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她心里有人

    坐在乐东祺的车子里,琉纱盯着手机。手却不自觉摸向上衣的口袋里。

    乐东祺边开车边抱歉:“琉纱,不好意思啊,如果你帮我糊弄过去了,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琉纱失神地点点头。

    车子开进了郊区的别墅里。这一带全都是别墅,全是有钱人的地方。

    而像乐东祺这样的有钱人,当然也是住在这里。

    乐东祺的车子一进来,别墅雕花的铁门就自动打开了,车子缓缓驶入了别墅,乐东祺打开了车窗,让琉纱可以尽地欣赏外面的景色。

    琉纱慵懒地趴在车窗上,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隐约地可以感到清新的空气。

    乐东祺边开车边看看琉纱沉醉的背影,不自觉轻笑。

    车子开入车库,琉纱下了车。跟着乐东祺向大厅走去。乐东祺的家真的很大呢,像是走不到尽头似的。

    被拖得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面,还折出耀眼的光芒,琉纱满怀愧疚感地踩上去,看着地面上微微的鞋印,有些不好意思。

    大厅里,气氛有些沉重。

    琉纱大老远的就可以感觉到。

    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想必就是乐东祺的爸爸妈妈吧。

    “少爷。”站在一旁的管家看到乐东祺,恭敬地问好,同时也提醒老爷和夫人,少爷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回首,而是静静地等着两人走过来,倒是妇人迫不及待地站起来。

    琉纱微微地感觉到冷意,透过单薄的校服,渗入她的皮肤。

    妇人本来着急的眼神,在看到江琉纱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她裹着高贵的皮草,抬起涂满红色指甲油的手,不敢置信地看着江琉纱。

    这是多么好看的孩子啊。清汤挂面的黑色长发,在她的上显现出出尘的感觉。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清澈无比。月英学园的校服被她穿出了另一种味道。

    唇红齿白的,很是讨人喜欢。

    妇人勾起嘴角,有意思地看着江琉纱。她儿子是带了个什么宝贝回来啊。怪不得相亲的女孩都看不上面,原来极品已经在他的边了。

    “伦。”妇人有些兴奋地拍了拍男子的肩膀。

    乐东祺拉着江琉纱的手走到了乐伦的面前。

    “爸。”乐东祺喊着老爸。

    和妇人一样,乐伦本来有些不耐的表瞬间消逝。

    乐东祺边说,边掐了掐琉纱的手。

    “斯~”琉纱有些吃痛,知道自己不能愣愣地呆下去,连忙扬起了招牌的阳光笑容。

    “伯父您好。伯母您好,我叫江琉纱。”

    乐伦仔细地打量了江琉纱,出口:“在月英读书?”

    琉纱不予置否地点点头,本来就漂亮的眼睛出散发出点点星光,更加璀璨。

    认出了她是昨天勇斗绑匪的少女,乐伦的欣赏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

    看得出来老爸老妈都很满意,乐东祺兴奋地乐呵着。

    事很简单,乐东祺被相亲,就跟老爸老妈撒了个谎,当然老爸老妈不相信,最后,拖了好朋友江琉纱来帮忙。

    结局当然是大团圆喽。乐东祺不用被老爸老妈了。不过,琉纱啊,你以后的子会很忙哦。

    沙发中。

    乐母开心地拉着琉纱的手,简直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哈哈。琉纱,好有趣哦。跟我说说你昨天怎么搞定那几个绑匪的!?”

    琉纱也开心地讲了事的经过。

    乐伦也乐呵呵地掺和:“琉纱,你好帅啊,昨天我看的都吓死了。”

    “没有啦!其实主要是我有练过。。。。”

    乐东祺无语地看着聊得超级HIGH的三人,天哪,到底谁才是他们亲生的啊?

    “琉纱,以后每天都要来吃饭。”乐母地招待。

    琉纱尴尬:“额。。。”摇摇头:“不太好吧。而且,我家里这里比较远。”

    乐母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以后你一放学就让东祺去接你。反正他每天也无所事事。以后,伯母每天给你准备好吃的。”

    在琉纱的极力阻止下,事态终于演变到她有空来吃饭。

    然后,大家愉快地告别,说真的,琉纱喜欢乐东祺一家的,都很亲和。

    车子上,乐东祺见琉纱好像特别开心。

    不问:“什么事这么开心?”她的笑意怎么也掩藏不住。

    琉纱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爸妈好好笑。”

    乐东祺也呵呵地笑了:“所以说,嫁给我的人肯定会特别幸福。”

    “自恋~~”琉纱无语地看了乐东祺一眼。不过乐东祺的话也没错。

    晚上,乐东祺放学开车回家。

    饭桌上,弥漫着饭菜的香味。

    乐父和乐母的心看起来特别好。

    “爸,妈。”佣人细心地为乐东祺拉开椅子。

    乐母说:“东祺啊。以后爸妈再也不会着你去相亲了。”

    乐东祺虽然早就料到,但听老妈亲口说出来,还是忍不住开心:“耶!太好了!”

    “你好好地追琉纱。”乐父清清嗓子,说。

    乐东祺一股脑儿地点头,可是转念一想:“咦?爸,琉纱本来就是我女朋友,为什么。。。。”

    乐母轻笑:“你真当你老爸老妈是笨蛋吗?”顺便夹菜到东祺的碗里:“不过,琉纱那孩子,我确实喜欢的。她既然愿意帮你这个忙,说明你们的关系也不浅,如果你努力一下的话。。。。”

    乐东祺苦笑地摇摇头:“不可能的。”

    乐父握着筷子的手一僵:“为什么?”

    看着碗里散发出来的气,乐东祺幽幽地说:“因为,她心里,有人。而且,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会忘记的人。”

    中林小区有一设施,琉纱很喜欢里面的秋千,无聊的时候,总喜欢来这里。欢欢仗着它是狗的份,在四周乱晃悠,但也不会离开琉纱太远。

    晚风吹过,吹起了琉纱的黑发,与黑夜融为一体。

    琉纱呆呆地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每一下地着。每当这个时候,她才敢去想他。小心翼翼地掏出那串项链,即使在黑夜,蓝宝石依然散发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琉纱小心地抚摸着宝石项链,那么的仔细,好像在抚摸这某人的脸颊。

    “花恩秀。。。。真的,可以再见吗。。。。可是如果,如果,真的只是如果。”琉纱一个人自言自语:“如果真的见不到。。。。”

    一滴眼泪滴落在了蓝色的宝石上,为它更添光彩

    “该怎么办。。。。。。”

    额,我存了点自动发表的章节。我不在的时候也可以看。早上八点的时候开始。星期一到星期四早上都有,        星期五我会自己回家更,所以要到晚上。

重要声明:小说《湛光魔法学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