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面具之下

    看到她微眯的眼中那隐约可见的怒火时。(^##最快的站^)

    墨流殇,即另外一个不予为人知的份——当今的皇上南宫绝闻言稍顿,扬眉,似是并不吃惊,随即低笑开来,没有否认,“何时发现的。”声音已从慵懒邪魅变为冷冽低沉。

    林晨曦神色如冰,带着讥讽,“何时发现?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在我不小心夜闯你的寝居那晚我就知道了!所以这还要多谢皇帝陛下能给小女子揭穿你的机会。”心中对他的那番还不甚确定的感因这个突然的发现而有些繁乱不堪,语气不自然的就有些尖锐起来。

    “哦,怎么说?”想起那晚她被自己突然亲吻时那有些呆滞的模样,南宫绝轻笑出声,所以她才在当时突起提起她的夫君,是想看自己的反应么!真是个聪明的女子!他故意忽略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坐直了子,大有洗耳恭听的架势。

    “靳这个名字我想你应该是很熟悉吧!我想他不会莫名其妙的把我送到秋水山庄来,而且他曾经要求我答应他一个要求。”她突然没头没尾的冒出这样一句。

    “什么要求。”难道是靳这家伙和她说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凝思。

    “放心,他没有出卖你。”没忽略他眼中那份深思,林晨曦冷笑道,“他只是要求说如果他以后做了什么错事,希望我能原谅他!当时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对素未谋面的人提出这个几乎怪异的要求,但后来我见到你后才想清楚了一件事。”

    “哦,你想清楚了什么?”南宫绝扬眉,脸上兴味更浓,神色不复以往的冷冽。

    “靳他不仅见过我,而且他更清楚我的份,我在这里认识的人屈指可数,见过我的人更是没多少,他虽年轻,但却掩藏不了上那股尊贵的气息,所以用排除法就可以得知,他不是皇室子弟就是达官显要,因为只有这些人在我们大婚的时候和次进行朝拜的时候见过我。而我前些时候突然被人挟持失踪,依皇上您的子来说必受不了这个羞辱,肯定不会大肆宣扬,只能封锁消息,暗中查找,所以知道我失踪的消息的必是皇上您边亲近之人,而且靳在明知我份的况下还口口声声称呼我为姐姐,那么不难猜想靳是你众多皇族兄弟中的一个,当他发现我突然出现在杭州城的时候,他不把我护送回京城却把我送到秋水山庄来,这不得不要让我怀疑了!”

    “所以你凭这些就断定我的份?”南宫绝眼眸含笑的问。

    “当然不止这些。”林晨曦摇头,随后明确的指出,“还有你上的龙涎香味,这龙涎香只有天子能用!”

    “龙涎香味?”南宫绝一愣,抬起袖子闻了闻,“一旦出宫我根本就不会用它!”

    “你是没有用它,但你却忽略了你长期穿用龙涎香熏烤的衣物时,那龙涎香会慢慢的进入你的皮肤表皮之中,近距离之下还是有隐隐约约的香味的。”

    “近距离?”闻听此言南宫绝突然邪邪的一笑,“没想到朕的皇后对朕如此用心,竟然连朕上的香味都用心记下,那朕可否认为皇后对朕一往深用心良苦呢!”

    “皇上过奖了,其实引起臣妾怀疑的地方还有很多,臣妾融会贯通之后答案自会不言自明!”想玩是吗?奉陪到底!林晨曦皮笑不笑暗暗白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带着坏笑的模样,心中暗自有些怀疑原来那个冷的像似冰块的家伙跑那里去了?

    难道他有人格分裂的倾向?她想着这个可能。

    如果不是因为某个大色狼屡次偷袭她,虽然面貌不同,但强吻她感觉和那低沉的笑声却一模一样,从而引起她的怀疑,进而开始留心,把一些事连贯到一起来,答案呼之出,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他给耍了!不论他是无心或是有意,她都不想让他知道这些才是引起她怀疑的根本所在,否则这个家伙还不知道会如何嚣张!

    “哦,还有很多,原来朕一向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有如此多的漏洞,皇后不妨说来让朕听听。”南宫绝丝毫没有被揭穿的恼怒,反而气定神闲的就像在谈论天气一般。

    林晨曦意味深长的一笑,“还有皇撵即将到达杭州,你也同时出现在这里,这难道只是巧合?记得第一次到秋水一阁,你的宝贝弟弟辰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他是你的债主,当时我很纳闷,一个富可敌国的大老板怎会还有债主,但如果此债非彼债呢?我后来问辰你们是什么关系,他说你们只是朋友,”说到这,她淡淡一笑,“朋友?如果仅仅是朋友怎会有债主一说,我后来知道辰相当于是你把他从小带大的,长兄如父,自古以来就有孩子是向父母讨债一说,所以这样解释他所说的债主之意也就理所当然了。

    而且那我刚刚到秋水一阁不久,几乎从不在人前露面的幕后大老板就亲自现向我设了赌局,后来我回宫,你却先我一步回到宫中,问我玩的可开心,你冰冷沉和墨流殇的邪魅淡雅,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格,所以,当时我并未想的太多,只是以为你派人监视我罢了,但现在一想这只是你为了混淆我的视听,不让我有机会把你们两者联系到一起,有意而为之的吧!”

    “好,说的真好。“南宫绝颔首,眼中闪过一抹激赏,没想到她仅仅从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可把事实推断的**不离十,看来自己以前真的有些小看她了。

    “不用夸奖,我不会感激的。”她依旧不领,“敢问阁下那一副才是你的真面目?墨流殇、南宫绝或是还有我不知道的另一个。”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不想继续被人当做傻瓜来耍!”林晨曦冷冷地说道。

    傻瓜?

    闻听此言,南宫绝一叹,目内郁顿生,抬指,一张薄如蝉翼制作精巧的人皮面具已落在掌中,他本来的面目赫然出现在林晨曦的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