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劫难重重(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杨天青见他眉头紧蹙,淡然一笑解释道:“从以前走到现在这一步,我都是为了她。(站 )请用 访问本站如今她已有了好的归宿,我想,也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楚瞻早知她对云卿有意,况且又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妹,但却从未把他当成敌来看。眼前的他,是个不多得将才,可他志不在此,自己也无法勉强。

    “还是等云卿子恢复的时候,你亲口跟她说吧!”

    “不必了,我今便走。”杨天青说完,转便走。若是与她告别,反而徒添伤感,离开她,他有太多的不舍。

    具方走到院门,便听后传来清悦的女音:“师兄,你这是要去哪?”

    云卿披衣而出,面色仍是惨白如纸,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拔的背影。只见他子一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楚瞻见这景,又是心疼云卿重伤在,又是觉得气氛尴尬,略一思忖,便悄悄地绕到后院。

    阜“师兄,你今天把话说清楚,你这是要去哪?”云卿怒气冲冲地走到他面前,若不是口有伤,早就揪住他的衣襟问个明白了。

    杨天青见她气势汹汹,唯恐她扯到了伤口,忙上前扶住了她。谁知她将袖一甩,眸中又恢复往的幽寒冰冷:“为什么你要走,连说都不愿跟我说?好歹我们师兄妹一场!”

    “我只是……只是不想让你看我离开!”他不敢看她的双眸,别过脸轻声说道。

    “好吧,你走吧,你不看你就是了,最好永远也别让再见到你!”云卿将一转,缓缓地向中走去。杨天青的复杂心,她岂会不明白?可是,他怎么忍心就这样走了,连最后一面也不愿见?至今,还难以释怀吗?

    杨天青望着她瘦削的影,亦是万分不舍,多少次,在她无助的时候,他想拥她入怀,给她安慰。可是,每次看到她倔强逞强的影,悬在半空的双手只能放了下来。

    一直以为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便能感化她,所以他默默地陪在她边,有求必应,没承想,到最后却害了她。

    比起楚瞻为她的付出,他发现自己能做的真是少之又少。至少,他分得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怎么做才算真正地对她好,而往的自己,显然是太过盲目了。

    “云卿!”他喉头一滞,声音沙哑地叫住了她,继而上前将她拥至怀中,这一次,该是最后一次的吧?

    “师兄,一路上好好保重。没给我找个好嫂嫂之前,不准你来见我!”云卿伏于他肩膀,声音哽咽,眼中水雾氤氲,却没有落下泪来。

    “若是他以后待你不好,用不着你亲自动手,只消说一声,师兄我为你做主!”为了缓和伤感气氛,杨天青强颜欢笑道。

    云卿闻言,哭笑不得,轻推了他一把:“那是自然,你只管过来收尸便成!”

    “看来,这位王爷娶了位河东狮,他是要自求多福了!”杨天青望着眼前面露俏皮的小师妹,心中大为快慰。她,终于放下了过往,开始了新的生活。

    送走了杨天青,云卿心中颇为郁闷。往觉得自己乃怨灵转世,便刻意疏远别人,现如今,等她放下了,边的人也都相继离开了。果然这世间之事,不能尽遂人心愿。

    楚瞻见她半来闷闷不乐,晚膳后,便携了她到驿馆后院的房顶坐了。这天上虽无明月,却可见繁星点点,璀璨耀眼。末的晚风,带着暖意、携了花香,拂过面颊,令人心旷神怡。

    柔软的锦缎披风罩上她的肩膀,随之轻柔醇厚的声音传至耳边:“晚上风凉,小心子!”

    云卿颇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重复着往的那句话:“我在你眼中,就那么弱吗?”

    “你一向争强好胜,子又倔,我是怕一时疏忽!”想起那她在车中,明明受了重伤,却还神色如常地与自己对话,楚瞻中的怒气仍是无法舒散。

    “我只是,不想拖累任何人!”云卿看了他一眼,望着浩瀚苍穹,幽幽一叹。自小,她事事争先,随着师父习武,只她与卫师姐两名女弟子,二人却也不肯输于任何人。在她眼中,凡是不能自保而丢命的人,就是活该!

    遥想当年自己那般要强个,她不由轻笑,当年,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按理你是我的王妃,夫妻本是同林鸟,何来拖累之说?以后有什么事,千万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一块儿解决。”他抚上她肩,郑重地说道:“往后我就是你的依靠,你所要做的,就是倚着、靠着,不必多想,我会护你周全!”

    云卿转头望向他,眸中疑惑渐深:“国家大事也要你扛,府中杂事也要你过问,事事都要倚仗你,难道不会累吗?”

    “累,怎么会?有你陪在边,我便不知累为何物!”他边说边凑到云卿耳边:“今见你在他耳边说了半天,能否也说给我听听?”

    云卿丝毫不掩饰,清悦的声音带着俏皮:“他说后你若是薄待于我,便要来为我作主!”

    “是么?他竟敢……你同意了?”楚瞻长眉一轩,不悦地扫了她一眼。

    “是啊,我同意他来为你收尸。后你若对我有半分不敬,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云卿凑向他耳边,甚为得意地说道。

    “哦,只怕是你没那个机会了!”楚瞻邪邪一笑,伸手固于她脑后,毫不客气地吻了下去。

    苍天为证,后我楚瞻若是有负于你,必遭天谴!他心中默念着,动作更为轻柔,生怕触到她前的伤口。

    “楚瞻,你为何要娶个河东狮?”云卿将头倚于他肩,声音慵懒而俏皮。

    “因为这个河东狮个真挚,嫉恶如仇,心地善良,重重义……”他列举了一堆,听得云卿云里雾里,自己到底有他说的这么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