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明珠蒙尘(8)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云卿冷然笑道:“我的子,你是知道的。$点-墨 &请用 访问本站他如此对你,我怎会手下留?”

    清宁听罢,大惊声色,一双眼眸水雾氤氲:“你……你把他给……”她紧紧地攥着云卿的手腕,勒得她痛呼出声。

    见云卿微微点头,她又急又恨,将手一甩抱怨道:“这世间人心都是如此,就算他负我在先,你也不至于要下此毒手吧?”

    说话间,她额前的五凤吐珠玉冠摇曳不定,长长的珠穗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具云卿见她一脸忿然与伤感,不由轻笑出声:“果然,你还是像以前那般在乎他!放心吧,若是要杀他,也要你亲手来!”

    清宁闻言,一颗悬着的心算是落了下来,伸手轻推了她一把嗔怪道:“你也不早说,害得我以为他已经……你真是越来越不成体统了!”

    “说起来,我见他并非你想的那般薄,我深夜潜入他府上,正见他独自坐于书房灯下抚佩而叹呢,或许,他是有什么苦衷吧?”云卿不自然地笑了笑,轻声说道。

    阜“不说这些了,你撇下七哥来此,到底所谓何事?”清宁打断她,肃然问道。

    云卿笑得诡异,凑在她耳边问:“若是我杀了上官奕后,再将你带走隐居,你可愿意?我见那夏焱之娶了相府千金并不开怀,想来是有什么计划,十有八成是为了你呢!到时候,我请他远离是非,与你一起隐居山林,其不是两全其美?”

    她将声音压得极低,缥缈女音带着无尽的蛊惑,任是谁也难免心动。

    “你……你真是太过荒唐了!”清宁怔了半晌,并不敢去看她的眼睛:“这可是关系到两国大事,你怎能如些莽撞?”

    “哼,这一路上你们遇袭还少吗?那位姜国太子,到今不也没抓住真凶吗?若我趁乱将他杀了,未必会牵涉到天朝吧?况且,就算如此,如今姜国外强中干,天朝倒不如将其收入囊中!”云卿分析得头头是道,清宁听得是冷汗涔涔。这位沐大姐,真是越发的可怕了!

    清宁暗自思忖了片刻,双颊飞上两抹红云:“那救我的人,想必是你吧?”

    “哪?有些事,我已经不记得了!”云卿知道她所指何事,却不愿点破,以免尴尬。

    听见门外传来动静,云卿慌忙向里一闪,过了半晌,未见任何声音她这才悄然而出。

    “云卿,有些话我不吐不快!”清宁上前拉住她,轻声地说:“七哥对你一片赤诚,你又何必冒险前来杀上官奕,为什么不能将往的仇恨忘却?要知道,就算你报了仇,余下的只能是空虚!”

    “空虚吗?比起被大仇未报的煎熬,空虚又算得了什么?报仇之后的快慰,足以抵过一生的空虚。否则,你的五哥,也不至于到今天还不安分了!”云卿眸中寒光一闪,唇边挑起一抹诮冷的笑容。

    言罢,她忽然扯过清宁,一枚雪刃瞬间抵至她的喉咙,对着门边喊道:“既然来了,那就请现吧!”

    一素服的上官奕悄然立于门边,精神奕奕地望着房内一青衣丫鬟装扮的云卿:“真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啊!沐云卿,我真是好奇,你到底能带给我多少惊喜?”

    “哼,惊喜倒是没有,有的,也只会是惊吓!”云卿冷然一笑,凑到清宁耳边低声说:“请你务必配合我!”

    上官奕望着瑟瑟发抖的清宁,十分平和地说:“据我所知,你与这位帝姬从小也是至交好友,不必为了我而破坏了你们之间的谊吧?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你放下清宁帝姬,我们到不远处的青浦丘堂堂正正地比试一场吧!”

    云卿眸中笑意更为森冷,手中雪刃在烛光下发着幽幽寒光,只见她微微一用力,便听清宁发出一声低吟,凝白的颈间一道血痕宛然。

    “堂堂正正吗?你认为你有资格说出这四个字吗?上官奕,青浦丘的惨事,我今一并跟你算账!”云卿放下匕首,由怀中掏出一枚药丸,揉进清宁的嘴里:“请原谅我的自私,若是他敢耍花招,你就会中剧毒而亡,若真是要恨,就恨他吧!”

    “多未见,你的手段真是大有长进啊!”上官奕凝神望着她,心中波澜起伏。忽然想起那在沐府,心中不由后怕。

    那,他若是真带着她离开,想必半途就会死在她手中。那晚回来后,好在他足够警觉,若不随带着解百毒的秘制药丸,估计他早已命丧黄泉了!

    云卿随他离开渡风驿馆,一路疾奔来到了偏僻的青浦丘。但见夜色浓郁,苍穹之上,明月高悬,繁星璀璨。虽是,但夜风袭来,打在人面上,仍是冷冽。

    “沐云卿,你到底有多恨,才会只涉险前来复仇?事已至此,你仍是看不透吗?”上官奕远远地望着她,心中痛苦难当,他实在不愿以敌人的立场面对她。

    夜风拂动她的长发,淡青的长袍迎风飘,飒然有声。云卿提足内力,眨眼间便见外袍四分五裂,随风远散,只露出里面的黑色劲衣。

    “一切,都在此结束吧!”她拔出腰间的凝霜剑,但见银光四,可与月争辉。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上官奕也掣出佩剑,语气诚挚地说:“在此之前,我想解释一下,年前青浦丘的惨事,我也是事后才听说。那件事,并非我所为!还有杨天青当时中的剧毒,也非我随携带的武器,而是随手由别的将领手中取过的。我,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狠狡诈!”

    云卿扯动唇角,牵强地笑道:“我也想跟你说一下,我,并非你想象的那般愚蠢!”言罢,她握紧手中长剑,挑了个剑花,闪电般地向他刺去。

    耳边风声飒飒,宛如冥府怨灵的呻吟声,上官奕却纹丝不动,直直地望着向自己冲来的人影,目光中盛满了深

    如果杀了我真能让你止恨,那就如你所愿!

    ******亲,今狂更,大家千万别错过,咖啡、评论啥的,都一起砸来吧,不要鸡蛋!******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