就是它的父亲,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条狗。

    “汪汪……”黑贝用它的狗语赞同地回应。

    “爹地带你去后山玩。”顾宸宇牵起黑贝脖子上的项圈,带它朝后山跑去。

    因为黑贝的存在,李副官不敢再靠近顾宸宇。这只狗虽然对宇少言听计从,乖巧得像个孩子,可是在外人面前,它就是一只具有杀伤力的军犬,当它觉得你是危险分子时,会迅速出击,用它那锋利的爪子将猎物活活撕碎。见过黑贝咬人的他,再不敢轻易接近这只凶兽。不知道除了宇少,这只纯正的德国牧羊犬还会不会让别人靠近。

    ------题外话------

    这几天事太多,所以更新得少了点。明天会开始多更。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