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两种心思亦惘然

    “主子,前方就是兖州城了。(^##最快的站^)”一高大威猛的劲装大汉打马回转,在一毫不起眼的破旧马车旁低声回禀,垂眉敛目,静待主子指示。

    车内的男子闻听此言深邃目内敛下几分深思,抬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人儿,看她依旧双眸紧闭,似乎并不想看到自己一般,隽深的目内多了几分怒意。

    “前去安排吧,我们今晚就夜宿在这兖州城。”冷冷的安排完,没忽略掉对面女子那轻微抖动的眉梢,一张俊美的脸上翳更深。

    这该死的女人,一路行来,早在离开京城后就解开她的道,让她说话无碍,那知她却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仿佛自己就是个隐形人一般。

    送来的食物她毫不客气的吃下,然而吃完后却立马闭目养神,从来没人敢这样对待自己,但这女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了自己的极限。

    面对这样的她,每每能挑起自己从不轻易外露的怒气,深邃的双目微微眯起,这个女子真的是很不简单,所以自己怎能会轻易的放手,放她离开的那天也就是自己对她厌烦的那天吧!

    “是,属下遵命!”车外的大汉微微一愣,住在兖州城?现在还在东兴的境内,难道少主不怕进城后露出什么马脚从而暴露份?一路行来已经多次发现后面有跟踪的迹象,毕竟失踪的人不是什么平常人氏,而是他们东兴王朝的一国之母,就是再怎么不受宠,但他们绝不会坐视不管的,所以这几天来一直都是昼夜星辰的赶路,但今天……

    摇摇首,摇下满目的不解,主子的心思一向就沉难解,这不该是他这个奴才该担心的事,想到这儿,大汉打马往前方的城池奔去。

    ~~~~~~~~~~~~~

    微风拂柳,梅影扶疏,窗外竹影在夜色的掩映下照下点点斑驳。

    屋内袅袅轻烟摇曳,一袭青纱中,帐内影纠缠在一起,粗重的喘息声和媚声夹杂其间,半响声音方歇,摇曳淡黄的烛光映入帐内,照在那个疲倦却美无比的女子脸上,只见她脸颊微红,眼中羞涩不减,整个人柔万种。

    两人静静相拥在一起,半响,激褪去,只见男子慢慢坐起来,轻轻披上一件锦衣。

    “羽涵,我要离京一段时。”南宫绝缓缓说道,幽深的瞳内映着一个让他不舍的绝美容颜,。

    “绝,你要离京?”赵语涵闻言一愣,心中掠起阵阵不安。

    “嗯,明离京。”淡淡的说完,迷离的眼中突然浮现那清冷的容颜,她现在人在何处?昨因柔妃的事赶到冷宫时已经失去了她的踪迹,只发现她的贴侍女被怪异的手法制住了道,从没想过她会畏罪潜逃,当解开那侍女的道时,闻听她竟然被莫无涯那家伙给劫持了,但真的劫持吗?想起那月下两人相拥的影时,南宫绝浑寒意陡起。

    “绝,我可以去吗……”赵羽涵敏感的感觉到他的变化,一颗心猛然不安起来,听下人回禀说宫中好似出了大事,难道是和那抢了自己皇后之位的女人有关?上次绝来的时候自己就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了,竟然不经意间就脸带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眼神也不再一直留在自己上了,这样的绝是从来没有过的,好像自从那女人进宫不久后绝就改变了,不,绝的眼中除了自己她不许有任何人的存在。

    赵羽涵轻垂的眼睑内闪过一道快的让人看不清的狠毒光芒。

    “嗯。”南宫绝回过神来,神依旧冷冽,“羽涵我是离宫巡守。”原本计划是离宫巡守,给那些心有不轨的人一个可乘之机,现在却因为她莫名的被劫持而要改变计划,原本她的生死自己并不放在心上,但却绝不许她背叛自己!想到她竟然和莫无涯在一起,一时间心湖骤起狂涛,目中戾气更深。

    恨不得亲自前去把她抓回来,硬生生压下这股冲动,于是马上派人前去拦截,而他心烦意乱之下来到语涵这儿,虽然美人再怀,那个让他气恼的女人却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搅乱他的心湖,手中力气渐加。

    “绝!痛!”看到他再次失神,赵语涵神有些痛苦的皱起了小脸,小的子轻颤,偎入他的怀中,水眸中泪光浮动,不甚怜。

    “对不起,语涵!”南宫绝一愣,才发现在无意中又想起了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她敢不知羞耻的背叛,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绝,那你回宫后,让我进宫好吗?”怀中温柔的美人语带哀求。

    唉!南宫绝微微一叹,神柔软下来,那时一切都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吧!这些年是有些对不起她的。

    “羽涵!”修长的指尖揽上她的香肩,轻拥入怀,“好,我答应你。”

    “绝……”仰望着近在咫尺的心男子,赵羽涵柔万斛,颜落泪,“绝,你告诉我,你心中只有我一个对不对?”

    南宫绝沉寂半响,仿佛也在说服自己一般喃喃自语,“是啊!在我心中只有羽涵你一个人,始终只有你一个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