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魂断百丈崖(1)

    “羽涵!”看着赵羽涵就这么浑浴血的躺在那里,南宫绝悲痛的大喊一声,形如鬼魅般刹时来到了她们的面前。(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羽涵,羽涵,你醒醒!”南宫绝蹲下子,有些颤抖抱起地上几乎浑染血的女子。

    “绝,我没事!”赵羽涵缓缓睁开眼,气若游丝的看着他。

    试探着她有些微弱的气息,南宫绝赶紧运功往她体内输去,不一会,赵羽涵原本惨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

    “羽涵,你好好休息一下。”他轻柔的放下怀中的女子,站起来,全陡然间弥漫起一股浓重的杀气,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冷冷地看着站在崖边的白衣女子。

    突然,他影轻动,如鬼魅般,快的让人看不清手,林晨曦手中的长剑已落入他的手中。“你就是用这把剑来杀羽涵的是吗?”长剑犹滴着血,抵在她的前,锋利的剑尖划破了她的衣衫,只需稍一用力,剑就会刺进她的心脏。

    “你真的相信吗?”没有去看口那柄闪着寒光的利剑,林晨曦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的问着他,眉间充满了苦涩。

    他这是要杀自己么?

    应该是吧!

    上次,他不是也给自己吃下过摧心蛊的毒药么!

    别人不相信自己没关系,可是他,这个本应该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也要这样对待自己!

    曾今的真意浓,如今看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是谁说过,心若一动,泪就千行!可为什么此时她心中有泪,眼中却是悲涩无泪。

    林晨曦深深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冷的宛如地狱来的使者般,在他的眼中,她看到了无尽的鄙夷和凉薄,看到了冷漠和疏离,只这一眼,就足以勾起她灵魂深处的那抹疼痛,突然,她浅浅一笑。

    她轻浅的笑声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尽的悲凉,此时,就连老天似乎也在为她感到悲伤,炙的阳光躲进了层层的乌云之下,一时间,整个崖顶暗沉的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奏,飞落的树叶在她的边盘旋飞舞着,久久不愿离去。

    她的心,再一次碎成一片一片。

    南宫绝,你可知,这一生,你欠我的太多、太多。

    “朕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话说!”南宫绝冷冷一笑,不去看她眼里的哀伤和她那绝望的笑容,拒绝承认心中早已有什么东西已经慢慢生了根,他,选择忽略。

    “既然如此,那——你动手吧!”他那毫无感的冷笑,让林晨曦的一颗心渐渐冰冷,她慢慢地收起脸上的笑容,神色依旧淡然的看着他,她对他,不再有任何的期待。

    现在,她只是在赌,他能不能下的了这个手。

    如果,他这一剑真的刺下去了,她会如何?

    她,没有答案。

    “你以为朕不敢是吗?”看到她的漠然,南宫绝目内一沉,一阵怒气涌上心头,手不自觉的一用力,“噗”的一声,剑已经深深地刺入了她的口,一股深红的鲜血霎时顺着剑狂涌而出。

    “不要——”一旁,原本正战战兢兢的趴在一旁的桃没想到南宫绝竟然真的一剑就这么刺了进去,一时不由得惊呼出声。

    看到这一幕,赵羽涵原本状似虚弱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满意的光芒,林晨曦,这一次,我看你还能否活的下去。

    喷涌而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衣襟,口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让林晨曦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里一片悲切,他真的恨她如斯,竟这么想置她与死地么!原本还有的一丝期待随着他这无的一剑已经烟消云散。

    原来,在他的心中,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存在。

    现在,心已经被他的这一剑刺成了两半,心死了,她却还要承受这种锥心的疼痛。

    她的嘴张了张,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半响,却又徒劳无功的闭上。

    苍白如纸的唇边溢出了殷红的鲜血,薄薄的月白衣衫上沾满了斑驳的血迹,这血,红的惊心,红的刺眼,仿佛在一张白色的宣纸上画出了朵朵诡异而艳的红花。

    她伸出染满鲜血的手,似是想抓住什么,最后却是无力的放下。

    唇边勾起一抹浅笑,她有些不支的后退一步,站在了悬崖的边缘,崖下吹来的风扬起她带血的白衣,让她的子有些不稳,似是一不小心就可以随风而起,一种别样的凄美霎时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忍不住随之落泪。

    视线渐渐有些模糊,她的唇畔扬起一抹解脱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