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沉沦

    “怎么哭了!”看到眼前泪眼朦胧的女子,南宫绝轻轻一叹,心中一紧,形微动来到她的边,抬指拭去她颊边滚落的泪珠,指下的触感令他心头一颤,唇边勾起摄魂之笑,带着几分故意。($点-墨^中-文 &)

    自己哭了么?感受到他那还停留在自己脸上那带着些微凉意的长指,这份突如其来的亲昵让林晨曦颇不习惯,下意识的往后避开,她有些怔然的拂上自己的脸颊,指尖的湿润让她明白,她竟然又在不知不觉间为了他的遭遇而落泪。

    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心中已然明了,她好像真的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之中!想到这,她涩然一笑。

    只是,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想起云姨曾经告诉过自己的话语,她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这,可能吗?

    没忽略掉他唇边那抹饱含深意的浅笑,林晨曦清秀的容颜上浮起淡淡的红晕,有些无措,“你笑什么?”

    “笑,我有笑吗?”没忽略她意躲避的形,南宫绝挑眉,浑的冷冽因看到她脸上的那抹嫣红陡然散去不少,望着眼前纤长的秀影,他幽深眸底,掀起了阵阵波澜。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不是吗?”林晨曦自嘲的一笑,故意忽略心中的那份悸动。

    “因为你很特别。”棋子吗?想起当初两人签订的那纸协议,他心中有着庆幸,没有多加解释,只是淡淡的抛下这样一句,怎能让她知道因为想让她明白自己的过去才告诉她这一切!

    自从母后死后他就学会了如何带着面具生活,以一的冰霜来隔绝外界的伤害,回到京城后,因为仇恨,又用一虚假的温文尔雅模样来欺骗众人,以符合做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太子下,这么多年来,只有她,能几度让自己放下脸上的面具释放出真实呵!所以她在自己心中是特别的,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般,这一生,她,自己是不会放手了!否则自己会再度沉沦在那暗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特别?”林晨曦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为什么我觉得你这句话像是在嘲笑我?”是啊!自己是很特别,一个从未来世界来的人能不特别吗?

    “会吗?是你太敏感了。”不自觉的脸上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这人?林晨曦摇摇头,甩去差点沉沦在他的笑容之中的那份震撼。

    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她站起来,慢慢踱到一边,问出心中的疑惑,“你易容成你母后的模样就不怕有人认出你么?”毕竟他母后的容貌可以说绝世无双的倾城之美,这么醒目的容貌让人看过一次就很难忘,所以只要以前见过他母后的人肯定会怀疑两人的关系,这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吗?

    “我就是要让他们坐立难安!”唇边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那当年你们怎么会在半夜到母后的宫去的。”犹记得当时问云姨的时候,云姨也是万般的不解,按道理来说,他们的父皇就是再狠,也不可能狠到让自己孩子亲眼看到自己母亲死亡的那一幕,所以这一切只有为当事人的他知道了。

    “是她通知了我们?”

    “她?”她是谁?话语中有着浓浓的不解。

    “那个为了坐上皇后之位而不惜陷害母后的女人,燕紫灵!”说到此人时,南宫绝目中恨意更深,就为了那个可悲的虚名,这中间葬送了多少的生命!但他们千万不该的是用这么卑鄙的方式来陷害母后!

    燕紫灵?就是那个燕家一心栽培出来坐上皇后宝座没几天就一命呜呼的燕妃!她这样做也未免太过狠毒!想到这,林晨曦轻轻一叹,抬首看着眼前再次被恨意包围的男子,心中一软,走上前去轻轻的把他拥入怀中,心中暗暗对自己说,就当是安慰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吧!

    看到一向避自己如蛇蝎的女子突然走上前来把自己抱在怀中,南宫绝心中一暖,静静地倚在她的肩上感受这一刻的宁静。

    午后的阳光带来阵阵的温暖,红色的小亭在一汪翠绿的包围下显得更加夺目,亭中静静相拥的两人似和这天地间融为一体般,是那么的和谐,空气中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呢?南宫绝扬起一抹满足的笑意,慢慢地放松了已经紧绷多年的心,他,真的有些累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