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故衩劫(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次清晨,云卿刚醒,便见房内侍立着两名丫头。(站 )看上去十五六岁年纪,面目清秀,举止妥帖。

    “芳蕊、芳芷见过瞻王妃!”二人见云卿已醒,忙上前扶她起,随后垂首向她欠一礼。

    云卿没料到竟还有这等优待,心内好奇,表面却不动声色,任由二人服侍着洗漱梳妆。坐于铜镜前,芳芷为她梳发,感受着手中乌黑柔顺的发丝,又偷瞟着镜中绝美容颜,暗自感叹上天的不公。为何老天将世间女子梦寐以求的都给了这位王妃?

    “罢了!”云卿见她绾了发髻,取出妆奁中的赤金步摇,连忙阻止:“这东西太过繁冗,还是我自己来吧!”言罢,她拿起素戴着的碧玉簪,斜斜发中。

    就用完了早膳,云卿便在小院逛了逛,院内植着一簇簇绣球似的菊花,香气淡雅,清爽怡人。这别院观之并不算大,也确实如那人所说,幽静怡人。

    “沐大小姐果真与众不同!”她正俯于一片雅洁萃白的菊花丛中,忽听背后传来昨晚那清朗的男音。

    她不慌不忙地转望去,见是一着墨色锦袍的年轻男子,三十左右的年纪,举止优雅得体,颇有世家子弟的金玉之气。只是他一口声调怪异的京片子,隐隐让人猜出此人并非中土人士。

    堙见云卿朝他淡淡一笑,算是见了礼,他暗叹这位将门之女,果真如传闻那般倨傲,不过这相貌,确实如谪仙一般。

    “不过都是寻常凡人,哪里就不同了?”云卿淡笑,立于洁白的菊花丛中,穿浅绿衣袍,光笼于她周,仿若临凡的仙子。她虽是带笑,私底却暗自揣测,既然侍候的丫头叫她瞻王妃,想必是他知晓她的份,可为何,他却称她为沐大小姐?

    一阵疏朗的笑声过后,才听他徐徐说道:“小姐何必自谦,一来习武之人武功被废还能像你这样平和的,这世间恐无第二人,二来,被陌生人掳到陌生之地还泰然自若的,也只有小姐你吧?”

    “既来之,则安之!”云卿接口说道:“没了武功,形同废人,若是不平和待之,难不成凭这体抵死相拼?况且这又是陌生之地,四周偏僻,就算我侥幸逃出,只怕半途早就饥渴而亡,倒不如安心呆在这里更为安全!”

    “姑娘真是聪明之人!”听完她的分析,他不由暗自佩服,这等冷静聪慧的女子,也是世间少有。

    “还请问阁下尊姓大名?!”云卿想了一夜,百思不得其解,他将自己掳来,到底有何目的?明知道自己是赫赫有名的瞻王正妃,竟还敢挟持,可见这人来头非小。

    “在下姓柴,单名一个进字!”那人微微躬,朝她行了一礼,举止潇洒风流,只是那双狭长眉眼令人不寒而栗。

    云卿看了看天空缓缓聚积的浓云,幽然一叹说道:“这天变得可真快,柴公子若是无事,不如到房内一叙!”

    柴进见她坦然向房内走去,不置可否地一笑,紧跟其后。

    言提供最优质的言在线阅读。

    云卿一夜未归,楚瞻一夜未眠,原先要送王淑涵前去别院的计划也因此而滞后。他命人在城中搜寻了一整夜,却未得半点线索。就连楚衍所居的行宫他也没有放过,前去打探的人回来禀报,并未发现行宫中有任何异常举动。

    “果真是离开了吗?”楚瞻紧握着手中云龙飞天佩,一时竟不记得哪与见过她最后一面、说的最后一句话又是什么。似乎好久好久,他没有见过她了,似乎脑中的那些回忆,已恍如隔世了!

    也该是失望灰心的时候了,也该是她选择离开的时候了,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真相的时候,她不辞而别,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爷!”王淑涵在外站了许久,见他一直呆坐不动,犹豫了许久这才怯生生地走入内。

    楚瞻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颇为颓丧地说:“对不起了,现在,本王还不能送你走,必须等她回来,把事说明白才成。”

    王淑涵怔怔地望着他,满脸的沮丧,而那一双乌亮杏眼眸却掠过一丝欣喜:“王爷,这恐怕不妥吧?”

    “你好生在府上呆着,等本王将王妃找回,再作打算!”楚瞻不耐地看了她一眼,起向门外走去。

    沐云卿啊沐云卿,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给找出来!

    打磨得细滑的湘竹帘子,上有红绳相绕,垂于底端的穗子打成了吉祥如意结,微风吹拂下,摇曳不定。房内摆着几盆姿态各异的秋菊,瞧上去应是菊中名品。

    “看来,沐姑娘心中有许多疑问?!”柴进拿起桌上的紫光流砂茶壶,倒了一杯香茗递到云卿面前。

    云卿丝毫没有戒备之心,捧起茶杯轻啜了一口,顿觉唇齿留香,耐人回味,便不自主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柴进见她一脸享受的样子,不由轻笑:“难道沐姑娘就不怕在下在茶中下毒吗?”

    “难道柴公子认为怕就有用吗?”云卿毫不客气地取过茶壶兀自倒满,这才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柴公子将我带到这里,是有何目的?”

    “目的自然是有的,只是,现在不能说!”柴进捧茶喝了一口,狭长的眼眸中精光毕露。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份,只怕是冲着楚瞻来的吧?”云卿凤眸微眯,捧了茶放于鼻端嗅了嗅,却并不入口。

    柴进也不遮掩,十分爽快地答道:“也算是吧。不过,现在请恕在下无可奉告,到时候,你便知晓了!”

    云卿看了看他,见他执意不说,便不再追问。沉默半晌,方见她又开口问道:“柴公子是怎么知道月娘与我们沐家的渊源的?听公子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士啊?!”

    言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在线阅读。点墨中文()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