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劫难重重(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一路往东南方向去,便是楚瞻的四哥梁王楚晔的封地庆州。(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请用 访问本站那里临近富庶江南,繁华自不用说。当年秉淡泊的楚晔一直是被拉拢的对象,因着楚衍个桀骜,张扬过甚,他还是投向了当今的皇帝楚衡。成大事者,不可锋芒毕露!

    锦帘重垂的马车一种晃晃悠悠,令人昏昏睡。云卿伤势尚未痊愈,精神仍是欠佳,盖了薄毯,缩于马车角落迷迷糊糊地睡着。

    楚瞻斜倚在车帘边,目不转晴地盯着她熟睡的容颜,心中喜忧掺半。这一路上,凶险重重,把她带在边,实在是不当之举。可是,若是遣人送她回京,他更是放心不下,万一半途她一时兴起,偷偷溜掉,岂不是功亏一篑?犹豫了许久,他也没想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

    “再过半,便到了四哥府上,我们到他那小住几再赶路!”楚瞻见她转醒,体贴地掀开薄毯,扶她在自己边坐下。

    具“哦?原来已到了庆州啦!”云卿对天朝地形格局极为熟悉,微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番说:“你可是有心事?这次出门,只怕负重任吧?”

    楚瞻见瞒她不过,淡笑着点点头:“有时候,女子过于聪明,反倒让人无所适从了!”

    “为了引他们上钩,你故意轻装简丛,就连那师兄突然赶来,也是在你安排之外。你此番以涉险,想来是抱着死的决心了吧?”云卿抬手拂过额前碎发,面无表地幽幽而言。

    阜“不,有你在,我不能死,也不会死。若是……若是哪传闻我不在了,你一定要相信,我会回到你边!”温的大掌覆上她的手背,醇厚的声音充满了坚定与自信。

    素手翻转间,牢牢地反扣住他的温厚手掌,十指相扣,丝丝脉脉的温散至四肢百骸,又缓缓流向心田。

    有风穿过重重车帘,拂动着二人额前长发,静坐不动的一对璧人,四目相对,暧昧迷离间,隐隐有暗潮汹涌澎湃。

    “不会这样的传闻存在,你若是离开,我不会等待!”云卿凝望着他,语意决绝:“就算是诈死,我也不会等!”

    楚瞻避开她的目光,抬手掀开车帘,看着车外策马而行的几名侍从,心内百味杂陈。

    到了梁王所辖,一路上畅通无阻,不消半,便到了梁王府前。护送的侍卫未及将拜帖交入门子手中,便见一名着海蓝四爪团龙纹锦袍的儒雅男子迎了上来。

    “七弟真是好大的架子,本王前来相迎,却还端坐车驾?难怪皇兄称你越发的惫懒无礼了!”

    楚瞻携了云卿下了马车,望着面前打扮儒雅的四哥,朗笑道:“四哥好悠闲,整时里就在府上与王嫂吟诗作赋吧?”

    楚晔余光扫过他侧的云卿,不由多看了两眼,瞬间眸光一凝,转眼又恢复了常态。为何,她会在他边?

    一切安排妥当后,楚晔将他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七弟拉入书房。室内檀香缭绕,书案上一盆文竹,袅袅婷婷,翠色喜人。

    楚瞻望着这一室书画,不由心生艳羡,负手打量了一番笑道:“四哥这里真是清静,哪我与皇兄说说,何为独独不赐于我封地,让我也享享清福!”

    “你看上了天朝哪一处风水,尽管向他讨去,偏偏跑我这来说风凉话!”楚晔睨了了他一眼,面上仍是一派儒雅。

    楚瞻一眼瞥见书案上的那柄翠色如意,通体泛着碧色光泽,温润剔透。他取在手中细细把玩着,随口问:“四哥可是有什么事要与我说?搞得神神秘秘的!”

    “你这一路上,可曾出什么乱子?”

    “一路可是折腾不断,不过都是些小角色,不值一提!”楚瞻向红木雕花椅上一坐,长腿一伸,一双鹿皮短靴跷上了书案。

    “你带来的那位,可是沐家的那位小姐?”楚晔思量了半天,终于问出了口。

    他向来不问世事,就连封地的一干事,都交由他人打点。整里与府中姬妾舞文弄墨,子过得甚是悠闲。每次入京觐见,皇帝见了他,总免不了调笑他这个逍遥王爷。今见了云卿,他尚不知她便是老七的王妃!

    楚瞻不悦地瞟了他一眼淡淡地应了声,心想这下免不了又是一通劝诫。

    “当年,她可是老五心之人,如今跟在你边,会不会是……”

    “四哥,有些事你并不知。那不过都是早年的事了,现如今,她是我的王妃!”楚瞻最忌别人提及她与楚衍,忙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楚晔素知他这位七弟的子,只抬眼看了看他,低叹一声:“罢了,也不过是前尘旧事,你好自为之吧!”

    他虽然放弃说服楚瞻,心内却是暗潮汹涌:“七弟啊七弟,你有所不知,若是知晓了那些往事,只怕你再也无法接受她了!”

    “看样子,四哥好似是对她有成见?”楚瞻将玉如意重重地往案上一放,眸中掠过一丝郁。

    “非也,老五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况且他们早年时常走动,我是怕她……”早先也知他府上众位姬妾皆有些来路,因此楚晔难免为他担心。

    楚瞻闻言,得意一笑:“四哥尽可放心,她可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并非往我府上的那群心怀叵测之人。再者,她可是沐大将军的女儿,份人品,皆是贵重,岂能与她们相提并论?”

    楚晔淡淡地点了点头,表令人捉摸不透。望着这位风得意的七弟,他暗暗叹道:“正因为她是他的女儿,所以,她才不适合你。看来,又是一段孽缘了!”

    上天造化,岂是凡人能违逆的,也许,这就是你们的命吧!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