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要学会忘记

    墨菡以为回到家,兄嫂会过问她这两天去哪儿了,结果大哥只是漠然地看了一眼,就回屋继续吸他的烟土,大嫂倒是多看了她一眼,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墨菡感到愤怒。

    “哟!我说墨菡啊,你这是跟哪个野男人鬼混,把脚给崴了?”

    “大嫂,请你说话自重!”墨菡紧握着拳头,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地挥过去。虽然大嫂对她并不好,可毕竟收留了她,供她上学。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她要做一个感恩的人。也因为这一点,她才会对大嫂一忍再忍。

    沈月桂恼羞成怒,指着墨菡的鼻子,开始破口大骂:“丫头,敢跟我犟嘴了!你忘了是谁给了你口饭吃才让你活这么大!”

    “墨菡不敢忘。”墨菡说完,就直背,走向自己简陋的厢房。

    “死丫头!早知道你是个这么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就不该收留你。气死我了!”沈月桂气呼呼地用右手扇着风。

    “你少说两句!”楚墨晁坐起来,一边磕着烟枪,一边不耐烦地训斥妻子。这落魄的生活已经够让他心烦,月桂还总跟墨菡过不去。她这是不想让他耳根清静。

    烦!

    想他楚墨晁当初也是个饱读诗书的公子,可是那满腹经纶随着岁月全交还给老天爷。他现在连句最普通的诗都做不出来。

    这个社会已经抛弃他,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

    有时候他倒很羡慕墨菡,至少她从未自怨自艾过,至少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我说什么了?切!”沈月桂不满意地坐到坑上,“墨菡跑出去两天,连个解释都没有,我看她根本就没把咱们当成亲人。白眼狼!”

    “她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你就不要问。”楚墨晁淡漠地瞥了妻子一眼。

    沈月桂抿起嘴唇,不太高兴。

    她在墨菡上费那么多粮食,可不是为了把她养大后跟自己犟嘴。

    不把这些年在墨菡上的投资捞回来,她就不叫沈月桂。

    “我这不是关心她吗?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要是遇到坏人,以后还怎么嫁人?”沈月桂撇撇嘴,委屈地说道。

    “墨菡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楚墨晁黯然地垂下眼眸。

    没想到,当年那个八岁的小丫头,已经长大到可以嫁人。

    皇帝退位都十一年了?

    “再不嫁人都成老姑娘了。”沈月票突然兴致勃勃地对丈夫说道,“那个卖布的陈掌柜今儿一早来找我提亲。他家那么殷实,彩礼一定不少。”

    “陈掌柜?太老,不行!”楚墨晁立刻否绝妻子的提议。

    “老才好。等他死了,他的财产就全是墨菡的了。到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过这艰苦的生活。”沈月桂越说越兴奋。

    一直在桌边练字的楚一飞突然抬起头,用童稚的声音说道:“娘,飞儿长大后会挣钱让你过好子,你不要害姑姑。”

    沈月桂听到儿子的话,气得瞪大眼睛:“小孩子插什么嘴?我这可是为你好!”

    “当年算命的先生说墨菡有当皇后的命,那陈掌柜太平庸。”楚墨晁烦躁地说道。

    “也对。”沈月桂无奈地叹气,“要是皇帝没退位该多好……”

    ……

    墨菡回到屋,并没有听清哥嫂的话,她也不想听。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把有关顾宸宇的一切都忘记。

    她跟他之间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戏,短暂得留不下痕迹。

    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忘记曾经救过他的女孩。

    她也会忘记他。

    其实,她也没有太多理由去记住他。他们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

    她得恢复自己的生活,继续过她平凡的子,不再与尊贵的顾宸宇有任何联系。

    想起顾霸天对自己的轻蔑,墨菡更坚定自己的信念。

    她卑微得交不起顾宸宇这个朋友。

    不是她太自卑,而是在顾霸天眼里,她就如一粒不小心被揉进他儿子眼里的沙,注定要被清掉。

    那顾霸天未免太过杞人忧天,她从来没想过做顾宸宇的女人,因为她有唐镌,那个如天使一般纯净的男人。

    不知道唐镌到底去哪里参军,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但她知道,不将百姓从水深火的战乱中解救出来,唐镌不会回来看她。

    做为能被唐镌深的女子,她会努力让自己跟上他的步伐,不再做那个只想着在这个世界上苟活的女孩。

    她希望有一天唐镌再看到她时,眼里露出的表除了,还有惊喜。

    !

重要声明:小说《缠绵入骨-军阀的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