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苍月国师

    人心惶惶的齐国再次传来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自从他们伟大的国师十年前仙逝后,就再无人能接替这一职位,而从那时开始,齐国的国力也就每况愈下,最近几年甚至落到向他国进贡的地步。(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

    但今天,面对瀚海国即将来犯之际,当今皇上竟然命人贴出皇榜,对外宣布,他们齐国又诞生了一个新的国师,号苍月,这个消息在短短一天之内就传遍了齐国京城的大街小巷。

    而有关他的传言也在这一天中有了多种版本。

    据说这新任国师是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

    据说他长的清雅出尘,一白衣仿若谪仙。

    据说他常年脸上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份成谜只有监国大公主才见过他真实的面目。

    据说他通晓天地的能力不输于前任国师。

    据说……

    只是这一切都只是传说而已,并无人见过这个从天而降的——苍月国师。

    此时,齐国皇城监国公主司徒水月的寝宫内,司徒水月一路匆忙的赶回了自己的寝宫。一进屋,她就立在门口,有些惊艳的看着眼前一白衣,脸上覆着一张银白面具的女子,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个女子,恐怕连自己都会被骗过了。

    她长的虽非绝美,仅能算是中人之姿,但这一白色的长袍,一头如墨的长发用一根碧绿的玉簪随意的轻轻挽起,直直的垂落在后,一清冷的姿让她别有一番独特的味道,尤其是她脸上那银白的面具竟像是天生为她而生,让她多了份莫测不羁,面具下露出的那双如深潭般漆黑的黑眸透着盈盈的流光,仿佛不沾世上任何的尘埃,黑发,玉颜,白衣,清雅脱俗的就像是与世无争的世外高人一般。

    “月儿,怎么了!”看到她的呆愣,林晨曦挑眉疑问。

    “晨曦,你知道吗,你上有股独特的气韵,可以让人离不开视线,如果你真的是个男子,那我恐怕非你不嫁了。”收回惊艳的目光,司徒水月调皮往她皱了皱鼻子,走了过去。

    “如果我真是为男子,即使你想嫁,我也不会娶的。”慵懒的勾起一抹浅笑,林晨曦拿起桌上齐国的地形图看了起来。

    “为什么?”司徒水月有些好奇的问。

    她头未抬,话语照样言简意赅,她相信司徒水月能听得懂。“因为娶了你,就等于娶了一个麻烦!”而她,向来最为厌烦的就是麻烦,但现在,她却偏偏要刻意去沾染一个颇有挑战的麻烦了,而这个麻烦,也许是她这辈子所做的最为疯狂的决定吧!想到这,她唇边勾起邪魅的笑纹,莫无涯,我真的很期待我们战场相见的那一天呢!

    果不其然,司徒水听闻后,表夸张的低低一叹,“是啊,而且是个超级大麻烦。”

    听到她的抱怨,林晨曦不由得低声一笑,这个月儿,其实只不过是个刚长大的孩子,小小年纪上就背负着这么重的压力,难怪她整天以一副深沉的摸样示人了。

    “对了,晨曦,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知道你是齐国新任的苍月国师了。”想起宫外如嚣的传言,司徒水月轻轻一笑,如果那些人知道他们口中的国师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子时,会有何种表呢?

    “恩,比我想象的要快多了。”林晨曦满意的点了点头,依旧低首研究着手中的地图,当看到手上地图标注的某个地形时,她的眼神不由得一亮。“月儿,我们的客人已经到何处了?”

    “据探子回报,已经快到他们瀚海国的边界了。”说到正经事,司徒水月不由得收起的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哦,就是说他们要进入齐国的境内了是么?想到这,林晨曦脸色的笑容更深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