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惊才绝世(2)

    第四十章 惊才绝世(2)  为事主的墨流殇似是毫不在意,笑语嫣然中,唇角微掀,“小兄弟请出题吧!”

    林晨曦未语,眼帘微垂,清冷的瞳心一道光华闪过,心中思量未停,这个人看似温暖如般无害,但自己却能感受到从他上隐约流露出的危险气息,那双永远慵懒半迷的美眸,细看之下,不难发现会不时的闪过一道精明的光华,这样的人太过莫测,自己还是少接触为好,今天出宫只是想为自己的计划做好准备,他的出现在自己意料之外,她可不想把无关的麻烦引上,尽快离开这里才是上上之策。(点 墨 中 文 网 站 。)

    所以这下面所要出的题目就至关重要了,想到这里,她低眉顺目,凝神细想,薄薄的唇,色淡如水,缓缓的勾起一抹弧度,伸手拿起桌上的纸墨,微一思索,低首在纸上写了起来。

    围观的众人看她不言不语,在纸上不停的写写画画,不纷纷伸长的脖子,想看个究竟。

    而站在她后的南宫辰和小玉几人,看到她纸上所画之物时,心中也是纷纷不解,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画出象棋的格式。

    墨流殇看着眼前低首认真写的女子,隽深眸心玩味更深,心下也在好奇她接下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好了,墨老板请看题。”淡淡的抬眸,把已经画好的图纸送至他的眼前。

    象棋?看着那白色的宣纸上明显的楚河汉界,两边各余七子的棋局,墨流殇含笑的容颜慢慢凝固起来,心中陡起狂澜,目中似是有着不敢置信。

    细细打量了这棋局半响,他竟感到无从下手,抬起首来,直视眼前目光清冷,依旧波澜不惊的做男子装扮的紫衣女子,缓缓开口,“墨某才疏学浅,无法解开此局。”

    是啊!无论走那颗棋子,无论怎么走都会陷入死局,她竟然会摆出如此的棋局!如果说他刚刚只是好奇她有何能耐,竟然眉头不皱的豪掷千金,仅仅是为了比一个大小,现在她真的引起了自己的好奇了呢!

    众人一听,纷纷倒抽了一口气,没想到仅仅一个棋局,闻名天下的墨大老板竟然一子未走,就承认自己败了,这不得不叫他们吃惊了。

    而这紫衣少年……

    众人纷纷在心底猜测着他到底是何来头,而他原本清秀平凡的外貌,在他们眼里也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此时在二楼的雅间内,一个黑衣男子临窗而坐,冷眼旁观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待他看到楼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时,一双冷冽邪肆的双眸竟然泛起阵阵掠夺的光芒。

    “来人,十万两银票奉上。”墨流殇轻轻的一声吩咐,立马有人送来一叠银票。

    林晨曦看也未看,示意后的小玉收起银票,站起来淡淡一礼,“墨老板果真是好大的气魄,多谢了!”说完转行,目的已经达到,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多留一分,麻烦也会随之多增一分,而她一向讨厌麻烦相随。

    “慢着。”后的一声低呼止住了她的脚步。

    “怎么?墨老板玩得起输不起么?”林晨曦回眸,水眸浅眯,语中带着淡淡的嘲讽。

    “墨某只想问的是:此局如何来解?总要让我知道输在那里吧!”墨流殇折扇轻摇,依旧目中含笑,不以为意,十万两银子买个答案似乎很是值得呢!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一切行无常,生者必有尽,不生则不死,此灭最为乐,生生世世,死死生生,不生不死,不死不生,故谓之曰:‘七星曜影’。”一个号称天下四大残局之首的绝世残局能解么?林晨曦勾唇一笑,淡淡的的抛下这句话,转,回首,潇洒的走人。

    言下之意就是此局竟然无解么?原来竟是个残局!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墨流殇妖娆的一笑,目中光华琉璃,直视着渐渐远去的紫色背影,邪魅顿生。

    她,自己是记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