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意外来客

    第十八章 意外来客  自得其乐沉浸在劳作中的林晨曦,全散发出一股独特的光芒,隐隐约约好像在她的周有一圈光圈,使她清秀的外表多了一份独特的魅力来。($点-墨^中-文 &)

    “娘娘,歇一歇吧。”林晨曦拢了拢颊边掉落的长发,伸手接过小玉递过来的丝帕,轻轻的拭去脸上因为刚刚的劳动而沁出的薄汗。

    “小玉,我没事,吉祥他们修缮屋顶弄的怎么样了,天快黑了,小心别摔伤了。”对于这几个自告奋勇要跟自己来冷宫的几人,林晨曦是心怀感动的。

    “回娘娘,刚刚我去看过,已经快好了。”

    “嗯,那就好,小玉你看,我们只要在这里稍微改动一下就大功告成了,等一会你在看看成果吧。”林晨曦放下高卷的衣袖,看着干净整洁的屋子已经没有来时的那般破败萧条,看来自己这一个下午的时间没有白费,看到这,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可是娘娘,这些粗活奴婢来做就好,娘娘你怎么能亲自来做呢。”小玉看着自己主子那一脸满足的模样,她很是不解,自从来到这勤思院,娘娘就二话不说,圈起袖子开始打扫起来,并且细心的把一些物品归类,说是可以废物再利用,自从她十岁进宫到现在都已经有六年的时间了,宫中大大小小的主子也认识不少,可从没见过像娘娘这样的主子,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所以这样的娘娘是特别的不是吗?

    “小玉,你要记住,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金钱或是权势就可以得来的,就像是人心,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贵在真心,天下万物本无贵之分,就像你我之间本无区别,我们是平等的,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缘分,不要因为它唾手可得就视为理所当然。”看着小玉那张陷入沉思的小脸,林晨曦悠悠沏上一杯茶,端起茶杯缓缓饮了起来。

    “娘娘真是好见解!”一声凉凉的喝彩打破了这份闲散,低沉邪魅的男声自耳边响起,声音中充满了一丝调侃,丝毫不觉得闯入别人地盘有什么不妥。

    话随声落,院门口出现一位材修长,生得一张俊美无俦面容的蓝衫男子,一张温文尔雅的脸上笑意盎然,看着来者,林晨曦一怔,这不是大婚那天在大上对自己目露鄙夷讥讽目光的白衣男子吗?他怎么到这深宫后院来了?站起来,轻轻一敛。

    “公子过奖了,小女子之言不登大雅之堂,不过此处深处后宫,也不是公子你应该来的地方。”林晨曦黛眉轻轻颦起,唇沿似笑非笑,怎么,这么快就有人来打探况来了,自己可真是好大的面子呢?

    “娘娘好敏捷的口才,小王佩服!”蓝衣男子对她此言似乎不已为意,依旧大刺刺的走了过来,也不待招呼,安然而坐。

    “既然知道本宫是何人,那公子就更应该知道此处不是公子可以久留之处,我想公子不是因为迷路而误闯这勤思院吧。”勾起一抹轻笑,不难听出话语中揶揄的成分。

    “难道这就是你们东兴国的待客之道吗?据小王所闻皇后娘娘可是贵国皇上赞不绝口的奇女子,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蓝衣男子精明的双眸内掠过一线深沉,言语中依旧是带着不屑与探究。

    “太子下……”此时小玉已经认出来着何人,听他对自己的主子如此出言不逊,他虽贵为邻国太子,但这样做也太过分了点,于是不冷下一张小脸,想出言相驳,那知话刚出口,就看到自己的主子微微对自己摆了摆手,只好作罢,只是脸上依旧气愤难平。

    “公子不是我东兴人。”林晨曦目光坦然,脸上依旧平静无波,似乎对他的不敬不以为意。

    “小王乃瀚海国太子,莫无涯。”看着眼前女子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莫无涯一双狭长的俊目闪过一抹兴味的光芒。

    那大大婚时,看到有人故意以掌风扫落她头上的红帕时,原以为会看到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子,但他失望了,只见她一脸淡然,从容不迫的捡起地上的红帕,影微旋之下,已经悄然接下了向她的暗器,然后像个无事人一般,悠然自得的把红帕再次罩落,当然,他也确定,当时自己那讥讽的眼光她看到了,从她微微轻垂的眼睑下,他还是发现了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深思,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横空出现在东兴国,自己手下派出的密探竟然完全打探不到有关她任何的消息,而看南宫绝对她的态度,似乎也让人琢磨不透,在外人看来,南宫绝对她是宠有佳,但他似乎又感觉到那里有不对劲的地方,而且听她刚刚和自己女婢说的那番话更是让人觉得她的思想特异,不同于一般的大家闺秀,想到这,莫无涯一双幽深的黑眸越眯越紧,似乎想把眼前的女子给看透。

    哦,瀚海国太子?林晨曦微一挑眉,据她前所知,这瀚海国也是这中原大陆上一个强国,据说和东兴国交一般,那这瀚海国的太子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深宫大内,而且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到底有何用意?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