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棉花糖,有的只是苦涩

    随着凌小可与迟沐寒的离去,大家也都各回各家了。只剩张佳,夏筱筱几人和江哲。

    “你们说是谁与小可有仇呀?这么害她。”张佳皱着眉说道。

    “除了董灵梦还有谁?她,就是最看不惯小可的了吧…”李芸妮推测到。

    “为什么我看得出,凌小可眼神里透出那种渗人的恐怖?”江哲不解的问,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女生这么恐怖的眼神。

    “关你什么事啊?多管闲事。”张佳对江哲甩了一个白眼。

    “我就管,你怎样?恩?”江哲一副欠揍的表

    “你们两别吵了。”是夏筱筱的声音,她面无表,轻轻的皱着眉头。“小可只是以前经受了太多打击,你们不要议论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她边陪着她”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李芸妮说着。

    “放心吧,她和迟沐寒在一起,不会有事的,我们也快回去吧。”说着夏筱筱示意她们走了。

    “好。”其他三人也都离开了。

    此时,吹着风,一阵凉意也袭来,凌小可被风吹着脸,她清楚多了,而迟沐寒也抱着她,只是看得出来他很吃力。 “放我下来。”凌小可说着就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

    “你很重,知不知道?”迟沐寒很不耐烦的看着凌小可。

    “我有叫你抱我了吗?我本来就很重,看不出来吗?”凌小可生气的吼着,并没有一点要感谢他的意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生气。

    迟沐寒怔了一下,有种,第一个女人敢这样吼着他,但她也不生气,只是很有意味的笑看着凌小可。

    “我脸上有什么吗!看什么看!”凌小可看着迟沐寒笑就更生气了。

    “走,带你去一个地方。”迟沐寒拉着凌小可的手,只是很凉。

    “嘶…”凌小可紧皱着眉,从手上的传来的疼痛传递到她的大脑神经。

    “怎么了?”迟沐寒担心的说道,他这才想起她手上有伤,“走,先跟我去医院。”霸道命令的口气,又让凌小可心里不舒服。

    凌小可借着路灯微弱的灯光看清了手上的伤,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涌,凌小可嘴角露出一抹笑,在迟沐寒眼里却是那么刺眼。

    “我不要去。”凌小可倔强的说着。

    “必须去”迟沐寒抱起凌小可就走。

    “放开我!”凌小可警告道,“我不放怎样?”迟沐寒还真想看看这小丫头会怎么办。

    “那我就把这个碎片拔出来。”迟沐寒这才注意到在凌小可手腕中有一片玻璃碎片,如果拔了,还没到医院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迟沐寒只好做出退让,“好,那你怎样才肯去?”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带我去了后再去医院。”凌小可笑着说到,满是期待。

    “好吧,丫头,我败给你了。”迟沐寒无奈的笑着说,说完牵着她的左手,给她温暖。

    凌小可心里一颤,跟洛璃牵的感觉不同,这种感觉很温暖。凌小可眼眶忽然湿润了,莫名其妙的。看着迟沐寒的背影,真的好有安全感。

    ‘怎么会,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对他有好感吧?虽然他是拥有一张为之倾倒的脸,可是他对我这么坏!’凌小可想到,怎么一个背影就会把她思绪弄得如此混乱。

    迟沐寒忽然的一个转,看着后那个低着头嘴里嘟嘟囔囔的丫头。

    凌小可感觉牵着她的那人停下了脚步,凌小可也没注意一下撞到了头,“也不说一声,我的头都被你撞痛了。”凌小可不满的说道。

    “谁知道你嘟嘟囔囔说些什么!还有,走路不长眼呀”

    “你…”凌小可气极。

    “跟着我走!”迟沐寒领着凌小可来到一个小摊前。

    凌小可眼里闪着光,“啊,棉花糖耶”凌小可惊呼着,但又特别怀疑的看着面前这个俊美的可以的男生会带她来这种地方。

    “丫头,怎样?是不是很开心。”迟沐寒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她来这,更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不错嘛。”凌小可笑着。

    卖棉花糖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在这条小吃街中,有许多人都会在这里买。

    那位阿姨娴熟做着棉花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阿姨,我要两串棉花糖,谢谢。”凌小可高兴的说着,眼睛一直盯着阿姨手中的棉花糖,她喜欢棉花糖,可是两年没吃过了,真的好怀念这种味道。

    阿姨抬头笑着递给凌小可,看着迟沐寒与凌小可站在一起以为他们是侣。

    “你女朋友真可。”阿姨对着迟沐寒说到,迟沐寒嘴角勾出一个淡淡的笑,刚想开口,凌小可抢先解释到,“不是啦,我不是她女朋友。”

    阿姨尴尬的笑笑,“哦…原来是这样啊。”

    离开后,凌小可拿着棉花糖却没有吃。就傻傻的看着,始终有着淡淡的笑。

    “对了,给你!”凌小可把另一串棉花糖递给他,“不要!”冷冷的语气让凌小可有种冲动想掐死他,什么意思?带她来自己却不吃。

    “不要就算了,我还不给你了呢!”凌小可走着,迟沐寒就一直看着她。

    当棉花糖的甜味充斥了她的嘴,她鼻头酸酸的。很熟悉的味道,两年了,想不到再次吃到的时候却不是那人带她去吃。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被风吹过之后凉凉的,心也是这样。

    此时的棉花糖在她尝来没有了甜味,只有苦涩,这苦涩久久不能散去。

    迟沐寒发现凌小可不对劲,抬起她的头,看到两道泪痕,“丫头,太感动啦?”

    “别自作多啦,我怎么会被感动,只不过是好就没有吃过棉花糖了。”凌小可的声音有点沙哑了

    “喂,拜托,像你这样总是哭,还怎么做我的女人呀?”迟沐寒一副嘲笑的嘴脸说到

    “欠扁呀,别以为别人怕你我就怕你,看我好欺负?不过,谢谢你今晚带我来再次吃到。”

    彼此没有一句话,回到学校。

    是不是真的没人。。

重要声明:小说《双面青春浅藏的幸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