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身陷危难(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和煦的风拂过面颊,西北方的空气到底不如天朝那般湿润,云卿一路策马奔驰,尘烟滚滚,不一会儿便弄得灰头土脸。( )无奈,她只得勒紧缰绳,转去拿后的斗笠,谁知才刚转过去,便见一道银光迎面飞来。

    “把她抬回去便可,作为人质,当然是要活的才成!”见云卿重重地摔落马背,躲于不远处的上官令贤负手悠然而出。

    当年得知她便是杀子仇人,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因此,青浦丘的惨案便是他一手策划的。可现今,为了得到他梦寐以求的王位,也只好忍了,待到目的达成,再动手也不迟!

    上官令贤的府中,有着一处极隐秘的所在,那里,便是他特设的监牢,但凡府中有人不恭或是背叛,他便将其囚入此牢,严刑拷打。云卿中了毒镖,陷入了昏睡之中,因此只草草地被人丢入牢中,锁了牢门,并无人看守。

    具彰晖宫的金芒,上官奕正对着手中奏折沉思,忽见随侍冷汗涔涔紧紧地递上一道杏黄绸绫包边的折子。

    “孤的这位王叔,真是其志不小啊!”他接过折子,粗略地看了一下,眉宇间怒意喷薄,清俊的面容带着修罗的冷杀意。

    夜半,一道颀长影掠过上官令贤府门,抬手轻叩了几下门环。顷刻间,便见院内灯火通明,众人簇拥着一蟒袍的上官令贤缓缓步出。

    阜“贤侄果然是重之人,深夜如约而来,老夫在此恭迎大驾!”他双手抱拳一揖,眸中的精光四,宛如夜晚山间苍狼之目。

    “王叔真是客气,孤今夜前来,是要与你秉烛夜谈,何必弄得如此隆重?”上官奕望着他后甲胄在的两队精兵,心知今夜之事不能善了。

    难怪上官一族声名狼藉,如今从他这位王叔的作风上,可见一斑。也难怪父王临终前,曾长叹自己太过像自己的母妃。幸甚,他没有遗传上官一族的狡诈。

    “请吧,王上!”上官令贤见他立于门外,并无进门之意,一躬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原来是请君入瓮啊,既然如此,那就客随主便吧!”上官奕别有深意地笑了笑,负手昂然随他踏入府中。

    上官令贤将他请入府中,二人面对面在花厅坐了,气氛融洽犹如寻常叔侄。

    “不知老臣的要的东西可曾带来了?”上官令贤仔细打量他一番问道。他所要之物,非同寻常,乃是姜国的传国玉玺,只要有了它,这姜王这位便被他收入囊中。

    上官奕抽出腰间锦带,从里面取出一枚鸽卵大小的黄绫包裹数层的黄玉小印:“你瞧,如假包换!”

    上官令贤刚要伸手接过,却见他迅如闪电般将其收回:“有些规矩,王叔总该知晓吧?孤就是再过蠢笨也知晓银货两讫的道理!”

    “哦,倒是微臣疏忽了!”他邪邪一笑,拊掌拍了两下,顿时便见两位侍丛拖着云卿匆匆步入中。

    望着伏在碧色玉砖上的昏迷不醒的云卿,上官奕蹙眉看向上官令贤:“由此看来,王叔并无诚意,这枚玉玺若是碎了一角,那可就……”

    他话未说完,便听上官令贤接口说道:“王上不必着急,她只是中了****,解药在此。”

    一粒红得诡异的药丸躺于他厚厚的大掌之中,他眯眼一笑:“江山美人,王上独选一样,还请尽快决定为好!”

    上官奕起抱起云卿,见她面色如常,如同睡熟了一般,一颗心渐渐地放了下来。随即毫不犹豫地掏出玉玺扔到了上官令贤的面前。

    “好,贤侄果然是重重义之人。如此一来,老夫便忝纳了!”他迅速地将手中药丸弹至他手中,邪地笑望着他。

    “这果真是解药?”他拿于手中细细端详了一番,冷声问道。

    “自然是解药,这等大事,老夫绝不会从中使诈!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若是耽误片刻,你心的人便要命丧黄泉了!”

    上官奕闻言,心头一凛,果断地将药塞入她口中。

    “既然贤侄来了,还是多坐一会儿,等这位姑娘醒了再上路吧!”上官令贤眯着眼睛,笑意盎然。说着,便见门边闪出数名持剑侍卫,目露凶光,杀气肆然。

    “王叔这是何故?”上官奕抱起云卿,眼神凛冽地扫过那一队侍卫,仅用目光,便将他们退了几步。

    “贤侄稍安勿躁,待老夫验过这玉玺的真假再让你们走也迟啊!”上官令贤说着,便将层层黄绫一一揭开,便见莹亮光滑的玉,精致的螭雕,栩栩如生,下方红泥遍布,但见上面篆书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

    兄长啊兄长,你英明一世,糊涂一时,让这么个无用之人登上了王位,姜国早晚要败在他手中。

    捧着手中的玉玺,上官令贤高兴得心花怒放,斜眼看着旁边的上官奕,眸中掠过一道杀意。

    “嗯,确是姜国数百年来的传国玉玺,既然贤侄相赠,那老夫就不客气了!”他小心翼翼地将玉玺包好,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精致小匣。

    见他心满意足地笑着,上官奕紧搂着怀中云卿,却见她仍是昏睡,呼吸却越发的急促,一张脸已然转为惨白。

    “上官令贤,这是怎么回事?”他眉宇怒气渲染,眸中寒光四,似要将对面的人撕裂一般。

    “呀,没想到药效如此之快?”他悠然地数着自己的手指,望着他怀中的云卿得意地笑了起来:“她杀我子,这种死法,已是便宜她了。不过你放心,很快,我便送你去地府陪她!”

    “你……”上官奕气得睚眦裂,却见怀中之人挣扎越发激烈,顷刻一道污血由唇角留出,随即便没了声息。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