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陪我,好不好

    夜晚是那么静谧,繁星布满了整个夜空,习习凉风拂来,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给人一种很舒心的感觉。

    教室外,“小可,你还有事吗?”张佳看见凌小可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想去天台吹吹风,你们先回去吧。”凌小可说到。

    “那好吧,小心点哦。”张佳提醒道。

    “小可,你注意时间哦,一会你回来晚了可没人救你。”夏筱筱说到,真的怀疑这个丫头有没有把她们的话放心上。

    凌小可笑着吐吐舌头“我知道啦。我一定会在寝室关门之前回来的。”

    “那就好,不然又像上次一样。”

    凌小可是不是总是不和群呀?就她总是要脱离她们。只是看今晚这么好的星空,不想错失这个看星星的机会。也是想让自己沉淀沉淀。

    “啦啦啦………”凌小可哼着歌迈着欢快的步子来到天台,今晚没有人吧?这里也是很少来的,所以她才会选择这里。

    “呜…好美。”凌小可在那感慨到,只是怎么没有一个自己的人与我一起欣赏呢?凌小可不有点感伤。

    凌小可本想去自己常待的地方,却听到异常的声音。

    是易拉罐落地发出的声音,让凌小可头皮一麻,她停下脚步想看是什么?她安慰自己道,“什么嘛,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呀…不怕…不怕…”凌小可双手使劲的抓着自己的衣服。

    又是一声男的嗓音,好像还带着一丝哭腔,又像是梦中呓语。

    “呼…原来有人…我的小心肝啊”凌小可拍拍自己的脯,心还在狂跳着。

    凌小可试探的碎步走到那被梯阶挡住的后面,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看到是一个男生喝醉了,又是易拉罐散落一地,她不想起了许飒景当初,竟然会想到他,凌小可啐了一口。

    她倒想知道是谁霸占了她的位置,虽然这里没有写着“专属凌小可”,可是要在在也跟她说一声吧,鄙视很鄙视。

    凌小可的脚不人的去踢了踢,“喂,醉鬼,该让位了吧…”

    迟沐寒被凌小可这么一踢醒了,他恼怒的吼道,“是谁不要命了,敢踢本少爷。”

    凌小可窃笑,又一点生气,“是本小姐,谁叫你待的地方不对,我没把你从这扔下去就好了。”

    凌小可靠近看清了这个男生的脸,“是你,迟沐寒,没事在这当什么醉鬼!”

    迟沐寒的脸微红,眼神有一些迷离的盯着眼前的凌小可,“丫头,原来是你啊,怎么,来陪我的吗?”说   着右手不安分的圈上了凌小可的脖子,嘴就快要贴上凌小可的唇了。

    凌小可把头一碰,碰到了迟沐寒的头,随后挣脱了他的手。

    “迟沐寒,你失恋啦?干嘛那么神经的今晚在这里喝那么多的酒。”

    “你说,为什么她要离开我?那男的就那么好?她迟沐寒痛苦的闭上眼静,头重重的撞击在背后的阶梯上,借着光,他那苍白的脸,额前碎发被风吹拂看起来是那么的宁静,在凌小可看来心中隐隐的作疼。

    平时看起来迟沐寒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与他此时完全是两个样子,是不是这才是真正的他呢?

    凌小可也在他的旁边坐下,“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的,可是我知道你一定很伤心吧…”

    废话,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来,都醉成这样了。

    凌小可看见他手中还握着一条项链,推测这应该是他送给他女朋友的吧,不然也不会这么握着。

    唉,都是为所困,这个东西,倒底怎样经营才能收获完美的结局?

    “小可,陪陪我,好不好?”迟沐寒恳求到,想不到高傲的迟沐寒竟然会求她。而且貌似是第一次叫她小可哦。

    迟沐寒眼中流露出一种喜欢的愫,我没看错吧,这是喜欢?

    凌小可不知道怎么拒绝,也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好…好吧…”

    “谢谢你…”迟沐寒笑着,笑的有些无力。

    迟沐寒又在喝酒了,为什么一遇到感的事就要喝酒,它不过是暂时麻痹自己,醒来还不是要面对。

    “我要喝!”凌小可抢过迟沐寒手中的酒,喝了一口,酒滑过她的喉咙,有一点点辛辣,可是却还是止不住继续喝。

    迟沐寒有点用力的拍了一下凌小可的脑袋,“喂,我让你喝了吗?”

    “别碰我,谁叫你让我陪你的当然就要给我酒喝啊!”凌小可说道。

    “呵…傻丫头,我还真的很喜欢你呢”说着掰过凌小可的头,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总是水汪汪的,说不出的可味道。

    凌小可看着迟沐寒的眼睛,感觉人都快要被他给吸进去了。

    “那个…你别盯着我…你喜…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呀…”凌小可结巴了,脸好像被火烧似的。

    “那你就从今以后就只能是我的!”迟沐寒也说不出来对凌小可的感觉,就是喜欢,就是想霸道的拥有,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难以捉摸的感觉吧。

    “喂,我不会把你刚说的话当真的,你喝醉了!”凌小可自我安慰道,本来就是,她也弄不清楚他倒底说的是真是假。

    “总有一天,你会上我的,而它,也将成为过去式了。”迟沐寒把手中的那条项链扔了出去,他要把那个女人忘掉。

    凌小可有点恍惚,就这么随便的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扔掉了,虽然她不知道他们发生过什么,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她不也没有忘掉浩吗……

    “你就这么扔了,你不心疼么?”凌小可小心的问道。

    迟沐寒冷哼一生,轻笑,“心疼?她跟我说分手时心可曾疼。”

    凌小可也不去问了,问再多或许他心会更痛吧,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伪装起来害怕,怕别人看透内心脆弱。

    不知后来怎么了,迷迷糊糊,两人互相倚靠着睡着了。;;

    是不是真的没人。。

重要声明:小说《双面青春浅藏的幸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