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心思难懂

    第十四章 心思难懂  林晨曦打坐完毕,放下有些僵硬的双腿,抬眼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还未破晓,看样子还要等一会才能天明,想起以前自己这个时候正是好梦正酣的时间,她回过头眼带不甘的看了看此时正躺在自己上睡的正香的南宫绝一眼。(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

    她这个人平时对物质没有多大的需求,在任何况下都可以随遇而安,吃苦受累她不怕,她唯独有一个死就是必须要有一个充足的睡眠,从小她就这样,可以走到那睡到那,不论她前一刻还在生龙活虎的和师兄弟比武切磋,下一刻她马上就可以倚着柱子安然入睡。

    想起当初爷爷和爸妈发现自己嗜睡的问题后,还曾经一度以为自己那里出了问题,在带着自己看过诸多的专家后,他们才不得已的承认,自己这问题是与生俱来的,和自己的体质有关,从那以后,他们才放下心来。

    但自己的这个小秘密也只有家人和亲朋好友知道,所以在学校里,大家常常会议论自己不合群,格冷淡,不参加一些社团活动,自己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不喜欢太过吵闹的环境是一个因素,另外一个因素和自己住同一个宿舍的李薇和小萱她们知道,因为那样会浪费自己的睡眠时间,于是,她们就会经常给自己打发掉这些无聊的聚会。

    想到这,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当初李薇她们知道自己这个嗜好时那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现在是不是正在为自己担心呢!

    一抹愁绪浮上心间,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呢?

    此时一声轻微的声响拉回了她的思绪,心思回转,再次抬眼看了看窗外,她决定继续补眠,于是伏在桌上不一会就了梦乡。

    在她熟睡后,原本她以为睡的正香的南宫绝睁开了深邃清明的双眸,好像根本就未曾睡过一样,只见他紧紧的盯着那趴在桌上的小背影,他听到了她刚刚的叹息,也看到了她的愁眉深锁,原来冷淡如斯的她竟然也会有这一副模样,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心中有个地方被轻轻的触动了。

    ~~~~~~~~~~~~~~~~~~~~~~~~

    “娘娘,你醒了吗?奴婢要进来了。”门外,小玉轻声问道,此时已经上三更,可自己的主子好像还没清醒的迹象,现在外面的大厅中,宫内的许多娘娘们,现在都按祖制前来请安了,而且等一会还要到紫阳接受百官的朝拜,这该怎么办才好!

    今早,皇上出门的时候,吩咐说要让娘娘好好的休息,她是很高兴皇上这么体贴自己的主子,可是现在都那么晚了,娘娘应该休息的差不多了不吧!

    于是她轻轻的推开门,来到前,果不其然,自己的主子还在蒙头大睡。

    “娘娘,快起了,等会错过了百官朝拜的时辰那就糟了。”小玉轻轻的隔着被子,在自己的主子耳边喊到,通过这些子的相处,她知道自己主子喜睡的习惯。

    呃,是谁在喊自己?

    林晨曦掀开蒙在头上的被子,眼神有些迷茫的看了看眼前的景物,待眼睛逐渐聚焦以后,她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猛然从上坐了起来。

    “小玉,我怎么在上?”记得天快亮的时候,自己不是趴在桌上睡觉的吗?现在怎么会到上来了,林晨曦紧张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好,没有变化,体也没有什么不适,一双峨眉微微拧起,难道是自己那个名义上的夫君高的鬼,他有这么好心?

    “咦,娘娘,你……”小玉看着突然坐起来的娘娘还穿着昨天成亲时的礼服,一双眼睛不越瞪越大,接下来的话也未敢问出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不是娘娘的洞房花烛吗?

    “算了,没事了。”看小玉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没搞清楚状况,于是挥挥手不再多说。

    “娘娘,快梳妆吧,时间快来不及了。”知道主子不想在提及,于是小玉聪明的没有再问。

    “嗯。”林晨曦说完掀开被子就要起,那知眼睛却不小心看到了让她目瞪口呆的东西,待她明白那是何物之后,脸瞬间嫣红一片。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作假?她虽然未曾经历过男女间事,但一些起码的概念她还是知道的。

    只见上白色的锦帕上,点点猩红惹人眼目,小玉一看此形,像是早已明白了一切,不由得喜上眉梢,“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看到上的那方锦帕,看样子自己刚刚的担心的多余的了,小玉不为自己的主子感到高兴,在这皇宫之中,众位娘娘莫不争相以得到皇上的宠幸为荣,能得到皇上的宠幸就好像得到了一件护符一样,看样子,自己的主子在皇上的心中还是有一席之地的,虽说自己的主子贵为皇后,但在这皇宫之中只能算中人之姿,而且以皇上的格来说,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照样可以的大婚之夜拂袖而去,以前在皇上刚刚登基的时候,为了巩固他的地位,娶了一个大臣之女,结果却在新婚之夜夜宿其她娘娘宫中,让那位新嫁娘至今都成为宫中的笑柄。

    听到,林晨曦的脸更红了,她明白小玉的话中之意,可她同时心中也在疑惑,南宫绝为什么要作假在这锦帕上留下血迹,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说明自己是清白之?或是其它?

    算了,这些事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马上就要进驻冷宫了,他想玩就让他去玩吧。

    林晨曦一双充满氤氲的清瞳内似笑非笑,一道流光拂过,似乎的对这些问题并不以为意,勾起一抹浅笑,往小玉眨眨眼,“小玉,帮我梳妆吧,不要太繁杂,本宫今天正式上岗,你也跟本宫出去风光一下吧!”

    “是,奴婢遵旨!”小玉嘻嘻一笑,一声吩咐下去,开始给自己的主子打扮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冷宫皇后之红颜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