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罂粟之毒

    第五十章 罂粟之毒  冷宫一隅的花园旁,林晨曦看着一新的花圃,站起来满足的一笑。($点-墨^中-文 &)

    后婉约而至的柔美丽人款款行来,福一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看到来人,林晨曦黛眉微挑,“瑾贵妃,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冷宫看看?”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流言所以现在来一探虚实了!

    “自从皇后被人陷害中毒后醒来,臣妾就一直想前来探视皇后,只是皇上下旨不许任何人来打搅皇后的静养,所以臣妾一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前来,还望皇后娘娘见谅!”颜若夕黝黑细密的长睫下的妙目内,掠过精明光华,看着她下颚的於痕,唇角轻微掀起。

    真好,原来她还担心皇上真的会喜欢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不过现在看样子,自己是多虑了,看着她脸上的伤痕就知道皇上下手是多重了,而且据奴才传来的消息说她还伤了手臂,想当而,她在皇上的心中应该是没什么地位的。

    “哦?”林晨曦淡哂,勾唇一笑,“真是难为瑾妃你的一片苦心了。”

    “皇后娘娘,这是臣妾应该做的,毕竟现在还是由臣妾暂时管理后宫,所以出了云妃这样的事也是臣妾失职。”目中隐约的恨意一闪而逝,那毒不是说是无药可解吗?为什么她却依然无事?到底中间有什么地方遗漏了?不过还好,至少有云妃那无脑的狐狸精当了替死鬼。

    林晨曦几乎要喝采了,这个柔美似柳的美人,不唯只有一张脸而已,言语之中道尽她宠冠后宫的事实,自古以来这后宫都是由皇后来打理,但现在,却是她来掌管后宫的大权,能把这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心机不容小觑,看样子自己的这个皇后做的可真够窝囊的呢!

    只是这一切却是自己所希望的,安安静静的活在这皇宫一隅,等时机一到,挥挥手离开这儿带走一袋银两就已足矣,反之,如果自己真要接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是不是先要三跪九叩感谢隆恩浩顺便感谢祖上积德,让自己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上的一国之母,然后开始以打压其她宫妃为平生的目标,想想这又是那番的景象呢!

    前几次见面,自己只觉得这瑾妃只是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而已,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把自己当成这争宠的敌人,也许这就是为这深宫女子的悲哀吧!

    今一看,却不竟其然,她的心机深沉的有些让人害怕,所以自己今天势必要做些什么来使她晓得,自己的确无意沾染她那伟大夫君一丝一毫的翩翩风采!更不会肖想得到她那有着满肚子坏水的夫君大人的宠,自己只是暂时寄居宫内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罢了,活的自在才是自己所追求的,其它的一切种种自己皆没放在心上,当然,更不会傻得为自己招来敌人,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

    林晨曦低睑一笑,下垂的睫眸内,一片淡芒。

    “这说起来还是本宫的不是了,原来这些烦心的事本该是本宫来心的,只是本宫体也真是不争气,所以就有劳瑾妃你了。”入宫以来从未沾染过这后宫一事,自己要真的行使这皇后的权利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而且她能甘心把到手的权利放手?

    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颜若夕心思疾转,暗自冷笑,脸上却是笑意盎然,“皇后过誉了,臣妾愧不敢当,臣妾只等皇后娘娘体休养好,臣妾也就可以早把这幅重担卸下来了呢!”

    “瑾妃不必在谦虚了,我想这两宫内的传闻你也听说了吧!”是啊!说不定这宫内第一个知道的就是她呢!只是她今来这冷宫应该不仅仅是来看自己这么简单的吧!

    “臣妾是听说了一些,臣妾相信皇后娘娘不是那样的人!”颜若夕抬首正色道,如湖水般黝黑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沉。孤男寡女半夜幽会在后花园,说他们没关系说信!只是莫无涯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不是本宫都无所谓,这皇后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上多了道枷锁,所以本宫应该谢谢瑾妃你帮了本宫一个大忙。”林晨曦螓首微摇,真心叹道。

    “皇后你……”颜若夕一愣,眼中的深沉慢慢变为探究。

    “瑾妃,我现在已经被贬入这冷宫,实际上来说我只是个有名无实的皇后罢了,本宫很感谢瑾妃你还能在这种况下来这里看我,所以今后这宫中之事就有劳瑾妃了!”淡淡一笑,雪色的容颜上,似乎这天地间的一切皆不必挂怀,话说到这个地步她应该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吧!想想还真是悲哀,试问有那个皇后娘娘会低声下气到这个地步的,所以呢!这个先河就由自己来开吧。

    “臣妾明白。”看着低首摆弄花草的人儿,颜若夕眉眼俱冷,这样的一个让自己看不清楚、看不明白的一个人,她虽表明说无心得到什么,但,却奇异的让自己紧张,一刻也不敢松懈,那么接下来……

    想到这,微微一笑,霎时脸上漾起一朵羞的百花惭放的笑容,犹如罂粟花般艳丽让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