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此消彼涨(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及时更新云卿拳脚相加,好不容易才挣脱他,疾步奔向一桌子的酒菜朝他嫣然一笑:“我饿了,先用饭吧!”

    楚瞻有些失望,眸中精光一闪,顿时又笑了起来。(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  他并不就座,而是命人将云卿平吃的菜包了起来,又取了两坛女儿袖放于竹枝编制的挎篮内。

    “这是做什么?”云卿在桌边坐了下来,不解地望着他。

    “带你去个好地方!”楚瞻得意一笑,拉着她出了门。直穿过门廊,他才抬手指着天空那一弯皎洁明月说道:“我们就去那吧!”

    就二人并肩坐于房顶,秋夜璀璨繁星笼于头顶,一人一壶酒,对坐而饮。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朝。”一壶酒饮罢,楚瞻微微有了醉意,仰头往屋顶的琉璃瓦上一靠,微眯着眸子,笑得惬意。

    云卿放下手中酒坛,拣了几块可口的点心吃了,心思却飞到了月娘上。那见到她手中是檀木观音,隐约证实了她的揣测。为了她女儿富贵荣华,却要对旁人暗下毒手,未免太地狠了些。想起那年行军途中,她屡次被袭,估计她也逃脱不了干系吧?

    堙正兀自想得出神,忽觉后背重心不稳,整个人便向后倒了下去。  凹凸不平的琉璃瓦咯得她后背生疼,而那位始作俑者伸手将她一揽,便带入了宽厚的怀中。

    “云卿,有件事,我想还是先跟你说清楚为好!”经过片刻的沉默,他终于开了口。这等荒唐的事,还真不知从何说起。

    “我累了,明再说吧!”闻着他上淡淡的脂粉气息,云卿心头涌上一股厌恶。她不是圣人,也不是贤妻,而是有个有血有有感的人,这就是她排斥他的理由!

    楚瞻见她别过头,仍是沉默,悄悄地握上她的手轻声道:“其实,我并没有……”

    话音未落,却见云卿翻而起,二话不说便飞下顶。

    “还不快下来,漱玉斋的那位好像出事了!”未及楚瞻反应过来,便听云卿于院中朗声叫道。

    楚瞻匆匆赶到漱玉斋时,宫内的太医也满头是汗地赶了过来。听府经验老道的婆子说,看这院中主子的样子,像是小产。

    他立于院门边,待太医前去探看,暗想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  明明下午医正过来探视时尚言无碍,这才没过多时,却成了现在这般状况!

    “她怎么样了?”见太医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楚瞻便知况不妙,若因此后害她失去孩子,该如何是好?

    “回……回王爷,宁姬娘娘并无大碍,只是腹中孩儿是保不住了!”姜太医无奈地摇了摇头,佯装镇定地说道。

    “有劳你了,去李全那领赏吧!”楚瞻淡淡地说了一句,面上没有一丝表。事闹到了这般,他要如何向她交待?更何况,他还指望着她向云卿说明一切原委,真是麻烦!

    碧琳内,云卿酒足饭饱,活动了筋骨后便半卧于牙之上,惬意地翻着手中书卷。方才在书架中一通翻找,偏巧让她找着了幼时常看了《魍魉谈》,这书还是当年是她从卫菁那里硬夺过来的。

    还记得当年卫菁胆小,偏偏对这些鬼才怀着强烈的好奇,每忙中偷闲,拉了她来壮胆。每每看到精彩之处,她便吓得不敢再瞧,一双大眼直直地望着云卿央求道:“小云,你读来听听!”

    华语第一言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在线阅读。

    到了这时,云卿便故意清了清嗓子,开始模仿书中鬼怪的声音与动作,吓得她尖叫不止。后来还因此被师父重罚,罚她们二人清洗了一月的茅厕。

    萌黄年纪尚小,好奇心亦是很强,见漱玉斋发生了这样大的事,她趁着中无事,便悄悄地跑出去打听。听闻那位弱的宁姬痛失孩儿,同之余却有些幸灾乐祸,前些子她得了那么多的恩宠,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王妃!”掀了帘子踏入内,萌黄便见云卿低头翻着书卷轻笑不止。她这样子,若是被府中的下人们瞧见了,定以为她也在幸灾乐祸。

    “什么事?这么晚了,你赶紧歇着去吧!”云卿强压着笑意,朝她挥了挥手道。

    “禀王妃,听闻漱玉斋那边出大事了!”萌黄知她尚不知,一边将大开的窗落下一边试探地说道。

    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人,云卿向来不太关心,只懒懒地哼了一声:“哦,出大事啦?”

    “是,听那院的人说,她腹中的胎儿保不住了!”

    “保不住了?”云卿有些惊异,明明回来的时候还听说并无大碍,怎么突然就小产了?这事,太过蹊跷了吧?可怜的楚瞻,明明一**王爷,却屡屡失子,也不知算不算是报应。

    一想起那位娆可人的王淑涵,云卿心头厌恶丛生。小时候与楚衍他们逛青楼时,时常被那些涂脂抹粉的女子乱摸,现在想来还觉得恶心。更何况,那见她一副柔弱怪胆怯的模样,跟昔的平儿也没什么区别,难怪这么轻易便被贼人绑了去!

    萌黄见她面上晴不定,像是有话要说,便连忙上前问道:“王妃还有何吩咐?”

    “没事了,你也赶紧回去歇了吧!”云卿扫了她一眼,淡淡地说。

    萌黄虽是不解,也只能乖乖地退了下去。这位王妃的**子真是古怪,消失了这么些天,这才刚回来,府上又出了这等大事,难不成这些事,是她一手纵的?

    想到这里,她连忙摇了摇脑袋,心内却有了顾忌。想当初,王爷为了她将府中的姬妾尽数斩杀,若是没什么手段,何至于能让他如此?

    “没保住?”云卿将书卷抵至下巴,很是费解。也不知是上天无眼,还是那位宁姬太过可怜,好好的孩子,竟然没保住!

    华语第一言为您提供优质言在线阅读。

    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